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一章 潮湿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刚下过暴雨,狭小潮湿的房间里涌动着闷热。这是夏天的雨后,虽然大雨终于带走下雨前的燥热,但是来得快去得也快的暴雨依旧没有减少这个狭小房间的热气。

  一双光脚丫落入地面,缓缓迈步踩在地板上,地面的瓷砖有些陈旧可依旧被拖得发亮,只有偶尔的几个裂痕在陈述着它的年岁。

  一双手不断的拨动着按钮,这是一台放在书桌的电风扇,虽然在这闷热的夏季并不能带来多少凉爽,但是夏天却又是缺它不可。

  少年眉头一皱,窗外昏黄的光洒落在他姣好的面容上,他有一双如同宝玉般充满光泽的双目,白皙透亮的肌肤更衬的唇色红润,他的发丝在光线的照耀下透出棕色的光泽。

  此时的他,正动作娴熟的摆弄着手中的钳子,他不记得这是第几次电风扇出现故障,不过每次他胡乱摆弄一番却总能将电风扇修好。

  就像此刻一样,电风扇在昏黄的光线下开始慢慢加速转动,他坐在风扇前,风吹起他略带细汗的发,他闭目而笑。

  那段时光,是少年长大了以后都最怀念的时光。无忧无虑的端坐在书桌前,吹着电风扇,写着没有一点难度的功课。

  如果有唯一的牵挂,那便是等自己的父亲回家吧。但是此时楼下响起的呼唤,也让少年的牵挂尘埃落定了。

  少年探出脑袋,从二楼的窗台望下去,那是他父亲的脸。那时的他,还以为日子还是在平淡琐碎中渡过。父亲早出晚归修电努力挣钱,而自己只负责好好学习,每天等父亲回家就好。

  那时的他还不知道,这样的日子在那天就宣布了彻底结束。

  少年惊艳的脸从窗护中探出,脸上还有欣喜,可是很快那份欣喜便随着父亲身旁多的一个人而变得有诧异。

  父亲抬起脸,神色间有点慌张,但还是十分耐心的很他解释了这一切。

  “南风,这是你刘姨,爸爸单位介绍的,你下楼来开一下门。”

  爸爸的声音慌张中又透露出小心翼翼,望着自己的父亲这般模样,南风也再没让自己的神情表露出一丝不开心。

  他将门打开,礼貌的朝着对方弯了弯腰。

  “刘姨好。”

  刘姨十分慈爱的微笑,伸出手轻柔的抚摸着南风的脑袋。

  一直到许多年以后,南风都还能够清楚的记起初见刘姨的场景,她有些拘谨的站在爸爸的旁边,目光慈爱的望着自己。

  只是那个时候的南风还不知道,自己的命运将会因为这个女人发生翻天覆地的改变。

  刘姨进屋以后,南风原本以为这个三人的晚饭会吃得十分拘束,毕竟自己和爸爸都是不善言辞的人。

  可是刘姨就不同了,她总能很快的挑起话题,而父亲也在她的开朗下,渐渐有了更多的话,谈到开心处,刘姨还会扬起她白皙的脸颊哈哈的笑,明亮清澈的眼睛随着笑容露出若影若现的鱼尾纹,让她在岁月的流逝下沉淀出女人的韵味,又多了一份少女的气息。

  说起来,妈妈也离开很久了吧。

  南风咬着筷子陷入沉思,当年自己的母亲跟了有钱人,抛弃了父亲也抛弃了南风。那时候父亲还身患重病,为了治病父亲借遍了所有亲朋好友,那些艰苦的日子,父亲还要拖着年仅一岁的他。

  当然那些困苦的日子都已经熬过去了,父亲战胜了病魔,也还完了所有债务。现在,自己已经成为为一个十六岁的少年。父亲的工作虽然早出晚归忙了点,不过很稳定。单位为他缴了五险一金,房贷和社保都不用担心。

  当然还有一件最重要的事,那就是南风总是全校第一。

  所有的一切,都在慢慢变好。除了父亲一个人的时候,南风常常会在晚自习回来后,撞见父亲一个人吸烟发呆,客厅的电视开着,父亲却总是似看非看的模样,就好像电视的声音能让这个屋子不再那么安静一样。

  父亲患有风湿,每到雨天,他就总会疼的满头大汗,在客厅里走来走去,但是他又不敢大声哀嚎,生怕这样会吵醒南风一般。

  南风也是在一次偶然晚上起来上厕所时,才看见父亲疼得倒在地上,额头上全是冷汗。南风心疼的扶起父亲,照顾了他一晚上。至此以后,南风在夜间调了个闹钟,以后的每晚凌晨,他都会在床上睁大双眼保持清醒一个多小时。

  因为他知道,这是偶遇父亲的通风发作,他坚信,以前还有很多次,无数次,是他不知道的。

  晚饭过后,刘姨收拾碗筷就要去洗碗,坚决让父亲好好休息。父亲拗不过,只得乖乖的坐在客厅的沙发上。

  而南风也因此有了一个和父亲独处的机会,虽然在这之前,他每天和父亲的相处都是独处。只是今天,父子俩的对视多了一些别样的气氛。

  “南儿,你现在也大了,爸爸也老了……”父亲的粗糙的手不断的摩擦着有点脏的工裤,布满皱纹的脸欲言又止。

  “你看,爸爸如果再婚,你……”

  南风当然知道父亲会告诉他这个,他没有说话只是双目直直的盯着父亲,他看到了父亲头顶冒出的几丝白发,心中骤然五味杂陈。

  内心深处,他是不同意的。他清楚的知道自己家的条件,父亲虽然工作稳定,但是身体不太好需要人照顾,所以,他十分担心对方不好好照顾自己的父亲。

  但是当父亲用如此央求的神情出现在他面前时,他才发现自己连说出这个顾虑的勇气都没有。

  此时刘姨正在厨房哼唱着小曲,轻柔的歌声,透过厨房的门穿到客厅,瞬间让整个客厅的气氛变得温馨,就好像,这又是一个幸福团圆的家一般。

  南风望着父亲,想起他风湿的模样,想起他一个人抽闷烟的模样,当然,还有一个人坐在客厅发呆的模样。

  心中不自觉便感受到有些难过,大概父亲真的老了吧。而且,这么多年的艰苦和辛劳,也许父亲真的需要人陪,也需要一个温暖的家吧。

  昏暗的灯光下,南风点了点头,声音轻缓而有力。

  “嗯,我同意。”

  “嗯?”父亲难以置信。

  南风端坐于沙发,十分耐心而有正式的重复了一遍“爸爸,我同意你再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