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章 争执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微弱而带有温度的阳光映衬在二人脸上,衬得脸颊通红。苏透透望着小余儿在他的眼中,他望见了紧张,望见了渴望,也望见了深情。

  小余儿望着苏透透,她粉扑扑的脸颊上,一双眼眸如同小鹿般手足无措,他的心也在那一刻彻底沦陷。

  湖面的风缓缓的出吹来,将二人的衣衫轻轻吹起。

  小余儿慢慢的闭上眼睛,他朝着苏透透的脸缓缓的靠近,二人的距离越来越近,近到可以感受到对方鼻翼发出的气息。

  苏透透有些害羞的望着小余儿靠近的脸,那一刻,她竟然没有躲开。

  为什么会没有躲开,此时的她心中全然被这个疑问塞满。

  风更加温柔,更加缠绵,让二人的气氛也变得十分暧昧和微妙。

  就在这时,一个短信声不合时宜的响起。小余儿并没有理会,他想上次就是那个碎掉的杯子打断了他的行动,接下来的任何声响都不会再动摇他此刻的决心。

  可是那声短信声,却让苏透透条件发射般的想起了一张冷漠的脸,就像在暗处默默的窥探她一般。苏透透突然失神的朝后退了退。

  小余儿的吻,再一次扑了空。

  “有...有短信”苏透透吞吞吐吐的杨了扬手中的手机。

  小余儿低下头,脸上滑过一丝不易察觉的失落,然后他轻轻慢慢的点了点头。那一瞬间,他感觉自己的心,被一种莫名的失望全然包裹。

  苏透透拿起手机,端详着短信。她记得自己明明已经拉黑了南风呀!

  紧接着,手机上的短信内容立即让她炸开了锅。

  钱!

  是钱!

  尾款到账了,苏透透欢呼雀跃的起身,开心的蹦跶起来。

  小余儿有些疑惑的望着苏透透,只见苏透透笑了笑,只说让他等自己一会便飞快的跑向了取款机的方向。

  怎么说,这也算是自己的第一笔创业基金,想来,意义十分重大。所以她决定将这第一笔钱取出来,用信封包好,然后存在家里,然后看一次便有一次动力。

  这该死的仪式感!

  苏透透迈着欢快的步伐,一叠人民币放在信封中,还凑到鼻翼间,充满快乐的闻了闻。

  果然,人民币的味道,就是好闻。

  苏透透欢快的迈着步伐,朝湖边的方向走去,当她终于看见小余儿的身影时几乎没有任何犹豫便跑了上去。

  “小余儿”她欢呼的迈着步伐,阳光下脸上的笑容灿烂明媚。

  小余儿抬起头,朝着他宠溺的笑。

  所有的一切,本应当如同童话般美好。

  但是这所有的美好,却随着一个声音的出现戛然而止!

  “苏透透!”这声音里能明显感到对方情绪的不悦。

  闻声,苏透透怯怯的转过身去,只见南风正一脸冷峻的望着他,那双眸字里透出的冷冽,让盛夏都寒冷了几分。

  而小余儿也目不转睛的望着这个人,这个如同星辰般耀眼好看的男人,他当然认得他,沐光大学新转来的天才学霸,所有女生梦寐以求的梦中情人——南风!他见过他,从见到他的第一面,他就总觉得,这个人的身上带着威胁!

  而他,绝不允许这种威胁存在!

  苏透透,只能是他的!小余儿的目光燃起一种不属于他温暖性格的敌意,他望着南风,仿佛要将他看透。

  南风根本无视这冷冽的目光,而是不慌不忙走向苏透透,低下头,双目灼灼的望向苏透透。

  “你怎么没来看我?”南风的语气淡淡的犹如风一般轻柔,视若无人的问着自己想问的问题。

  而这句话,立即让小余儿眉头一皱。南风不经意的抬起眼,轻撇了一眼小余儿,然后又轻轻的移回了目光,望向苏透透。

  苏透透回头看了看小余儿又看了站在自己身旁的南风,捏了捏手中装着信封的钱,在心中开始组织语言。

  该怎么说?

  你的病又不关我的事,我才不要来看你!

  很显然,这是苏透透心中的第一个答案,也是最贴切表达自己心中想法的答案。但这样说出来肯定不行,怎么表达?我想等忙完了再来看你?还是我正打算去看你呢!

  苏透透就这么在这样一个紧张压迫的气氛中,陷入了沉思。

  而此时,小余儿正认真的望着她,等待她的回答。

  这时,站在她身旁的南风,轻轻的弯下了腰,在她耳边,大声而又有力的一声大吼

  “问你话呢!”

  苏透透腾的一声被吓得打了个激灵,手中装满钱的信封也在这时落在了地上。

  南风望见这一幕,脸上扬起一丝不经意的恶作剧的笑容,但是很快,这笑容便被他的漫不经心掩盖。

  一望见此场景,小余儿不由分说的便走了上去。

  苏透透将目光锁定在了自己的前方,在哪里,自己装满钱信封真可怜的躺在地上。她伸出手,缓缓的靠近那个信封,可就在手快要碰到信封时,一双手将她抓起!

  “喂!”小余儿一边生气的呵斥,一边将苏透透拉到自己的身后。“请你不要吓她!”小余儿的声音充满着生气,将苏透透拉到自己身后的这一举动,像极了宣誓领土权!

  南风的脸上,慢慢褪去曾经的漫不经心,而是覆盖上严肃,而离开自己的原因只能是他,苏透透慢慢转身,眼神关切的望向南风的方向。

  此刻的南风,在分别的角落中,任大雨将他身上的衣物彻底打湿,他的步伐缓慢,大雨让整个街道都变得寂静空旷。在那片空旷的街道,南风踩着水,任由它将自己的鞋全部浸泡,许久,因为淋雨过久的他步伐已经开始不稳。他缓缓的低下头,脸上的水分不清是雨水还是泪水,在大雨的侵蚀下,他一点又一点,用力的擦拭着白色球鞋上的那团蓝色污垢。

  直到大雨将他全身湿透,直到街上的人开始慢慢变多...

  管家在街道上找到已经晕倒的南风,还有鞋上那团隐约可见的蓝色污垢格外刺眼。

  我从未想过害任何人,我只是想要活下去,只是活下去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