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疑问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明天就是10月1日国庆假期了,学校的每个学生都有些躁动,他们开始激烈的讨论七天小长假到底去哪里旅游。而上课的老师也自然明白他们的心思,无奈叫嚷着等课下了再讨论嘛,再静不下心,也至少装一装嘛。

  老师的请求在课堂里引发哄堂笑声,但是此时坐在课堂中的苏透透却没有半分动容。

  依旧是靠窗的位置,她的身旁再没有了悠然的身影,而是一个人,坐在那里,握着笔在书本上认真的记阅着笔记,要知道,这节课可是专业课呢。

  终于,在下课铃声的响起后,大二二十五班也结束了今天的最后一节课,整个教室发出一阵欢乐的声音,现在是下午三点四十分,他们放学了,国庆假期也来临了。

  整个教室都笼罩在一片喜悦中。

  在大家的欢笑中,苏透透收拾好书本,也忍不住感到一阵快乐,大概快乐是会传染的吧。

  她将书本放入口袋以后,手不自觉的触碰到了口袋里的手机,这是自己昨天丢失的手机,是保卫处通知她去领的,手机上面的未接电话,让她陷入了沉思,未接来电的主人,是悠然。

  然后就是现在,她今天在教室里环视了一周,也没有找到悠然的身影。

  她没有来上课。

  苏透透望着手机上的未接来电发呆许久以后,还是决定拨过去。

  但还未等到她拨通那个电话时,手机铃声却在这个时候响起。

  是一个陌生的号码,苏透透惴惴不安的接通了电话,对面响起了冷漠的声音。

  “我不是说过,别送我来医院?”

  苏透透一听便知道这是南风的声音,毕竟他的声音特征太过明显。

  “不送医院不行,你的伤势很重,需要在医院养伤!”苏透透大义凛然的回复完,刚想挂电话,却又突然想起来了什么。

  “那个...”她的语气吞吞吐吐“那个住院费,是我垫付的,你看...”

  苏透透语气瞬间都温和了些许,口吻中充满着讨好“能不能把住院费转给我呀!”

  苏透透微笑着等待南风的回复,她想,再怎么说,南风也是财阀之子,哪点住院费,不过九牛一毛,自己可是救了他,如今讨回自己的钱,也不为过嘛!

  毕竟现在自己,是真的很穷。

  她想,要是南风提出给她十万,二十万的补偿,应该怎么拒绝呢?虽然这十万二十万的数字,对于南风的实力来说,根本什么都不是,但是如果这一切砸到自己头上,那自己该如何拒绝呢?

  不能收,不能收。

  苏透透忍不住窃喜,欢愉的笑声也随着电话传到了南风那边。自知不妥,苏透透赶紧收回笑意,咳了咳,恢复往常,可就在她准备继续说话时,南风却挂断了电话。

  嘟嘟的挂断电话声,从电话的那一头尖锐的传来,苏透透站在原地几乎石化了。

  怎么可以这样!

  这个南风怎么可以这样!

  那是自己的血汗钱!苏透透欲哭无泪的将手机放在挎包里,有气无力的走出教室,却忽地想起了一个更加不幸的消息,自己在淘宝上接的单,到现在为止,还一单都没做!

  而订单交货的日期,只剩下三天了!

  苏透透火速的朝着店铺的方向赶去,她想,三天,自己或许连觉都不能睡了,要每日每夜的赶工,才能完成一千个订单。

  温暖的阳光照耀在她白皙的肌肤上,她随手拦住了一辆摩的,在讨价还价了半天以后,终于以10块的价格同意载她回家。

  “可以开快一点!”

  得到苏透透首肯后的摩的师傅,点了点头,紧接着便让她体验了一把什么叫做飙车!她像失去重力般,随着这迅猛的速度飞快向前驶去,只听得到耳边轰轰的风声,而自己,像一阵风般,飞快的消失在了街头。

  当再次看到小巷子时,苏透透的心平缓了些许,总归是快到家了,接下来,只需要在店铺里每日每夜的做手工,那么自己就能够得到一笔不菲的收入了,庆幸正好国庆放假,不用耽误学习。

  想到这,苏透透不自觉的觉得很开心,她迈着步伐朝着店铺的方向走去,却在看到店铺门的那一刻如同石化般呆呆立在了原地。

  在她的前方,一个少年倚在店铺门上,背后的大树上几片绿叶从他身边纷然落下,仿佛察觉了有人的步伐,他漫不经心的抬起双眸,双眸依旧比星河更加灿烂,微风轻轻吹起他白色的衣衫。

  他站在那里,仿佛画卷里走出的少年。

  苏透透惊慌失措的慢慢渡步而前,她很疑惑,南风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你怎么在这里”苏透透望着他,在南风的脸上还有伤痕没有完全褪去,额头棕色的碎发下,隐约可见白纱布,应该是伤口吧,苏透透心里想着。

  “医生让你出院了吗?”

  “没有。”他的声音依旧很淡“我不喜欢医院!”

  苏透透一时语塞,也不知该说什么,索性选择直接拿出钥匙打开店铺的门,现在自己还有那么多事情要忙,还是不要多管闲事了!

  可就在她打开门,推门而入时,南风也跟着她走进了店铺,南风的步伐很平和,就好像进自己家门一样自然。

  “你干什么跟着进来?这是我家。”苏透透转过身去,严声呵斥道。

  “噢”南风漫不经心的点点头。

  苏透透打量着她,她想南风应该有自知之明,会出去的,于是便再次转过身继续朝店铺里走。

  那知,她的步伐刚迈一步,南风便跟着迈了一步。

  苏透透再也忍无可忍,转过身伸出手就想要将南风推出去,那知这手刚触碰到南风的手臂,对方却传来了一声痛苦的反抗。

  “嘶——”

  南风皱起好看的眉头神色痛苦的站在原地,苏透透赶紧将手收回,无奈道

  “我根本没有用力好吗”

  闷热的气息在狭小的店铺里流转,苏透透打量着南风,在如此明亮的光线下,终于她看清楚了南风身上的伤口,在她裸露的手臂上缠绕着白色的绷带,想必昨日流在自己脚踝的鲜血就来自于此吧!当然除此以外,在他的身上还有大大小小的伤口,其实她不明白,南风身上的伤口,到底从何而来。

  一个财阀之子,为何会一个人隐匿在破旧的教学楼里,任凭绝望将他吞噬。

  当初又为何突然屈身从国外转学来到沐光大学,在他的身上,有太多的秘密!

  苏透透望着南风,望着他的脸,不知为何,从他望向自己的双眼,淡淡的露出绝望,还有,求助,那种不属于南风骄傲的求助。

  苏透透低下头,无奈的叹了口气。“我的店铺很小,只有一张床和沙发。”

  “我睡沙发。”

  苏透透点了点头,随后便迈步向前,而南风也跟着她的步伐缓缓走了进来。

  苏透透边走边盘算着,接下来的时光怎么套出南风的秘密,当然还有最重要的一件事,那就要回自己垫付的住院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