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醋意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苏透透心中犹如波涛汹涌,他望着南风,回忆起初识南风的那一天,那个时候也是夏季。

  只不过那个时候,他们的关系却不是如现在这般冰火不相容。

  再也回不去了,苏透透心中的答案比任何时候都坚定。

  这次的重逢,只不过是上天开的一个天大玩笑。

  苏透透转过身,终止了与南风的四目相对,她决断的朝前走,离开了这个有南风身影的地方。

  她一步又一步的走在安静的小巷子里,背后的步伐也越来越明朗。

  终于,苏透透停下了步伐,南风也跟着停下了步伐。苏透透转过身去,与南风四目相对,一阵风吹过,吹过巷子上爬山虎,这本该是一个美好的夏日傍晚。

  “我很感谢你的慷慨相助,不过我的债务我自己会还,不需要其他人的帮助。”

  南风深不见底的双眸始终盯着她,没有说任何话。

  苏透透避开他的目光“你不必感到抱歉,只不过是我多管闲事,活该落得这个下场。”

  苏透透说完以后抬眼,撞上南风的双眸,深不见底的双眸中却在瞬间染上悲伤。

  但这种情感,是无论如何都不会出现在南风眼中的。

  苏透透赶紧转过身,她害怕她再看一眼,便会相信南风,相信她是真心实意的想要帮她。

  苏透透头也不回的离开,到此为止吧,南风!她心中暗暗的许诺,以后有南风的地方便不会有她苏透透,从一开始她就不应该淌这趟浑水,不该与南风再次相交。

  她渡步而前,步伐快速,急迫,莽撞,一如逃脱有南风生命。

  一只手猛地伸出,死死的拉住了她想要逃离的念头。

  她转过头再次与他四目相对。

  苏透透望着南风,还是那双清澈望不见尽头的双眸。

  南风望着苏透透,在她的双眸中,望见的最多的便是逃离,那种厌恨他是瘟疫般的逃离。可是她越像逃离,他就越想抓紧。

  不知不觉,南风手越来越用力,越抓越紧,仿佛想将她镶入自己的生命,他毫无意识,直到苏透透因他这一举动,痛苦的皱起眉头。

  南风眉头一皱,缓缓的松开了自己的手。

  而苏透透也因为这一举动如获新生,她收回手腕,用另一只手轻柔的揉着上面红色印记。

  此时夕阳照在南风的脸上,他的脸上隐约可见一丝心疼,但是很快,这心疼便消失无踪。

  “你该回家了。”南风的声音淡淡的飘过苏透透的耳畔。

  回家,可是苏透透却不想回家,她要收拾店铺,明天找人来装修,她要以最快的速度还清债务。

  “也不急这一天”南风却好像看穿了她的行事一般,先她而开口,他的语气温和,却透出不可忤逆的压迫。

  苏透透抬眼望着他,她知道自己并不是害怕的压迫,而是清楚的知道,再如此下去只会跟南风纠缠不清。她没有说话,而是缓缓转过身,步伐却是朝着家的方向。

  南风也迈步也步步跟上去,苏透透望着他,欲言又止还是决定开口。

  “我自己回家就好”

  南风没有说话,而是默默走在苏透透身旁。

  苏透透疑惑抬眼,她不知道这个南风葫芦里买的是什么药,她思考着,难道南风现在的猎物是自己。

  正想着,南风却在她身旁冷不丁的开口。“怎么,不开心吗?”

  苏透透心里嘀咕“知道还问”

  “可是刚刚我分明看见,你和姓余的开心的很”

  语毕苏透透立即瞪大眼睛的望向南风,心底的疑惑瞬间得到肯定:南风定是将自己当做下一个猎物了。

  只不过,南风吃醋的这一招,并不会引起自己的误会。

  她比谁都更清楚,南风的心是望不见尽头的海,他不属于任何人,只属于他自己。早在三年前她就看得一清二楚。

  思考间,南风已经伸出手将一份文件递给了她。

  苏透透疑惑的看着南风递过来的文件,并没有打算伸手接。

  无奈,南风拉起她的手,将文件硬塞在她手中。

  苏透透疑惑的慢慢打开文件封皮,几个大字映入眼帘。

  “退学申请书”

  那是自己写好交于学校的退学申请,不知为何,看到这份申请书原封不动退回时,苏透透竟然有些开心,当初做这个决定一半是债务一半却是冲动,她的生命里没有什么爱好,却唯独喜爱念书。可是,就算这份退学申请被原路返回,自己也真的能够若无其事继续读书吗?

  她不知道。

  “可以边还债务边读书,没有大学文凭,对你的人生来说,有翻天覆地变化。”

  南风的声音依旧很轻柔,仿佛在说一个无关紧要的事。

  苏透透握住退学申请,一时间不知该说什么,她清楚,寒门子弟改变命运的唯一方式便是读书。

  只是她...

  苏透透抬起头,刚想说点什么,却望见了南风离去的身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