第十八章 是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微风徐徐的吹起落地窗帘,虽然还是清晨,点点的光芒已经从窗帘的缝隙洒在苏透透的侧脸,卷长的睫毛映衬着白皙的肌肤。时间在那一刻宛若停止,只剩下无限美丽的岁月静好。

  门突然被人打开了,此时的岁月静好随着推门声瞬间被打破,只见一个身形挺拔的人推门缓缓而入,他的手指纤长好看,刚好可以环抱苏透透的腰,他的胸膛宽阔,与苏透透在水里奄奄一息躺入的胸膛吻合。只是他的眼睛犹如盛满一整个星辰般,耀眼却又神秘。

  常听人说,眼睛里望不到尽头的人还是离远一点为好。因为那样的人,是美好的让人想要靠近的,却也是致命的。

  微微的风吹拂过苏透透的鼻翼,随着那个人步伐的靠近,她也开始慢慢的恢复了意识,然后微微睁开了双眼。

  篮球落地的声音开始变得稀稀疏疏,足球场已经没有了踢球的身影,操场上的学生开始越来越多,伴随着快要指向八点半的时针,大家的步伐开始加快。在这个有点阳光透出的清晨,每个学生的脸上都装有自己的故事。

  教室里的人也开始越来越多,吵闹声也渐渐的大了起来,有人趴在书桌前发呆,有人默默的背英语单词,还有的男生和女生跑来跑去的嘻戏,每个学生都忙着自己的事情,唯独她,悠然,一言不发的坐在课桌前,现在已经八点整了,可是自己的同桌兼好朋友的苏透透,她的位置却空空没有人影,已经快上课了,透透在那里,她又在干嘛?悠然心事重重的看向窗外,想起了昨天没有道别就匆匆离开的苏透透。一直到现在都还不见她的身影,想到这里,悠然的心情更加沉重了,上次苏透透没有准时来上课,她很清楚自己的担心与焦急,恨不得立马奔到她家里去找她,但是这一次,她不知道自己到底怎么了,担心是有的,可是心里莫名的情愫却慢慢的抵过了那份担心,这份情愫一升起时,理智就立即劝他不准这样,透透可是自己最好的朋友呢。

  苏透透睁开双眼时印入眼帘的便是天花板上的水晶吊灯,奢华而又充满了富丽堂皇的味道。她躺的是如羽翼般柔软的床,柔软到让人不禁又想要昏昏入睡的安逸与舒适,当她清楚明白自己身处一个陌生的环境后,立即用手撑着柔软的床准备起身,但是全身却没有一点力气,她立刻想起了昨晚溺水的经历,还有自己朦朦胧胧间救了自己一命的那个人。

  而此刻那个人正安静地站在窗边他眼神孤独的望着窗外美丽的景色,好像与周围富丽堂皇的房间格格不入般的孤寂。

  苏透透用手揉了揉晕乎乎的额头,她用尽全力撑起身子来,南风好像察觉到般,她抬眼,他低眉,四目相对,宛若久别重逢。

  空气里流淌着一种莫名的气氛,安静的可以听见窗外微风吹过树叶沙沙的声响。

  良久,苏透透选择打破沉默,他眼前的这个人,有着一双深不见底的双眸,和精致得如同雕琢般的容颜。“南风”启齿这两个字的时候,苏透透明显感到自己的手掌紧紧的抓了一下柔软的被子。

  所以,现在是,自己最讨厌人救了自己一命,成为了自己的救命恩人。

  南风还是一言不发,他静静的看着此刻的苏透透,苏透透不知道应该用怎样的态度面对眼前这个人,她讨厌他,可是他却救了自己。良久,苏透透有礼貌的低头向南风鞠了一个躬,言语里满是诚恳,清澈的眼睛装满了真诚“谢谢你”

  无论如何,还是要谢谢你南风,谢谢你愿意救我。

  南风虽然没有说话,但是脸上的神情却没有那种不可接近的冷漠,而是一种很温柔的光芒镀在他的身上,他目光不在凌厉,而是平和而又认真,他一丝不苟的打量着此时的苏透透,确保此刻的她已经完全没事后,没再说一句话,然后转头,安心的离开了房间。望着南风不再犀利的眼睛,不再透着冰冷的目光,以及他的缓缓离开的背影,有一瞬间让苏透透恍惚,她又回到了高中,那个时候阳光正好,而不是像现在这样不堪得犹如阴天长久不散去。

  苏透透的脚步开始渐渐的在房间的四周迈起,在这个有些许阳光的午后,她的步伐慵懒且充满好奇,但是吸引她好奇的目光的,不是在她的上方有昂贵的水晶灯,也不是房间里有真皮的沙发,更不是墙上挂着的也有各式各样的画作。她的目光唯独停留在了房间的书架上,那一瞬间,她的步伐停止,目光里还可以隐隐约约的看到点点的泪花。

  那个吸引她所有好奇目光的书架上清清楚楚的罗列着一排排的书,书本的名字有很多,“解忧杂货铺”“白夜行”“嫌疑人X的献身”....等。这些书的作者都来自一个作者,东野圭吾。苏透透将轻柔的将书本从书架里面抽出,他翻开了有些许陈旧的书——嫌疑人X的献身,上面用歪歪扭扭的笔记写着一个人的名字,林也。也正是这个名字,让她刚刚还灵活翻动书的手指,开始随着这几个字,渐渐的变得坚硬。在书的扉页上,还写着这本书的主人林也,摘抄的一句话:

  我是一只蝉蜷伏在地底已有一个世纪

  终有一天你的阳光普照了我的心

  我破土而出的生命却只剩下一个夏季

  心有不甘的承认我的人生就是属于潮湿黑暗的地底

  你的阳光折射出的我的心,却迟疑放过了我的命

  在这段话中,她仿佛再一次看到了这本书的主人,林也。那个最爱看东野圭吾书的男孩。苏透透突然想起了他的笑,仿佛时而明媚时而忧伤,她的心也随着过去的回忆开始慢慢的被浸透着悲伤。一瞬间好像依然遗忘关于南风刚刚的一切好,她的心也开始随着这个叫林也的名字开始一点又一点的变得坚硬。

  她分明听到心底深处那么明确的在告诉自己:他恨南风,恨他的一切,恨他亲手将一切美好统统都破灭,留下的,也只有不堪的回忆,疼痛,和厌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