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 小屋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南风百无聊赖的躺在沙发上,狭小的空间虽然让人有些压抑,不过还好屋子里有扇窗户,时而会有凉凉的风吹来,送来一阵惬意和凉爽。

  南风抬眼,宛若星辰般透亮的双眸朝窗边看去,随着他的目光停留在窗边,眼前的一幕也在他面前徐徐展开。树梢在微风的吹拂下沙沙作响,窗户下一个少女正盘腿跪于桌前,一双小鹿般的眼睛正认真的摆弄着手中的钳子。

  苏透透开着亮晃晃的大台灯,在灯光的照耀下还可以看到她脸上的绒毛。她用钢丝将小珠子固定好,又用胶水反复的珠子的底座固定在上面,每个动作都格外认真、小心,偶有微风吹起她细滑的发丝。

  如同梦境一般美得不真实。

  一瞬间,南风只觉心间一股力量升起,然后缓缓的,渐渐的让他的心跳加快,快到自己都不能控制。他赶紧别过头,将目光收回,望着天花板,若无其事的发问。

  “你不补觉吗?”他想,昨晚自己受了那么严重的伤,她又叫来救护车送自己到医院,把自己安顿好才回家,那个时候,应该已经深夜了吧!

  “咦,你醒了啊?”苏透透抬起眼撇了一眼南风,随后又继续着手中的动作。

  话音刚落,南风已经迈步走到了她的面前,盯着她手中的动作,好奇发问道“你在做什么?”

  苏透透继续摆弄着手中的小钳子,将流苏定格在精致的木棍上,轻声回复道“发簪。”

  南风盯着此刻的苏透透,通过她熟练的操作,钢丝,小珠子,流苏,以及胶水,最终幻化为一只美丽的发簪,如同妙笔生花一般神奇。

  南风缓缓弯下身来,盘起双腿自然的坐到了苏透透的面前。

  苏透透一边摆弄着手中的材料,一边不经意的抬头望向南风,在那双眼眸中,她看见了认真和专注,以及不可思议。

  那一刻,苏透透只觉心中自豪感迎面而来。

  要知道在这之前南风对她的评价,只是一个只会念书的书呆子。如今他看到这一幕,一定对自己刮目相看了吧!作为财阀之子的南风,十指不沾阳春水,怎么可能会知道,这天下,还有一双巧手就能完成的小工艺品。

  想到这,苏透透手中的动作也不自觉的加快,她开始认真的盘算,一千份订单,只要在三天内完成,就会有一笔钱入账,而钱,让她的动作更加有干劲。

  她手一伸,准备拿起胶水沾上时,却在这时猝不及防的触碰到了一只冰冷的手。

  那只冰冷的手在被苏透透触碰以后,立即往回缩。

  苏透透没有停下动作继续沾着手中的胶水,她看了一眼手的主人,南风此刻正拿起材料,目不转睛的打量。

  “不用帮忙,你快去睡吧!”

  苏透透没有任何犹豫便拒绝了南风的帮助,男生的手工本来就没有女生的手工细腻,更何况还是南风。要知道这一千份订单的主人对品质的要求可是极高的,要是这些发簪没有沾好,手工上出现任何问题,到时候肯定会影响自己的信誉的!

  苏透透边说边放下手中已经制作好的发簪,余光也再次瞥到了眼南风,只见他低着头,细碎的发在灯光的映衬下透出温柔的光亮,他盯着手上的材料,双手开始摆弄材料,整个人都笼罩在一种专注的情绪中。

  苏透透无奈一笑,真是不进棺材不落泪的家伙。

  时光慢慢的如同流沙一般流逝,墙上挂着的钟表也发出了点点细微的声响。随着苏透透一系列动作,她手中又再次完成了一个发簪。她将做好的发簪放于篮子中,原本还想继续制作下一个发簪时,南风已经拿起一个完好无损的发簪,在她面前得意的晃动。

  这一幕,立即苏透透整个人都感到不好受!这门技能,自己可是跟了妈妈好久才学会的,也是自己唯一可以在南风面前炫耀的资本,可是现在眼前这个家伙,竟然只看了一遍就学会了!

  苏透透难以置信的接过南风手上的发簪,开始仔细端详、打量。

  这个发簪需要将细小的珠子固定在发簪上,他不信这么心细的活,南风能做到天衣无缝!

  可是事实很快打了她的脸,这个发簪和自己所做的没有任何差别,每一颗细小的珠子都完美的沾合在上面,每一根小钢丝都很紧固的与发簪融为一体。

  这是一只手工极好的发簪,挑不出任何毛病。

  苏透透抬眼打量着眼前这个男子,只觉得他是魔鬼,智商高相貌好就算了,竟然连手工都能做得这么好。

  苏透透将南风做好的发簪放于木篮中,接着开始认真的打量着南风的脸,从发梢到嘴角,再从嘴角到发梢。

  然后慢慢的,苏透透目光发生了一些变化,那种目光从不可思议,转变为了一种欢乐,一种油然而生无法控制的快乐,苏透透用手捂着嘴角,尽力不让自己的笑太过张扬的显露出来。

  她心中欢快的盘算着,现在她算是知道收留南风的意义了。

  “真是麻烦你了!”她边客气的说着这句话,边不客气的将一筐材料不由分说的抬到南风眼前,一大筐材料也因为这一举动,在桌面上发出声响。

  苏透透也不管这声响,而是开始想象南风妙手一挥,和他一起将眼前这堆麻烦解决!想到这,她的嘴角在台灯下扬起放肆的笑颜。

  真好!

  真是太好了!

  苏透透激动的望向南风,可是,在她的对面,南风木楞的坐着,没有半点动作。

  随着时间的推移,只见南风惬意的将手放于桌间,用手撑着头,歪着脑袋看着窗外的风景。他的双眸干净如水,脸上没有丝毫动容,周遭的一切喧闹好像都离他很远。

  他竟然视若无睹的开始享受这个午后!?

  看着这一幕,苏透透颤抖着嘴想说点什么,可是又觉得有点唐突,踌躇了很久以后,苏透透决定还是要厚脸皮的开口,毕竟这关系到她接下来的时光到底要不要熬夜。

  “南风...”

  苏透透微微呢喃,口吻中还有一丝祈求的小心翼翼,随着她的声音飘于南风耳膜,南风也回过神来,只见他缓慢的转身,睁着一双懵懂的双眼望着苏透透,就好像在问怎么了?

  苏透透望着此时的南风,小心的说出自己的诉求,语气中还透露着恳求“可不可以...”

  她话还没说完,却望见南风脸上的眉头轻轻的皱了一下。

  那眉头皱得很轻微,但是与南风隔得很近的苏透透却看得十分清晰。

  只见南风将缠着纱布的手缓缓的抬起,口吻心不在焉

  “真奇怪,明明没有剧烈运动,怎么这刚逢十多针的手,突然疼起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