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妒忌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在苏透透的房门外,一个人躲在树荫后,一黑衣司机正替他撑着伞。但是他的目光却始终坚定的望着在门口紧紧相拥的这两个人。那一刻他清澈的双眸没有一丝柔和,而是被无穷无尽的怒火包裹。

  直到耳边的司机再也看不下去,开了口“南风少爷,我们该回去了吧。”可是这句话丝毫没有动摇此刻南风的怒火,他的五指也随着小余儿轻拍苏透透的背部开始紧捏在一起。终于他再也没有办法往下看,然后转过了身,走向了停车的地方。司机踉踉跄跄的跟上去,打开车门,只见此刻的南风面无表情的坐上了车。

  车子启动后,透过后视镜,司机看清了南风的表情冷得如冰霜一般。于是忍不住劝慰道“南风少爷也不用太生气,毕竟帮助她的人是您。”

  语毕,司机从后视镜望见了此刻南风脸上出现了微妙的变化,然后他的目光开始转移,渐渐望向了此刻车窗外向后移的树木,因为开了车窗,风开始大力的灌入车内,而风声也使得他的声音也变得低沉和模糊。随着车子驶过,司机第一次看到,一向平和胜券在握的南风,脸上布满愤怒,慌张,以及失落。

  清晨7点,沐光大学所有的学生已经开始跑起了早操,唯独一个人例外。

  此时的她站在湖水边,望向波光粼粼的湖面,一瞬好似陷入沉思。直到而后这个人唤了她的名字。

  “悠然”

  当这个两个字响起时,她转过头,望见此刻正朝着自己走来的小余儿。当看清小余儿脸上的神情,悠然已经猜到了他此行的目的。

  “悠然,你和透透到底怎么了?”果然,小余儿刚走近,便直入主题。

  “没怎么”悠然似乎并不想为接下来的事情说任何,只是淡淡回了这句话便要离去。

  “那透透怎么会连她母亲最后一面都没见到?是你派人去...”小余儿挡住了悠然的路,顿了顿接着说道“去欺辱透透的”

  “我没有”悠然突然咆哮“不是我,我只是很生气透透她竟然不吭的代替我去赴约南风,最后还冠冕堂皇的抢走了我的男朋友。”

  小余儿继续挡在悠然面前,没打算离开。

  悠然低下头无奈“从小到大因为我的家世,我身边没有一个人愿意把我当成朋友,唯独透透。但是被最信任的人出卖的那种感受,你懂吗?”

  小余儿站在原地,悠然抬头无可奈何道“关于她没有见到她妈妈最后一面,我很抱歉,可是事已至此,抱歉又有何用。”

  小余儿转头,望了一眼悠然的背影,他清楚的看见,她慢慢的向前走,背部在抽咽,低着头,好像在哭。然后她停下了步伐,接了一个电话,接着便迈起快速的步伐,消失在了小余儿的视线中。

  那天以后,小余儿常常会想,如果有再来一次的机会,他一定会,毫不犹豫的将悠然带到透透的面前。而不是让两个人,带着误会和悔意,永远也没有办法解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