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误会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当南风的车已经驶到校门口时,苏透透并没有立即下车,而是僵硬的坐在车上,目不转睛的盯着此刻给自己开车门的司机。她努力的控制喉咙的颤抖,让自己看得平静,却始终没有办法站起身来,直到身后的南风缓缓开口,她这才缓过来,学校已经到了,而自己也应该下车结束这趟特殊的旅行了。

  但是这一切,随着他缓缓踏入校门的步伐,才刚刚开始。

  她努力平复自己的情绪,回忆起昨天晚上将自己推入湖水的那张脸,仅仅只在那么短暂的时间,她却清晰的记得,这个想要将自己置自己于死地的那个人,他就是刚刚给自己开门司机。包括早上对自己不明来意的冲撞。

  苏透透开始渐渐的明白了他所有的来意,他想要的好像不是教训一下自己那么简单。

  那么冰冷的湖水,那么用力的冲撞,如果没有南风的阻止。

  那自己是不是已经....

  想到这,苏透透不禁感到腿都软了一下,身体的不适才让她开始渐渐的清醒在此刻,她环视周围。这才发现,自己的周围全是学校的同学,目不转睛的盯着自己。

  可是他们的眼光,明明都带着那么多的不怀好意。女生的眼光里含着的像是看仇人,而男生的眼睛里是厌恶还有失望,苏透透清楚的明白在大学的这些时光,她参加过无数学校的演讲比赛,都是第一,并且是学校奖学金的获得者,在学校她就是品学兼优的存在,在家长口中她就是别人家的女儿。

  但是,此刻,被众人盯着的自己,再也看不到曾投来的羡慕眼光,而是,无止境的厌恶失望....

  究竟是为何。

  直到他缓缓转过头,看到了此刻在校门口停下的那辆自己坐着来上课的豪车,直到她看到身后缓缓向自己靠近的南风。

  一个家境贫困的优等生,明目张胆的坐着别人的豪车来上学,而那个男主角偏偏是南风,她开始慢慢的明白大家投来目光的缘由。

  但是苏透透清楚的明白,眼前的这一切都是误会,她不想要再解释任何了。因为从小到大她经历过无数被人孤立的生活。小学到初中没有一个人愿意和她说话,她没有朋友,因为她的亲身父亲是一个杀人犯,所以身边的所有人对她除了恐惧便是疏远。

  唯独内心充盈希望方可在黑暗中匍匐前行,最终抵到想要的远方。

  这句话是妈妈常对她说的,所以她好好学习,努力的做好一切,即使换来的依旧是身边人疏远与隔离,但依旧无法熄灭她心底的这束光亮。苏透透一直都是一个人,直到大学的录取通知书抵到她们这个拮据的家中,她所有的一切身世便随着她的离开泯灭在了那个小镇。

  大学的苏透透,不再是别人疏远的杀人犯的女儿,而是品学兼优,被老师和学生喜欢的班长。但是此刻。所有的一切随着今天的事件让她再次重温了曾经被疏远的感受。她并没有说什么,而是低头深吸了一口气,在大家不怀好意的注视下,缓缓的走过。

  苏透透以为这场误会会随着时间而慢慢消散,而大家的注意也会随着自己的低调行事而被遗忘。但是事实却给了她一个猛烈的巴掌。

  因为,无声从来都不是让误会消失的方法,让误会消失的方法可以是反抗甚至解释,却唯独不是,无声。

  无声,是隐忍,更是懦弱。

  大家的目光更加毒辣的盯着此刻的苏透透,并且能够很清晰的感受到,大家的目光中夹杂除了不满外的惊讶以及疑惑。寻着这目光的前方,只见此刻从苏透透身后徐徐向前的南风,并没有选择与她分道扬镳,而是慢慢的走向了此刻的苏透透,并且停在了她的身边。

  苏透透条件反射的转过头,看到的却是此刻南风温柔的脸庞,她微笑着将手轻轻的搭在她的肩上,宛若他们是相恋已久的恋人一般。

  那一刻,苏透透清晰的看见,午后阳光直射南风的脸,还有他那双清澈的眸子,他温柔的笑容像极了人间最美好的天使。

  大家不可置信的看着眼前的一切,因为南风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将手放在苏透透的肩上,他们彼此是那么的亲昵,就好像在对大家说明,这个人就是他的女朋友了。

  自己是南风的女朋友。

  当这个误会随着南风的动作越演越烈时,苏透透心底却并没有半点的喜悦和快乐。

  因为在他的心中,南风这个没有感情的人根本不会爱上自己,这个念想从来就没有因为南风救了自己而改变。

  果然,这个想法便在接下来得到了证实。只见此刻南风轻抚过她的肩,嘴唇开始朝着她的耳垂慢慢靠近,他的薄唇开始慢慢发出声音,随之而来的还有温热的从他口腔发出的气息“多管闲事的这个小礼物,还满意吗?”接着,南风微笑得宛若孩童般天真的移开嘴唇,这个举动让他们像极了热恋的情侣。

  苏透透脑袋开始一片空白,她明白接着调查这些未知的事,都将会给自己迎来更大的麻烦。但是这种麻烦一直都在自己小时候持续的上演着,被孤立,被放弃,甚至被厌恶和害怕。

  所以苏透透并没有立即推开南风的手,而是同样回了一个爱慕的笑颜,仿佛此刻她就是南方的女朋友“我的南风校草,在这么多人面前公布我和你的恋爱,对你接下来交无数女朋友是不是不利呢?”语毕,苏透透甜甜的对他道别道“这个小礼物我很喜欢”

  接着她在道别的回头中看到了南风眼底里充斥着望不见底光芒,仿佛深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