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二章 认识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这两天放学,南风总能在家中看到许多新旧面孔,他们有的是自己的亲戚,有的是刘姨家的人。

  自从上次父亲获得了南风的首肯后,两家人都开始张罗着二人的婚事。原本安静的小屋也涌进了越来越多的人,每个人脸上都洋溢着见证幸福的快乐。

  这本该是一件让人开心的喜事,可唯独南风怎么也开心不起来。

  可能这桩婚事他从一开始就不同意吧,南风闷闷不乐的推开房间,走进了属于自己的小天地。他坐在书桌旁,开始发呆。

  以前他回家的第一件事都是打开房间的电风扇的,可是今天他却没有这么做。他望着空落落的书桌,上面早已不见电风扇的踪迹。

  就在自己同意父亲再婚的第二天,刘姨拉着一个陌生人出现在自己家中。

  南风打量着站在刘姨身旁的男生,他和刘姨一样有着洁白无瑕的肌肤,脸上挂着和刘姨同款亲切的笑容。

  父亲拉过有些羞涩的男生,走近南风开心的对他进行介绍。

  “南儿,这是你刘姨的儿子,叫陈洋,今年二十岁了,你以后叫他哥哥就好。”

  经过父亲的介绍,陈洋挠了挠头,有些不好意思的朝南风伸出了手。

  “南风弟弟好,以后就是一家人了。”

  陈洋的声音温和轻柔,缓缓的飘过狭小的客厅,南风呆呆的站立在原地,那一刻他看到了父亲脸上洋溢的幸福笑容,刘姨挽着父亲的胳膊,他们此刻就真的像一家人般亲切亲近,这分明是他幻想过无数次的美满家庭。

  可是不知为何,南风总觉得这一刻太美好,美好到不真实。

  闷热的天气让南风的额头上渗透出细细的汗,他从发呆中回过神来,当炎热再一次向他袭来时,他又一次想起了陪伴了自己多年的电风扇。

  南风盯着空空的桌子,心里无味杂陈。

  房门在这个时候被推开,走进来的是邻居家的王姥姥,以及站在身旁腼腆的陈洋,此刻的他抱着一个大盒子望着南风,察觉到南风的注视以后,他又会立刻移开目光。

  仿佛愧疚一般。

  王姥姥没有看出这点端倪,此时她正笑脸盈盈的走近南风,自顾自的向南风表明此行来的目的。

  “南儿,你爸爸托我跟你说件事……”

  听到爸爸两个字,南风缓缓走到床边,拉出两张椅子。

  “姥姥坐……”随后他望了一眼有些拘谨的陈洋,补充了句“你也坐。”

  三个人在房间里坐下,此时窗外已是夕阳西下的一片景象。窗外的光洒落在王姥姥的脸上,他扬起满是皱纹的脸,将南爸交代的事一五一十的托盘而出。

  “南儿,你也知道你爸爸身体不太好,加上还有你要抚养,所以能找到媳妇实在是……”王姥姥顿了顿,接着说下面的话“现在娶个媳妇,都需要彩礼的,而且你刘姨本身条件也不错,长得顶美,儿子也马上职业学校毕业,根本不存在有什么负担。”

  “所以,南儿,你爸爸给一大笔彩礼也是理所应当的。”

  南风只觉得这个问题,爸爸根本没有询问自己意见的必要。毕竟,这些钱都是爸爸自己辛苦挣的,想要怎么处理都应当由爸爸决定。

  “我没意见。”南风点了点头,乖巧的回应道。

  “那就好,那就好。”王姥姥笑脸盈盈的拍打着南风的背脊,与此同时坐在一旁的陈洋也露出了淡淡的微笑。

  “那我就不打扰你们兄弟聊天了,我先出去。”

  啪的一声,门被关上,诺大的房间只剩下南风和陈洋二人,南风懒洋洋的坐回书桌前。

  “那个……”陈洋的手掌不断的摩擦着抱在盒子里的电风扇,有些紧张的开口。

  “昨天不好意思,不小心摔坏了你的电风扇。”陈洋边说边将手中的电风扇递出“这个是赔你的。”

  南风眉头一皱的想起昨天那一幕,当自己推开房门时看见的是陈洋歇斯底里的举起手中的电风扇,朝窗户毫无顾忌的扔下去。然后他转过头,脸上洋溢着得意的笑容,那笑容里甚至有些阴暗,和平日的腼腆害羞形成强烈的反差。

  但是陈洋很快便看见了推门而入的南风,他赶紧收回别样的微笑,有些愧疚的看着南风,真诚的道歉。

  “对不起,这个电风扇老是停,怎么都弄不好……”

  南风没有理会他的抱歉,而是径直跑向窗台,从二楼的窗户中探出脑袋。当看到电风扇四分五裂的躺在地上时,南风移回了目光。

  “你收下吧,南风弟弟。”陈洋郑重的再一次向南风举出自己新买的电风扇。

  “你知不知道,高空抛物是违法的?”南风坐在凳子上,将凳子转过与他四目相对。

  陈洋的手呆呆的顿在原地,似乎没有意料到南风会说这句话。

  “还有”南风再一次扬起头,口吻坚定有力,“你不是不小心,而是有意为之。”

  陈洋被说的哑口无言,楞楞的收回自己递出的电风扇,呆呆的站在原地。

  南风站起身来,无奈的叹了口气,“电风扇是我爸爸十二岁时送给我的生日礼物,虽然它老是出故障,但我一直都很珍视它。”

  陈洋低头了许久后,刚想抬起头说什么,却被敲门声打断。

  “南儿。”

  父亲的脸映入眼帘,他望着屋中的二人神色关切。

  “洋洋也在呢,南儿,爸爸有事跟你谈谈,你跟哥哥聊完以后,出来一下。”说罢,门再次响起啪的声音。

  屋子里再次只剩二人,陈洋用手将盒子紧紧的抱在怀中,吞吞吐吐“对…对不起。”

  南风转过了身,径直走向房门,就在手触碰到门把手时,南风的声音在房间缓缓响起。

  “电风扇坏了就坏了吧,没有砸到人皆大欢喜,电风扇我就不收了,我也没有怪你。”

  语毕,门啪一声被关上,剩下陈洋一个人抱着盒子站在原地,窗外的夕阳余晖洒在他的脸上,他的脸上面无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