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章 溺水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余儿同样也望着南风,神情中尽显敌视。

  在两个人的注视下,终于,南风移开了目光,他弯下身,伸手捡起了苏透透掉落的信封,这一举动立即吸引了苏透透的目光。

  南风拿着信封缓缓抬起手,将信封递到了苏透透面前。

  苏透透满心欢喜的伸出手,就在指尖快要碰到信封时,南风却将信封往后缩了缩。

  “苏透透,跟我走我就给你。”

  见状,小余儿一把将苏透透拉到自己身后,伸出手,拽住南风手中的信封。

  “这是小透透的东西,麻烦你物归原主!”

  南风低头看了一眼手上被小余儿拽住的信封,声音淡漠疏离。

  “我和苏透透说话,与你无关。”

  小余儿没有回话,而是用力的拽过手中的信封。南风也毫不退让,手指越发用力的防守。

  苏透透感觉心都快跳到嗓子眼了,她屏住呼吸的望着二人用力的争夺着信封,信封就在小余儿和南风之间左右移动,那一刻,苏透透只觉得心中浮现出无限的疼痛。

  那信封里面转的,可是钱,是自己辛辛苦苦挣得钱啊!

  苏透透赶紧挣脱开小余儿的手,走到二人面前。

  此时,烈日当空,二人丝毫不退步的拽着手中的信封。

  苏透透缓缓的伸出手,看准信封的方向,刚下伸手去拿时,信封却很快变了方向,被小余儿拽了过去。

  苏透透赶紧调转方位,伸出手,刚要触碰到信封,信封却又再次调转了方向,被南风拽了过去。

  见状,小余儿朝苏透透认真道“小透透你放心,东西我一定帮你抢到手的。”

  语毕,南风更加用力的拽过信封,神色间全是不满“那就看你,有没有这个能力了。”

  烈日当空,照得人心都多了几分浮躁,二人的这场博弈,也让他们的额角都渗出了汗珠。两个人,都想尽快结束这场博弈,当然每个人都不想输的那个人,是自己。

  争夺赛进入了胜负定夺阶段。

  然后,苏透透就这么亲眼看见,自己的信封,自己的钱被二人用力的拉扯,直到自己的呼吸随着这撕扯到达最顶峰时,二人双双用尽全力,往后一拉,就在这时,小余儿的手再也坚持不住,缓缓的松开,南风也因为手指用力太久,没能够承受住这份突如其来的重量,信封从他的指尖滑落。

  然后苏透透就这么望见信封,缓缓的慢慢的飞向了空中,她快速的跑过去,伸出手,想要接住信封,但是依旧不够快。

  然后在她的注视下,信封从空中,缓缓的落入湖水中,泛起轻微的涟漪。

  苏透透感觉自己的心都碎了,她痛苦的站在湖面上,望着再次平静的湖水,心如刀割。

  此时小余儿和南风依旧在仇视的望着对方,丝毫没有人注意到苏透透已经跑到了岸边,她踌躇不安的望着湖面,随后豁出去的闭上了眼。

  伴随着扑通一声,二人同时转身,岸上已经没有了苏透透的身影。

  二人这才猛地跑过去,定睛一望,只见苏透透已经跳到了湖中。

  紧接着两声扑通声没有任何犹豫的跳进了湖中,两个纤长的身形在湖中摆动,他们都朝着同一个方向,都有同一个目的地。

  当一双手紧紧的抱紧苏透透时,苏透透闭上眼睛没有了知觉。

  小余儿抱着苏透透用尽全力的朝岸上游去,心底充满了自责和愧疚。

  “小透透,你这个笨蛋,不会游泳干嘛往水里跳!”

  终于奄奄一息的苏透透被抱上了岸,小余儿拨打了120,同时也开始按苏透透的胸腔给他急救。

  南风浑身湿透的走了上来,看着眼前这一幕,他一言不发,而是很安静的,始终将自己的目光停留在了苏透透的手上。

  她的手死死的捏住那个信封,即使昏迷了也没有松手。

  滴滴的水,从他墨黑的发落下,他的双眸闪现一丝不易察觉的疼惜。

  他就这么静静的站在原地,看着在自己前方躺在地上的苏透透。阳光照耀在他因水而贴在胸膛的衣衫,一阵风拂过,他站在那里,背后是一片清澈的湖水,头顶是垂下的柳枝,像极了一副斑斓俊秀的画卷。

  随着小余儿急切的按压,苏透透咳了一下,然后缓缓吐出了一摊水,而此时,救护车也赶来了。他们将虚弱无力的苏透透抬上了担架,然后载着她,缓缓离开。

  南风站在原地,直到载着苏透透救护车完全没了踪迹,消失在自己眼前,才缓缓背过身,离开了这里。

  苏透透慢慢的睁开眼睛,开始不适应的打量着眼前的一切,也开始回忆刚刚发生了什么。

  自己跳进水里捞钱。

  钱呢?

  苏透透猛地伸手一看,果然,信封完好无损的被自己捏在手中。

  苏透透送一口气的起身,却发现自己此刻正躺在医院的病床上。她赶紧紧张的环顾四周,在自己的左边有一张病床,病床上躺着一个大爷,他的老伴正端着手中的粥喂他。

  苏透透天都快塌了,自己怎么会在医院,自己怎么能在医院。

  就在这时,苏透透看到了提着午饭走进来的小余儿,她几乎没有任何犹豫的便从病床上猛地起身,而这突如其来的动作,也让她双脚一摊跪倒在了地上。

  见状小余儿赶紧上前提着午饭,抬起手臂搀扶住她。

  “小透透,身体还没好不要乱跑哦。”

  “噢。”苏透透所有所思的点了点头。

  小余儿放下午饭,将她搀扶上了病床后,一边打开午饭口袋,一边柔声道“饿了没?我买了你爱吃的口水鸡。”

  苏透透抬起头时,小余儿已经将午饭一个个拆开,放在了桌上。

  望着桌上色香味俱全的午饭,苏透透却显得有些心不在焉。

  小余儿将饭和筷子递到苏透透面前,望着她魂不守舍的模样,疑惑道“怎么啦?”

  “没...没事”

  苏透透低着头扒拉了一口饭,考虑了很久“咦,我的病历单是不是在你那里?可以给我看看吗?”

  小余儿放下手中的饭,有些不解“你看病历干嘛?”随后将手伸进口袋,拿出一叠单子。

  “这些都是医院开的。”话音刚落,小余儿的手机响了。他拿起手机,平和的神情立即变得严肃。

  这是爸爸打来的电话,距离自己留学的时间只剩下两天了。

  “我接个电话”小余儿留下这句活后便匆匆跑出了病房。

  余下苏透透一人有些头痛的看着手中一大叠单子,她缓缓的打开,当看清单子上应付的钱时,她伸出手指,屏气凝神的开始数数:个、十、百、千。

  千!

  千!!

  苏透透颤抖的放下单子,难以接受的掐了掐自己的人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