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羁绊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漆黑泛着微光的破旧教室里,两个人拥抱在月光下。

  那种拥抱褪去了激动,渴望,猛烈,更像缓慢的时光一般,轻抚人心。

  两颗心跳,也在安静的夜晚里随着这个拥抱而变得平缓,似乎害怕太过吵闹,而惊扰了月光。

  苏透透也在这样温柔的月色中,渐渐恢复了理智。她抬起头,轻轻的从南风的怀抱里挣脱开来,动作轻缓而自然,而南风也默许了她的这一行为。

  伴随着温柔的月光淡淡的光芒,苏透透的心变得十分平和,这份平和让她在面对南风时,心中慢慢褪去了曾经仇视和尖锐。

  而她也终于可以再次直视南风。

  “当初为什么要那样做?”

  苏透透的声音很自然也很亲和的飘过南风的耳畔,她在黑夜中睁着明亮着双眸,充满赤城之心问出了这个困扰了她整整五年的问题。

  虽然在这些时光里,她曾经断定了南风的所做所为不过是因为他生性的冷漠与残酷,断定了他就是如狼一般的毫无人性。

  但却又在一次次的经历,再次坠入南风温柔的漩涡,让她相信,也许南风的所做所为是有不得已的苦衷。

  往日历历在目,他们在微弱的光芒下四目相对,仿佛跨越了五年的时光。

  苏透透屏住呼吸,她等待着南风的回答,等待他为他的所作所为做出解释。

  空气中的腐木味和血腥味混在着夜风缓缓拂过,在这个安静的夜晚,应当是静坐于窗台,望着漫天的星星,感受凉爽的晚风,享受这样一个美好的夜晚。

  但是现在,他们彼此却需要,在这样的夜晚对峙一个严肃的问题。

  苏透透望着南风,双眸从未移开,她认真的望着他,期待他的回答。

  可是如他心中所料想过的一样,她期待的回答,终究没有等来。

  南风还是那么安静,在短暂的静默以后,他云清风淡的脸缓缓的低下,没有发出半点声音。

  苏透透不服起拽住南风的手臂,她想让他与自己四目相对,他受够了这种或明或暗,或好或坏的感受,她需要南风给他一个回答,一个真实而确定的回答!

  “你说!”苏透透的声音透着倔强,她的语气甚至有些急迫。“南风,能不能不要再逃避了!”

  响亮的声音透过苏透透的喉咙发出,她望着这个如星象般变幻莫测的人,没有一丝胆怯和畏惧。

  自己是五年前种种的经历者,也认识那些受害者,他们都曾是很好的朋友。

  可是,南风却亲手毁了这一切,连同他们之间互相陪伴的友谊!

  暗夜中,她双目灼灼的望着他,丝毫不给他任何回避和喘息的机会。

  当晚间一阵大风吹过,吹得摇摇欲坠的门嘎吱作响,静默不语的南风,终于抬起了头。

  那是一张精雕玉琢的脸,即使脸上还有血迹,即使光线黯淡,也依旧能够望见那双如星辰般明亮而好看的眼睛,挺立而饱满的鼻梁。

  他望着她,如同樱花一般的嘴唇让他整个人在夜色下显得更加美艳,如同一个妖孽般,淡淡的语气缓缓的从喉咙发出,说出了那个苏透透迫切已久的答案。

  “如你所见!”

  他的语气,还是那么冷淡,如同寒冬腊月,没有丝毫温度,就好像在说一个与自己毫不相关的事。

  如你所见。

  所你所见。

  所你所见...

  苏透透感觉心间被什么厄住了喉咙,几个云清风淡的字,南风将自己的所做所为解释得清清楚楚。

  所以,不过是自己在给他找各种完美的理由罢了。

  苏透透自嘲一笑。

  想来,也是十分奇怪,五年前的种种事迹明明是她亲眼所见,还有现在南风在学校的种种作为,这些不都是发生在自己眼皮底下吗?

  所以她为什么还要妄想为南风开脱,妄想去相信南风有不得已的苦衷。

  或许,南风真的拥有那种神奇的魔力吧!否则怎么会相识短短数日,就让孤僻怪异的芊灵被他征服,悠然为他心醉,漫谷为他争风吃醋。

  而现在,自己竟然也在为他开脱。

  醒醒吧,苏透透!

  她心中的声音在一遍遍呼唤,她甚至害怕在这样下去,自己是不是也会成为南风的猎物之一。

  而自己,对于他,也赴汤蹈火在所不惜。

  不要!

  她理智的劝说着自己,无论如何也不要成为南风的俘虏!他是披着天使外衣的恶魔,是孤狼一般傲视众人,他的心是冷漠的血液是冰凉的。

  而这些领域,都不是她可以轻易踏足的。

  到此为止苏透透!

  她站起身来,低下头居高临下的望着南风,裙摆随着四处灌进来的风轻柔的摆动。

  “是啊”

  苏透透的语气夹杂着气氛,但仔细一听又隐含了那么多无奈。“如我所见,我早该明白!是我自欺欺人了。”

  语毕苏透透几乎没有任何犹豫,便迈步走去,她要离开这里,离开这个有南风的地方。上次的教训还不够吗,还有现在的经历,如果不是因为结识了南风,她根本不会得罪漫谷,也根本不会遭遇校园暴力,被丢弃在这暗无天日的破旧教学楼!

  她要离开,决绝的离开!

  一只冰凉的手,却在这时,挡住了她离开的决心。

  那只手,此刻正紧紧的拉住自己的脚腕。

  苏透透脸上的神情没有一丝动容,也没有回头看南风。“放开我!”

  但是那只手,好像没有听见般,依旧拉住她的脚腕,丝毫没有松开的迹象!与此同时,还伴有一点微弱的哀嚎,那是哀嚎,似乎在分散痛苦,可是那痛苦却依旧止不住的从身体传来。

  “我要走了!”

  苏透透低下头,认真的命令道“放开我,南风!”随即便想要猛地迈腿挣脱南风的手掌,可是,还未等到她继续这个动作,她便感觉到有一股清凉的液体慢慢流到了她的脚踝,那个那种触觉立即让苏透透背脊一凉,惊觉事情不妙。

  然后,还未等她抬腿挣脱那只冰凉的手,那只手,却提前放开了她。

  没有一丝征兆。

  苏透透猛地的转过身,她看见那个少年,无助的躺在冰凉的地面,月光轻柔的洒在他的身上,四周漆黑陈旧,而他如同被全世界遗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