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探望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医院里,素芬女士的遗体已经料理完毕。而结束这一切的苏透透也收拾好了一切早已回家。主治医生李医生很感伤,关于素芬女士抢救无效身亡之事。其实哪怕早两年开始进行治疗,那么素芬女士也不会落得如此下场。但是他明白,哪怕再来一次的机会素芬女士也还是会选择这样的结局。因为,两年前正值自己的女儿苏透透高考之际,她不可能在哪个时候打搅女儿的。李医生很惋惜,尤其是在看到医院里哭得撕心裂肺的苏透透。世界上唯一的亲人,就这么没了,而且很大一部分原因来自于一个母亲深沉的爱,他很难想象未来的时光这个女孩到底该怎么面对。

  在叹了一口气以后李医生元以为关于素芬女士和苏透透的事就此告一段落,却不料自己的肩膀被人毫不客气的拍了一下,他转过头,看见的是一个戴着墨镜全身黑衣的壮硕男子,而他口中问的便是关于苏透透的事。

  李医生想,也没关系到啥,便七七八八说了一通。这个戴着墨镜全身黑衣的男子也没有为难他,在听完了李医生的描述后,便径直离开了医院。黑衣男子停在了一辆车面前,这辆车的主人便是让无数沐光大学女子爱慕的对象南风。

  “南风少爷”黑衣男子摇下车窗,对着此刻一个精雕玉琢的侧颜低头喃语“据说是因为她的母亲身患绝症,之前治病已经欠下一些钱才不得不退学的。”

  车窗里的南风轻微点了点头,所有所思的关上了车窗。而黑衣男子也仿佛秒懂了他的来意,但还是忍不住的劝解道“少爷,您确定真的要去吗?”

  南风当然明白此刻章司机的疑虑,可是事已至此他非去不可。

  房间里和妈妈的合照还醒目的提醒着苏透透,曾经22年中,妈妈的陪伴。苏透透将合照宝贝似的抱在怀中,这个世界上唯一的亲人,就这么悄无声息的消失在了自己的生命中。而她隐瞒病情的原因不过是为了自己这个不中用的女儿。想到这苏透透有些无力,对于一个富裕的家庭来说,那笔医药费不过九牛一毛,但是对于自己这种家庭来说,却可以轻而易举的压死一条生命。

  就在这时突然响起了敲门声,苏透透赶紧将眼中的泪擦得干干净净,深吸一口气跑去开门,虽然她并不知道此刻敲门的人是谁。直到眼前这个熟悉的面孔再次出现在眼前,那一刻,她楞在了原地。她不明白该说什么,又或者应该将眼前这个人自己推走,可是她清楚的知道,现在自己已经没有力气去推开这个人。

  她真的累了,无论是心还是身体。

  “你走吧”苏透透低下头仿佛吸着眼泪,她并不喜欢别人看到她的狼狈和眼泪,更何况这个人是南风。你走吧三个字包含的不仅仅是字面上让南风走的意思,蕴含着的还有,她将在此刻再也不顾南风的任何事情。因为就在哪个她接下花束奔赴南风约会的夜晚,就在哪个她已经渐渐走进真相的夜晚。就决定了她往后连妈妈最后一面都没有办法见到的结局。

  她转身,脸上没有一丝生气,脸上红肿的伤痕与此刻没有血色的脸色形成强烈对比,干枯的嘴唇快要裂开一般。可是就在她开门的那一刻,南风已经将她脸上以及身上的伤痕全部看清,所以才会在她转身的那一刻紧紧的抓住她的手。

  然后她回头她抬眸,那一刻时光好像倒退一般将他们带到了五年前初识的那天,那时的空气中沁透着梧桐树混合泥土的味道,一抬头就可以看见一望无际的蓝天。但是这些美好很快被那些不愉快的记忆通通毁灭,然后将苏透透拉回了此刻,与这个恶魔校草四目相对,直面对峙。所有关于南风好的不好的回忆一起涌入,在这个空旷的小屋中回荡,犹如此刻窗外被风吹得沙沙作响的树叶,久久不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