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章 路途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南风这句话,瞬间让苏透透感到透不过气来,她望着他,感觉一股气从上至下,包裹全身。

  可即使如此,摆在她却依旧是南风的漫不经心,司机的一口咬定!

  罢了……

  苏透透无奈,决定认命,拒绝无效的僵持!她向司机投去目光,口吻卑微恳求道

  “那您…看能…能少点吗?你知道的,学生本来就穷!”

  “你再多说两句,我再多等一会,你可能又得加十块!”师傅的声音果断利索。

  “别别别……我马上付,马上付。”苏透透赶紧识相的掏出手机,对准微信支付,依依不舍的点着两百。

  然后她深吸口一口气,将这个数字消除,换成了一百九十八。

  “就少两块钱的公交费不过份吧!”

  “小姑娘你……”司机面无表情的望着车窗前方。苏透透赶紧讪笑着点了支付。

  “付啦,付啦,我已经付啦!”

  司机无奈的摇了摇头“两块钱你都砍,小姑娘我真是第一次见。”

  嘿嘿嘿……

  苏透透不好意思的笑了笑“现在是直接去巷子里,对吧?”

  “啊?”司机第一次转过头来与苏透透四目相对,眼里全是疑惑。

  难道不是吗?

  苏透透心里嘀咕那是自己家的位置呀!

  只见司机疑惑的转过头,望向南风,就好像在说,你说怎么办。

  “噢”南风好像突然反应过来一般,“我有事没办法送你回去了,你就…自己回家吧!”

  夜黑风高,路灯昏暗,荒无人烟。

  苏透透走在空空的马路上,望着离自己越来越远的车,此时的她有点疑惑,因为她已经被丢下了车,形只影单……

  她有些愤恨的踢着地面。

  什么意思嘛!原来是给南风付车费!而且还是两百块!想到这,苏透透只觉得自己心如刀割。

  她刚刚竟然还觉得南风是出于好心,因为这一带出现过抢劫才会送自己回家的。现在倒好,弄丢了自己的两百块。

  苏透透一个人走在空旷的街道,眨巴着眼睛,感觉眼泪都快掉下来了。

  就在这时,一辆车缓缓行驶而来。苏透透不经意的一侧头,正好撞见疾驰而来的车。

  她的心底不由得一阵欢喜,就在她准备招手停车时,车却在这时停了下来。这是一辆加长的林肯,这一举动让苏透透有些疑惑,她不由得警惕的朝四周望了望,空荡荡的街道,一个人都没有。

  她有些害怕的尝试着迈步,那知后面的车也跟着追了上来,苏透透脑海中浮现派出所的模样,想也没想就开始跑,可后面的车穷追不舍。

  终于车的主人摇下了车窗,对着快步大跑的苏透透一阵呼喊。

  “苏透透,你等等。”

  苏透透的步伐不由得慢了下来,这个声音的主人,是个年长的女人,而且很温柔,让人听得不自觉感到安心。

  苏透透慢慢的转过头,只见一个约摸50岁左右的女人正温和的望着自己,她的眼角有鱼尾纹,嘴角扬起笑,让人莫名感到亲切。

  “你就是苏透透对吧”

  苏透透有些懵的点了点头,呆呆的站在了原地。

  “我是来接你的司机,你叫我刘姨就好”她的声音轻柔,目光温柔如水。

  苏透透还没来得及问是谁,手机短信声却在这时响起来,她拿起手机端祥。

  短信是南风发来的,他说是自己派司机来接自己的,并且还发来了车牌号。

  苏透透拿着手机,走到车尾一遍遍确定后,才最终确定这是南风派来的车。

  “刘姨,你是南风派来的吗?”

  “对”刘姨一边回答,一边想要下车为苏透透开门。

  “不用,我自己可以的。”苏透透说着打开了车门,坐进了车子。

  开车的刘姨也和她攀谈起来了。

  “小姑娘,你是南风女朋友吧!”

  怎么又是这个问题,苏透透赶紧摆手否定,“不是…我已经有男朋友了,不是他。”

  “噢”刘姨看起来有点失望“那可真是太可惜了,他对你的事情这么上心。”

  苏透透握着手机,眼神静悄悄的飘到了车窗外,刘姨边开车边和苏透透聊天。

  “我看这南风呀,八成是喜欢你。”

  “没有啦,他怎么可能会喜欢我”苏透透眼光继续望着窗外,南风喜欢自己,这绝对是天方夜谭,绝不可能发生的事。

  他喜欢的人很多,但他还是最爱自己。

  “小姑娘,刘姨年龄比你大,看人准没错,这南风以后绝对是个好老公。唉,真是可惜你有男朋友了,不然我还真想劝你和他处对象。”

  “刘姨,你就别拿我寻开心了,要是被我男朋友听到这段话,他会生气的。”苏透透无可奈何。

  “行行行”刘姨转动着方向盘,安静了一会后好想想起了什么。

  “南风是有其他车来接他吗?”

  “没有啊……”苏透透开始晃神过来,南风不是坐黑车离开的嘛。

  “那怎么办?他每次坐车都要闻草药味的,不然他会浑身难受,全身无力。”

  “啊,那怎么办啊!”

  苏透透抬头看向了车头前方,确实挂着一包草药,如果真的是这样,那南风不是把车让给自己坐了吗?

  苏透透感到又些愧疚……

  刘姨好像看穿了苏透透一般“小姑娘你也别太自责,毕竟这事是他心甘情愿的。你想,这地方这么偏僻,你打车肯定打到的都是黑车,他可能不太放心你坐黑车吧,本来想送你回去,可是自己有有事。不过没关系,他应该也坐不了多久的车。”

  刘姨越说,苏透透就感到心中越自责,她想起自己付的车费,知道这段车程肯定很长,心底有点难过,整个路上她都在思索南风在车上痛苦的模样。

  另一边,昏暗的车内,南风正眉头紧锁的忍受痛苦,手中的电话徐徐不断的传来声音。

  强忍着痛苦听完手机里的话后,南风对着手机,有些困难的开口,额头上还有细汗渗出。

  “上次她没出来,你们打电话线上面试吧……”

  语毕,南风挂断了手中的电话,眼睛紧闭,眉头皱起,虚汗不断。

  前方的司机好像有所察觉般“小伙子,你没事吧,要不要停车休息一下。”

  “我没事,不要停车,事情很急,我赶时间,可以开快点,不要考虑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