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排挤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浴光大学的十月已经渐生一丝冷意,在南风单方面宣告了和苏透透的仿佛恋爱的迹象以后。苏透透也渐渐感觉到了生活的不同,那就是她再也看不到同学眼中对她的艳羡和尊重了,而是鄙夷。但是这也无妨,因为自己从小便生活在这种孤立之中,所以于他而言这又算得了什么呢?

  只是她总能隐隐的感受到自己最好的朋友悠然对自己的疏远,她原以为这仅仅只是自己多想,直到悠然换了座位,再也不同她坐在一起。有时候她会回头看悠然但是她始终一言不发,甚至回避自己。

  苏透透一直以为,这场冷战终究会随着岁月泯灭在时光的尽头,可是并没有。它横担在二人之间,仿佛永远也无妨泯灭一般。此时正是正午的午后,稀稀疏疏的阳光透过树叶中零星的洒落,在这个陷入沉思的午后,一个人的喊叫终究也打破了苏透透的沉默,以及和悠然之间的关系。

  伴随着这声熟悉的喊叫,苏透透转过头,只见背后悠然直直的站立,对着自己微笑。

  有那么一瞬间,让苏透透恍惚,她们仿佛又再次回到了以前。那个时候,盛夏将至,而悠然的笑便是这个盛夏最夺目的光。

  “悠然”苏透透微微启齿,几乎没有任何犹豫便奔向了此刻的悠然。那时虽已秋至,但二人的笑颜却犹如盛夏的暖阳。

  “我带你去个地方”悠然拉起苏透透的笑便往前奔赴,直到她们终于无力奔跑,才大喘吁吁的停在了一个废弃的教学楼门口。而此刻,苏透透的裙摆也沾满了泥浆,在她洁白的裙摆中格外的夺目。但是她不知道,这个泥浆,这团污迹,也代表了她和悠然无法逾越的鸿沟。多少年以后,苏透透依旧会记起那个乌云密布的午后,仿佛像一场倾盆大雨般,将她心底的希望一点又一点的覆灭。

  在这所废弃的教学楼时,苏透透抬头望见的便是几乎将天空遮完的大树。那一刻,她就总觉得,心底隐生不详预感,但是她回头,看见的却是悠然的笑,她示意自己推开那扇破旧的门。在悠然的笑容下,她几乎没有任何犹豫的推开了那扇门,那扇破旧得带灰的门,也成为了她往后余生最深的遗憾。

  推开门的那一刻,里面一堆女生正挑衅的看着自己,尤其那个领头的女生,,一头粉色的头发格外出挑,苏透透认识她,在厕所曾经围殴过南风绯闻女友的女生漫谷。察觉到了不对,苏透透立马想要全身而退,可是就在这时她被一股强大的力量推了进来,随着这股力量她跌倒在了房屋里面,然后她转过头望见了悠然将门亲手关上,以及眼神看自己而洋溢的恨意。

  门被悠然狠狠地关上了,迎接苏透透的是眼前这一群女生的不怀好意。

  苏透透紧紧的握住了拳头,她安静而又平和的吐出了几个字“你们想要怎样”这种经历,她比谁都更加清楚,因为自己时杀人犯女儿的身份,从小便让她受尽众人排挤和凌辱。

  很快那群女生的凌辱便在阔别多年以后再现,只是她们的手段更加狠,将她的头发一把抓起然后狠狠的摔落在地上,然后在她身上留下一个又一个拳打脚踢的伤痕,苏透透原以为,这场战役终究会随着窗外落日的余晖宣告结束,但是,并没有。而这一切,才刚刚按下开始键。

  她们将她的衣服一件件褪去,并且拿出了相机。

  “不..要”苏透透此刻已经被打得没有任何力气,她启齿,干得脱皮的嘴唇乌黑而又无力。但是她们还是将的身上仅有的一件内衣也褪去,并且取出了相机。

  就在她们的笑声混合着苏透透的哽咽声穿透屋顶久久徘徊时,苏透透口袋里的电话响了。然后她们停下了手中的动作,野蛮的将她衣服口袋中的手机摸了出来,此刻已经浑身无力的苏透透撇了一眼手机,当看到来电者是妈妈时她伸出了手想要去夺那个电话,可是,最后却被漫谷按下了拒接键。

  她们开始了接下来的动作,拿着相机对着赤裸的苏透透四处的拍,还透着肆意的笑。但是很快,她的电话铃声再次响起,漫谷拿起电话一撇不耐烦道“这老女人怎么这么烦”

  在苏透透懂事以来她的妈妈就很少会打电话给她,除非她晚归。但是现在,正是上晚课的时间,她的妈妈竟然不顾她上课,打电话给她,而且是在她挂断以后再次拨通,她就感觉到一定有什么事情发生。

  难道这就是母女之间的心灵感应,知道她此刻处在绝境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