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失落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夜,已经很深了,苏透透坐在昏暗狭小的店铺里,细长的手指将一个个快递盒打开。

  房间很小,加上这些乱七八糟的盒子,连迈步走路都有些困难。

  苏透透井井有条的将快递里的东西摆好,里面有沉重的桌子,风扇,一匹又一匹的绸缎布料、蕾丝、珍珠等饰品。

  这便是她决定要在这家店铺做的生意,一个裁缝。因为妈妈的缘故,苏透透从小便对裁缝耳闻目染。她喜欢在下雨的午后,和妈妈一起坐在空荡荡的屋子里,放一杯暖茶,时而踩动缝纫机,时而穿针引线绣花,时而将饰品粘成一个美丽的发簪。

  那是她记忆里,最快乐的时光。

  虽然如今妈妈不在了...

  她抬起沉重的桌子,缝纫机器,风扇,大汗淋漓的将它们一一摆好,无论是布匹和首饰,还是脏乱的桌子,以及布满灰尘的地面,她全都将它们收拾得一尘不染。

  她忘了自己到底忙碌了多久,直到再也忍不住困意倒在小沙发上,终于,她沉沉的睡了过去。

  她不记得到底是什么时候睡着的,但是她始终记得,那个深夜,在暖黄色的灯光下,她看着自己有些孤单的身影,在心中默默为自己打气。

  都会过去的,一切也会越来越好。

  再次醒来时,已经是清晨,她活力满满的起身,因为她知道接下来在大学生活的每一天,对她来说,都将会是一个沉重的考题。

  漫谷她们会怎么对自己?

  想到这,她有些不安,但也不再害怕了,毕竟连最残忍的校园暴力她都已经经历过了。

  就在她冥想间,脚步却不知不觉踏入了沐光大学。

  “站住”

  两个趾高气昂的字眼立即让她警觉,麻烦来了。

  但是她并没有打算停下步伐,而是决定自顾自的走。凭什么,你叫站住就站住,她带着叛逆心一直往前走。

  那知对方用手死死拦住了她。

  “你是苏透透对吧?”

  说话的人是一个男孩,青涩的眉眼里洋溢着青春的气息,苏透透一眼就看出,这绝对是大一新生无疑了。只是她,向来都不认识任何大一新生。

  “你是?”苏透透疑惑。

  那知对方羞涩一笑,脸上并没有半分攻击力,柔声道“有人让我带你去个地方。”

  苏透透上下打量着这个人的模样,不知为何总觉事有蹊跷,她总觉得这是暴风雨前的宁静,并且这种感觉越演越烈。

  不能上当!

  绝不能上当!!

  苏透透几乎没有任何犹豫,抓紧自己的挎包,风一般的便消失在了学弟的眼前。

  “喂,学姐,你别跑啊”学弟气喘吁吁上前追,可是追了几步以后,苏透透已经消失无踪了。

  学弟无奈,低下头喘着粗气“是余学长让我来找你的。”

  另一边,小余儿正手捧鲜花坐在乒乓球桌上。在他的周围围绕着街舞团,而他正紧张的盯着前方。

  刚刚他让街舞社团里长相最秀气的学弟去将苏透透找来,因为接下来,他要认真的向苏透透告白。

  表明自己的心意。

  其实,可以不用这么急的,可是小余儿却不知为何,总觉得心中七上八下,不得安宁。

  而让他不得安宁的原因,便是校草南风。

  小余儿从小家境优渥,他从不知道自卑为何物,只是他不知为何,一看到南风,他就总警觉,那个叫南风的人,也许会抢走他的透透。

  那种感觉,强烈得甚至真实,在心中像扎了根般生长蔓延。

  而他,绝不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

  绝不!

  正思索间,前方一个小身板正气喘吁吁的跑了过来,小余儿定睛一望,那不是自己派去接透透的学弟吗。

  可是,那个小身板旁边并没有苏透透身影。

  小余儿失望的放下手中的捧花,周围的街舞团见状也面面相觑。

  他今天原本向爸爸要了车,也通知了他们家的餐厅,他选择一个空中花园,可以望见江景。他在车里,为透透准备了最美丽的公主裙。他们将在小提琴的奏乐中进餐,随着江面的风缓缓吹过,透透也将正式成为他的女朋友。

  可是现在,苏透透并没有来,而他的一切计划都泡汤了。

  “苏透透学姐她...好像不愿意来”学弟放缓呼吸,对小余儿说道。

  小余儿失望的将花束放在乒乓球桌上,随着时刻暖暖的风,温声道“知道了。”

  然后他的身影,渐渐的消失在了学校的操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