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拯救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苏透透惊恐的朝后退,再也不敢抬头看。

  直到……

  一滴黏腻的液体滴落到她腿部的肌肤上,真实的触感瞬间让她整个身体打了个冷颤。

  她颤抖的哆嗦着全身,恐惧霸占了她的全身,她的脑海里是所有黑暗恐怖的事情。

  不要,不要过来。

  她心底一遍遍的呼唤,终于那声呐喊再也无力抵抗的吼出,声音尖锐,仿佛冲破天际告知每个人。

  但是她的呐喊,她的无助,她的绝望却始终没有人听到……

  一个人也没听到。

  一只血淋淋的手冲过光影和距离,一点点的朝她靠近……

  如同暗夜中的魔鬼。

  苏透透一退再退,直到手被手铐铐紧再也无力退后。

  然后她就任凭着这只手,这只魔鬼般血淋淋的手朝自己靠近。

  直到,那冰凉的触感,从自己的手腕传来。

  那只手,那只流着血的手,一瞬触碰过她的手腕,用五指轻柔的捏着她。

  恐惧如同毒蛇一般缠绕着她,她的心,在那一刻彻底失控。害怕控制着她的心口,她站起身来,伸出双手不顾一切的,猛地朝前推去。

  这一推,她用尽了所有力气。

  巨大的声响透过讲桌,传入她的耳膜,伴随着眼前这人倒地,她的手也如获新生,她难以置信的望着眼前的一切,眼前混乱的一切。

  她自如的伸出手,是的,她得救了,刚刚的用尽全力,她将多年的课桌桌腿折断,虽然鲜血顺着她的手腕流下,渗入手铐,但是她得救了。

  重获新生的得救。

  看着眼前望不到脸的人,她几乎没有任何犹豫便猛地跑了出去。

  她的步伐,是急迫的,是快速的,就好像逃离一个暗无天日的地狱。

  这样的时光终于要结束了,而她也终于要迎来了属于她的光明。

  明亮而充满希望的光明。

  被推倒的人并没有起身,而是奄奄一息的躺在地面,在他的口中,缓缓的随着空气漂浮着两个字,虽然声音不大,但却在空荡荡的教室里尤为明显。

  而那两个字,也如同魔咒一般死死的抑制住她向前奔跑的步伐。

  苏透透如雷击一般,呆呆的停下了步伐,一言不发的站在原地。

  在她的前面是唾手可得的光明,背后却是没有尽头的深渊。

  她原本可以选择朝前走,却最终选择了退后。

  那两个字如同魔咒一般,让她的心一点又一点的瓦解。

  别怕。

  那两个字温和得如同冬日的暖阳,苏透透难以置信的慢慢转过身来,她望见了那个熟悉的身影。

  南风。

  她一脸疑惑又满眼含泪,想要朝前,却又不敢朝前。

  直到熟悉的痛苦哀嚎传入她的耳膜,她确定了眼前这个人的身份。

  正是南风。

  苏透透猛地跑向前蹲下身体,关切的望向他。

  南风他不是已经转学了吗,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所有的好奇冲击着她,她原本想要问清楚事情缘由,然而却在看清南风的脸时化为灰烬。

  那张英俊得如同漫画,让星辰都失去光辉的脸,此时正浑身是血的躺在她面前。

  他躺在冰冷的地面,在昏暗的灯光下,是一片触目惊心的红。

  南风你怎么了。

  她焦急万分的发问,然而却等不到南风的任何回答。

  她的声音更加急切。

  告诉我,你的手机在哪里,我帮你叫救护车。

  南风依旧没有说话,空荡荡的空气漂浮着她担忧的急促呼吸。苏透透知道,再也下去,不是办法,她必须要解决现在的问题。

  突然,耳边响起淡淡的声音,如同月光照耀般。

  “你关心我吗?”

  这突如其来的发问,让苏透透再也没有办法回避这个问题,她就这样步步后退,南风就这么步步逼近。终于,当她的后背退到了后面湿润的墙,她才发现她不得不直面这个问题。

  她抬眼,他低眉,岁月仿佛在那一刻静止。像极了五年前他们初识的那天,只不过那个时候山花烂漫,一切美好。而不是如同现在这般,大雨倾盆,黑压压的乌云湮没了一切阳光普照的可能。

  痛苦的回忆再一次像她袭来,无论是高中好友小芮的失声痛哭,悠然的形同陌路,又或者于皓的遭遇,还有林也。他们所有与之相关的命运,都因为眼前这个名叫南风的人出现而逆转,并且朝着甚至腐烂的结局发展。

  她望着此刻的南风,望着他深不可测的眼睛,曾几何时,她也相信过,那里面是纯净如蓝色的汪洋大海,可是从什么时候开始,那里面布满了冰冷,以及她看不懂的决绝。

  真的可以抛却一切回到最初吗?

  当她望着南风的时候,望见他孤寂的双眸,望见他偶尔的失落,望着他也许孩童般的笑颜。

  她也曾有过不顾一切相信他,奔赴他的冲动。

  可是当理性代替感性,她看到的,是记忆中小芮的眼泪,还有于皓和林也受到的一切伤害。他们都在自己的记忆里那么愉快的笑过,却又如同流星一般坠落,最终走向腐烂。

  而他们所有人的境遇,全部都来自眼前这个名叫南风的人,他站在自己的面前,如同此刻大雨倾盆中,最温暖的繁星。

  可是,她却失去了奔赴向这颗温暖繁星的勇气。

  苏透透望着此刻的南风,那句在她心中曾无数次回响的话在此刻越发明显。

  还回得去吗?

  还回得去吗?

  ……

  苏透透再也没有勇气与此刻的南风四目相对,她败下阵来低下头。

  “有些事情,发生了不代表就会过去。就如同污垢一般。洗不掉了。”

  南风望着此刻坚定的苏透透,眼中宛若汪洋大海般灵动的双眼渐渐黯淡,没有色彩,失去活力。关于那些痛苦的回忆,潮水一般像他袭来。

  苏透透低着头,礼貌的冲此刻失魂落魄的南风弯了弯腰,好像感谢他这段时间若有若无的关照,又或者感谢他曾经出现在自己生命中留下的善意。她深深的鞠躬,代表了感谢,也代表了此刻的决定,她起身,没有任何犹豫便离开了此刻大雨中唯一的安全地带,南风的伞下。

  当苏透透的身影渐渐消失在自己的眼前,南风的心在那一刻,恍若倾塌。他没有说话,而是看着天空中的黑夜,一点一点的将他们吞没,而他的世界也逐渐被黑暗包围,无力后退。

  然后,他抬脚,月光顺着黑夜滑落,地上的积水顺着他的步伐,将他白色球鞋上的蓝色污垢全部侵染。因为她这用力奔赴向前的步伐,雨水顺着他的裤脚,将他的裤子全部打湿。

  而这声脚步声也换来了苏透透的转身。

  只是,还未来得及转身,头顶上的倾盆大雨突然停止。

  苏透透抬头,望不见头顶的倾盆大雨,望见的是此刻望着自己的南风。他就这么静静的望着她,时光好像就这么静止。

  他的眼睛一如初见时那般澄澈……

  南风低眉,大雨的雾气让他的脸美得有些不真实,他站在哪里,在她触手可及的地方,却又犹如星辰般遥远。

  她不是应该习惯了吗,南风总是这般,温暖却又冷漠,明亮却又黑暗,澄澈豁达却又心事重重。

  她早该习惯,他矛盾的多面性。

  南风无视她的注视,而是轻柔的低下头,他伸出手,雨水顺着他冰冷的手指滑落,他拉起她的手,温柔而又热烈的放在自己手心。

  苏透透怯住,她不动声色挣扎着手指,她想挣脱他手掌的束缚。

  这一举动,让南风眉头一皱。

  他的手指更加用力,更加肆无忌惮……

  苏透透望着他,明亮的双目透过惊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