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八章 故人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接下来几天的国庆假期里,小余儿都再没约过苏透透,他只告诉她,不出国留学的事被家里的谴责,等这一切解决,假期结束回到学校一切都会如初的。

  苏透透也就将全部精力投入到了手工制做中,虽然这次制作给的周期很长,就算边上课边制作也来得及,但是苏透透也实在找不到任何事情做。

  所有的一切,都在平静中度过,除了她会时不时的回忆起苏苏还有温兆的话。

  难道是自己真的不够了解小余儿吗?又或者是,小余儿真的有什么事隐瞒自己。

  一想到这,苏透透赶紧摇着头,她决定不再继续这些无聊的揣测,她相信所有的一切等到小余儿返现都会揭晓的。

  她就在这样的时光中一天天盼望着上课。

  可是,她没有等来小余儿的解释,却等来了温兆的宣战。

  那是下午放学后的学校门口,温兆就这么直愣愣的望着她,眼光里一如既往的留有恨意。

  苏透透头也不回就想走开,那知温兆却冷冷道。

  “聊聊吧!”苏透透转过身来看着他的双眸,仿佛有备而来一般“我想告诉你一些事,一些小余儿的事。”

  这句话仿佛魔咒一般牵扯着苏透透,一些事,关于小余儿的事?

  在她的心中,小余儿是温柔温暖的,他爱笑,每次一笑总会露出小虎牙,为他的脸增添一份孩子的稚气与纯真。他脾气很好,对自己总是很有耐心,在小余儿的身上,几乎没有任何缺点。

  他是天空明媚的太阳,坦荡的暴露于天地,从不隐藏,也没有可以隐藏的黑暗。

  可现在这样一个人,竟然有隐瞒的秘密。

  苏透透不能相信,也不敢相信。

  其实在这之前,和小余儿的通话中她尝试问过他,但是电话那头传来的却是令人窒息的安静,而后小余儿挂断了电话,再然后就没有打来了。

  接着就是现在,温兆找到自己的现在,她表面平静如水,心却早已有些躁动!她一面想要知道真相,一面又害怕真相让自己难过……

  伴随着来来往往的学生走过,苏透透面无表情的思索了很久后,终究开了口。

  “你说吧!”她的语气有些干涩,甚至底气不足,像是极力掩盖某种不安的情绪一般。

  “我们找个安静的角落说吧!这里这么吵!”语毕,温兆缓缓朝前走去。

  苏透透忘了跟着他走了多久,直到身边的人越来越少,树荫显现,温兆才放慢了步伐。

  苏透透打量着四周的场景,这个地方四周都被树木遮蔽,两排大叔间有一条大路,路的周围是石凳,确实是个清净安逸之地。

  只是她很疑惑,这个地方离学校那么近,环境这么好的同时又这么安静,怎么会没有学生来呢。

  这个想法很快随着她的步伐彻底打消。在林荫小路的尽头,温兆停下了步伐,苏透透定睛望去,在自己前方有一栋房子,那是一栋类似土砖建筑的房子,房子四周有些墙皮已经掉落,有爬山虎在墙上肆略生长。

  只是这些都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上面写着精神病院几个大字。

  苏透透也突然理解这里为什么没有学生来了,此时温兆正认真的打量着她,似乎在考虑如何将这些话说出口。

  见状,苏透透故作镇定的走到大树下的石凳上,她将书本放在大腿上,抬起头,声音尽力轻缓。

  “说吧……”

  一阵风吹过,温兆安静的望着苏透透,欲言又止。

  终于,在踌躇了许久以后,他吞吞吐吐的开口

  “小余儿,就真的什么也没跟你说……?”

  “说什么?”苏透透有些迷惑。

  “他……”温兆犹豫了一会提示道“他家里的事。”

  家里的事?

  所以这是小余儿瞒着自己的事,她知道小余儿家里很有钱,父亲在全国各地都有餐饮和酒店连锁店,除此以外,父亲十分严肃,这些都是她知道的事。

  正是因为她已知这些事,所以才更加疑惑小余儿瞒着自己有关家里的事是什么。

  “算了……”温兆摇了摇头,似乎决定放弃告诉去透透。

  “他肯定会告诉你的。”温兆说罢便要转身离去,苏透透几乎没有任何犹豫的便拉住了他的手,阻止了他向前的步伐。

  “别呀,你告诉我。”苏透透感觉自己心里好难受,毕竟这个事情吧,要么就不说,要说又只说一半,确实让人挺难受的。

  “你去问他,他会跟你说的。”温兆低着头,陷入沉思一般“虽然,我并不想你跟他在一起,不过这个事情我觉得应该他本人告诉你。”

  “他最近都没怎么理我……”苏透透想起上次通电话时问小余儿后,小余儿好像都在躲自己一般,电话打得越来越少,仅有的交流也变得有些生硬。

  她原本以为,等到国庆假期回来开始上课后,小余儿会面对面跟自己说清楚,可是并没有……

  她等了一天的课,都没等来小余儿的身影,打电话才知道他最近暂时不来上课。

  “是小余儿家里发生什么事了吗?”想到这,苏透透突然有点担心,虽然她并不愿意这样想,但是她现在唯一的答案便是小余儿没有出国留学导致了他父亲生气住院。

  温兆似乎还是决定不说,他很坚定的挣脱了苏透透的手。

  “如果这个事情由我来告诉你,也许我会因此而失去小余儿。我和他高中就认识,没有必要为了你,而破裂我们的感情。”

  “噢……”苏透透无奈“说得到挺有义正严辞的味道,可当初不是你自己跩我来要告诉我的嘛?”

  “你……”温兆被说得无言以对。

  苏透透望着他的模样心底泛起一丝好笑,恶作剧道。“那我只好自己去问小余儿咯……到时候,我就跟他说是你让我来问的……”

  说罢,苏透透转身就要走。

  “苏透透,你敢!”温兆被气得脸都绿了,大步追上去。

  苏透透在前面恶作剧的笑,可是这笑只维持了短暂几秒,便彻底消失。

  她目不转睛的看着前方,那是一个二十多岁的男生,此刻的他正被一群医生按到在地,他歇斯底里的抵抗着,脸上露出恐惧害怕的神情,那张脸瞬间牵动她的内心,勾起她的回忆。

  那张脸的主人,名叫于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