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诡异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苏透透用力的睁着双眼,他想看清楚这些人,看清这一切事件的始作俑者。

  那是几个男生的背影,他们在昏暗的灯光下朝前奔跑,他们的身段在昏暗的灯光下那么清晰,他们的笑声透过空旷的屋子,尖锐的响起,他们不顾一切的朝前跑去,却始终没有回头,也始终没有办法看清他们的脸。

  门被轻轻的关上,她就这么看着那几个男生的身影,在昏暗的灯光下越来越远,越来越小,直到最终消失无踪。

  他们走了,将自己独自留在了这空荡荡漆黑的屋子里。

  苏透透收回目光,开始环顾四周,破烂漆黑的场景映入眼帘,微弱的光混合着腐朽的窗户透过来,整个房间渗透在一种诡异的气氛中。

  苏透透环顾四周,即使只有点点光芒,她还是清晰的看见了,几张课桌和四处乱倒的凳子。

  她的恍惚着朝后看,那是上课用的黑板,因为常年没有人用,已经烂掉了一半,上面还有一点点白色粉笔的印记。

  这便是破旧教学楼,失修破败,常年被遗忘。

  如今它再次被人谈起,是因为闹鬼的传闻。这件事在学校的贴吧上传得沸沸扬扬,而那段破旧教学楼出现鬼影的视频,苏透透并没有点开

  因为在她看来,这不过是一场闹剧。

  是的,她从不信鬼神。

  此时,她孤单单被手铐拷在讲台石桌柱上,内心没有一丝恐惧和惶恐。

  原来这就是漫谷所谓的一点小惩罚,她轻蔑的笑了笑,也不过如此嘛。

  别说在如此环境下让她栖息一晚,即使满是坟冢的荒山,她的内心也不会受到半分影响。

  至于那个被人拍到的鬼影,她坚信其中必定有蹊跷,总之决不可能是鬼。

  她孤环顾四周,都是七倒八歪的书桌和凳子,并没有任何尖锐的物品,然后又回过头来看了看自己被绳子绑住的手脚,她相信,想要挣脱绳子只要多花点时间,肯定没有任何问题。只是这手铐,确实是让她无可奈何了。

  手铐拷在讲桌的桌腿上,讲桌是木质的,不过讲桌却被水泥焊入地底,所以想要挣脱手铐逃离这个地方,光是自己的力量,根本不行。

  得找人来帮助自己,这是苏透透浮现在脑海的第一个想法。

  报警!

  苏透透清楚的认识到,如若自己在运行这些人这样肆意妄为下去,那么丝毫不会熄灭他们嚣张气焰,反而会越演越烈。

  虽然她知道,按下报警键,那么自己也会因此彻底得罪漫谷,陷入更加不利的局面。

  可是,现在的局面,还不够不利还不够糟糕吗。

  因为没有后台,因为没有强大的家庭作为支撑,因为无依无靠手无缚鸡之力,就应当沦为他们手中待宰的羔羊吗?

  绝不!

  她绝不认输!

  就算是待宰的羔羊,她也绝对要做一只反抗的羔羊,一只让屠宰人棘手的羔羊,总之,绝不可能忍气吞声,不做任何反抗。

  苏透透不停的扭动着身躯,她想要挣脱手脚上绑住自己的绳,挣脱它们,然后报警。

  她吃痛的挣脱着手腕,丝毫不在意绳子因她这一举动而勒的红色印记。昏暗的灯光下,她的双眸在黑暗中,透出点点眼波的光芒。空荡荡的四周,听不见任何声音,却唯独能够听见她的喘息,在寂寥中,尤为突出。

  她倔强的继续扭动着手腕,脚腕,而这一激烈的举动让她的腿瞬间踢到了倒地的桌角,巨大的声响轰的一声回响在教室里。

  桌角猛地撞击在她脚踝处,一声撕心裂肺的叫喊忽地响起,她缓缓的收回腿,刚刚的挣脱也在此刻变成了安静。

  她急促的呼吸,剧烈的疼痛从脚踝处传来,那个时候她还不知道,她的脚踝早就因为这猛地撞击,肿胀起来,并且还伴有淤青。

  她只觉得痛,直入骨髓,连同筋骨。

  痛苦的哀嚎过去了以后,呼吸也逐渐平息了下来。苏透透抬起头来,细小的汗珠从她的额角渗出,她停下了动作,没有继续挣脱。

  窗外吹起有些凉爽的晚风,让她的心得到了短暂的宽慰,月光透过破烂的窗户,点点洒落下来,洒过她孤单的身影,她缓缓的收回脚踝,虽然这一举动让她疼痛万分。

  此时,寂静空旷漆黑的教室,她能够听见自己均匀的呼吸,甚至收回脚踝与地面接触发出的声响。

  所有的一切声音,都在寂静中那么清晰。

  清晰到整个空间都透露出一股压抑。

  可就在这时,有别于空间寂静的声音悄然响起,一点又一点,缓慢的响起。

  苏透透立即警觉的认真聆听,这不可能,破旧多年的教学楼,怎么可能会出现其他声音。苏透透怀疑自己出现了幻觉,于是她更加认真的聆听。

  但是那声音,似乎又消失了。

  果然是幻觉。

  苏透透松了一口气,在漆黑空荡阴暗的压抑中,平静而缓慢的呼吸,空气中是木质书桌堆放很久的腐旧气息,她也开始继续挣脱绳子,妄想报警,逃离这里。

  但就在这时,那声音又再次传来,这次她听得比任何时候都更清晰!

  那分明,分明是脚步声,一步又一步的脚步声,清晰的传到她的耳边!

  苏透透几乎快要放声尖叫了,她想起了学校的传闻,视频里夜晚出现的鬼影!

  恐惧与害怕犹如藤蔓一般死死的缠绕着她的心,那个脚步声却越来越清晰,越来越近...

  苏透透惊慌失措的挣脱着手上的绳子,那脚步声步步靠近,整个空气都凝聚在一种紧张的气氛中。

  快一点,再快一点,她一定要以最快的速度挣脱这绳子,逃离这个鬼地方。

  脚步越来越快,苏透透的动作也越发的紧张和急迫。

  终于,伴随着门被推开的声响,苏透透手上的绳子也终于被挣脱。

  空荡荡的教室,苏透透可以肯定一点就是,门被推开了。

  恐惧不安笼罩在她的心间,她不敢抬头看,而是猛地以最快速度将手伸到挎包中,她要摸到手机,报警来救自己,她要拨通那个电话,她需要警察的搜救,带着人的声音,带着光亮,照亮她此刻漆黑无光的恐惧。

  她一定要拨通那个电话!

  她将手伸进挎包,急迫,紧张的四处寻找,然而,却始终只有书本的触感。

  挎包里的小口袋空空如已,里面的手机不见了踪迹,她的手机不见了。

  而她唯一的希望也彻底覆灭了。

  如今,在如此窒息如此窘迫的环境中,她唯一可以依赖的,竟只剩下了自己。

  苏透透平复着呼吸,无论如何,她必须要抬头,无论眼前是人是鬼,她都必须要面对这一刻,可就在她抬头的瞬间,一种味道,一种刺鼻的味道,却在瞬间,侵蚀了她整个呼吸道...

  那是浓烈的,让人反感的,厌恶的,抗拒的血腥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