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章 目的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敲门声由小变大,越来越急促,越来越大声。

  苏透透停下与南风的争论,迈起步伐便朝门口走去,推开门,只见悠然卷发披肩的站在门口。

  苏透透忽地想起昨天手机上的未接来电,才恍惚悠然应该有事要和她说吧,只是自己忙得竟然忘回电话了。

  “苏透透,你可以啊!电话不接还不回!”

  还未来得及等苏透透回话,悠然已经长发一撩,推门便要走进来。苏透透二话不说猛地伸手,死死的守住门,不允许悠然踏进去半步。

  要知道,南风那个祖宗现在可在自己家中,要是让悠然看到,她觉得自己和南风的关系,就真的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被苏透透这一推,悠然心中顿感无限委屈,她已经做出让步了,可是现在苏透透竟然不买账!

  “苏透透!”悠然的目光着怒气慢慢升起,眼圈红红的望向苏透透“你对我的恨就这么深?”

  苏透透只觉心中一股无奈腾的升起,面对悠然的质问,她觉得要是否定吧,悠然肯定坚持要进自己的屋。如果让她进自己的屋,看到眼前这一幕,她觉得自己对悠然悠然来说已经不是死刑了,而是凌迟处死!

  无奈,苏透透只好吞吞吐吐道“改天...改天再聊!”说罢便要关门转身离去。

  而这一举动也彻底激怒了悠然,她伸出手一把霸气的将苏透透拉住!

  “不许走”

  从小到大,无论谁对谁错,只要自己生气,只要自己不爽,道歉的就一定得是对方。

  这就是悠然从小大的根深蒂固的理念。

  可如今,苏透透不仅公然挑战她的理念,面对她的让步还视若无睹!想到这,她愤然的伸出另一只手,五指拽住苏透透的头发,丝毫不给她动弹的机会。

  剧烈的疼痛顺着头皮传来,苏透透望着此刻歇斯底里的悠然,不服气的伸出另一只手也死死的拽住悠然的长卷发,透过她的五指,长卷发与雪白的头皮交互撕扯。

  这一次,换剧烈的疼痛顺着头皮向悠然传来,她瞪大了震惊的双眼。

  “苏透透你敢扯我精心护理的头发!”

  悠然彻底失控了,另一只手也不拉苏透透的手腕了,而是变换为利器,用力的拽苏透透的头发。

  苏透透也不服输,伸出另一只手,同样参与了战斗。

  就在战斗打响之时,一个漫不经心的身影却悄然的走了过来,苏透透不经意转眼一看,只见一双白色的板鞋在自己的身后,她几乎能想象到南风在门内看着这一切的场景。那么不置可否,那么悠然自得。

  可这些都不是最糟糕的,最糟糕的是,南风竟然还妄想踏着步伐走出来!

  他要走出来,让悠然看到??

  苏透透已经开始想象当那副场景出现时,自己和悠然决一死战的场景了。

  绝不能让这样的事情发生!

  绝不!

  苏透透在混乱中推着悠然向前走,而自己也伸出了另一只手,想要将门死死的关上,可就在这时,门却仿佛被一股力量阻拦。

  苏透透撇了一眼,那个叫南风的家伙,他竟然!

  开门想要出来!

  而悠然也因为苏透透腾出的一只手,能够稍微抬起头来,眼看她的目光已经朝着门缝望去,苏透透心想,完了完了。

  急中生智之际,她放开了悠然,踮起脚尖挡住门缝,用毕生所有的力气将仅存的门缝死死的关住!

  啪的一声巨响,门关上了,于此同时苏透透还伸手将口袋里的钥匙拿出,将门反锁了。

  然后,她转过头,头发凌乱与悠然站在门外四目相对。

  悠然望着苏透透,伸手摸了摸自己的头发,一搓黑色长卷发陡然出现在手心。

  “苏透透,你过分!”悠然愤恨的启齿。

  苏透透转过头看了眼关得死死的房门,心中只觉心底一口巨石瞬间放下,她放松的吐了口气!终于可以平静的处理接下来和悠然的事了!

  “明明是你...先拽我头发的!”苏透透不服的嘟囔道。

  悠然生气得刚想开口说什么,此时,被苏透透反锁的门内,传来了一阵阵敲门声,一点一点,越来越大声。

  不合时宜,尖锐的响彻在二人耳畔。

  门外的悠然充满疑惑的望着苏透透“里面,还有人?”

  苏透透心里愤恨不已,这个南风,是嫌事情还不够乱吗?她心如死灰的想,南风要是在这时发出半点声音,那么她和悠然算是彻底完了。

  苏透透无奈的竖着耳朵,果不其然,一声温和的男声在这时响起,透过正午的天空,响彻整片蓝天。

  只是那声叫喊,少了几分冷漠,多了几分担忧。

  “小透透”

  苏透透抬眼,只见小余儿在阳光下缓缓走来,脸上洋溢着温暖的笑。小余儿的声音在这个时候响起,如同拯救自己危难之际一般。

  他走上前,站在二人面前,充满疑惑的望着眼前的这一切。

  “你们还没谈完?”

  “你自己问她!”悠然趾高气扬的扭过头,不看苏透透半眼,不满的嘟囔着

  “我倒是想跟人家道歉,可是人家不接受,连家门都不让我进!”悠然的声音充斥着委屈和愤怒。

  而这一举动也引起了小余儿的疑惑,因为在她的心中,透透从未那样咄咄逼人,他相信其中肯定有什么误会,导致了现在的这一切。

  苏透透望着悠然,有些不好意思又有些无奈“我哪知道你是来道歉的嘛!”

  悠然冷哼着转过身“苏透透,我绝不会原谅你!”

  小余儿带着笑意望着两个人,随即充当了一个和事佬的位置。

  “好啦,好啦,你们别置气了,我开车带你们去个地方,你们再好好谈谈,一次说清楚。”

  悠然倔强反抗道“我才不去!”

  这句话让苏透透想起了还在自己家中的南风,压迫感立即向她袭来,她很确信一点,不安常理出牌的南风,就像一颗定时炸弹。还有悠然,再继续在这里呆下去,她很难保证悠然是不是又会以道歉为由要进自己的家门。

  这种事不能发生!

  苏透透望向小余儿,对他的建议丝毫没有抗拒,而是欢快的答应道“好呀,好呀,你快带我们走!”

  语毕,悠然投来了疑惑的目光,她望着苏透透,有些难以置信,倔强也在她的脸上慢慢的消散。

  小余儿双目望向悠然,就像在问,走不走。

  悠然撩了撩头发,没有应声,转身离去,许久伴随着树上的鸟叫。空气中淡淡的飘过一句话。

  “走就走咯!”

  树梢上的绿叶随着风滑落,三人的背影渐渐消失光影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