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万神记 > 章节内容

我的书架

第十章 得偿所愿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江云鹤浑身发凉,仿佛呆住了一样。

  他知道这里不是地球,他知道这个世界有高人有妖怪,他能想象得到当个体力量强大到一定程度,又没有足够强力的约束后会发生什么。

  他都知道,只要有点逻辑的人都能想到。

  可当这一切真的发生的时候,他还是深深的感觉到浑身发冷,心脏仿佛被纂住一般。

  他从没这么清晰的明白,这里不是地球,这里强大的存在可以毫无理由,仅凭喜恶的决定别人的生死。

  “妖女!你太毒辣了,竟然下这么毒的手!”客栈角落的一桌是两个三四十岁的男子,看起来都很文弱的模样,一块青色的盾牌突然出现在两人前方护住两人。

  两人都跳起来,看着周围的惨状一脸铁青。

  “我还以为是哪来的阿猫阿狗!原来是你们这帮打铁的!”苏小小嗤笑一声,声音柔媚。

  五指在空中跳动,随着她的指尖,一道道银丝仿佛结茧一般缠向两人与那面盾牌。

  “你该死!”其中那个青年脸上满是杀机,双臂一扬,只见手臂上弹出两道刀刃,紧紧贴在手臂上,仿佛是长在那里一般。

  下一刻只见十几道寒光从盾后飞出。

  苏小小目光中充满了讥讽。

  只见那寒光撞在银丝上发出几声轻响便消散一空。

  十几道寒光过后,银丝丝毫没受阻碍,飞快将两人一盾裹在中间。

  “怎么可能?”两人神色都是大骇。

  “破元金线……你是……苏……”始终没发话的中年人终于在银丝合拢之后惊呼一声。

  “咯咯!”苏小小的笑声回荡着,仍然那般的清脆与甜美。

  五指向前一抓,那一团银丝向内一缩。

  连惨叫都没有,只有戛然而止的声音与喷洒出来漫天的鲜血。

  血是从银线缝隙中呲出来的。

  江云鹤差点没吐出来。

  缩成一团的银线散开,没有沾染一滴血,飞快缩回苏小小指尖,地上只留下一滩鲜血,和几颗珠子,其他碎肉都不知道消失在什么地方,仿佛是被那些银线吃掉了一般。

  整个大堂内只有一片惨叫与四溅的鲜血。

  “杀人了!”不远处突然传来一声充满了惊恐的叫声。

  然而声音刚喊出来,一条条银丝已经缠上他的脖子。

  “小二,我的菜呢!”苏小小找了个干净的桌子坐下,随意道,仿佛就是个普通少女在客栈点了饭菜一般。

  如果不看大堂内那一切的话。

  又一挥手,那些惨叫声都戛然而止,让江云鹤心中一寒。

  仔细一看,才发现那些人仍然在哀嚎,或者跌跌撞撞爬向门外,并没有死,只是声音仿佛被什么隔绝了一般。

  “好,好,我,我这就去……”小二战战兢兢道,浑身抖的和筛糠一样。

  那一道道银丝这才如同活物一般收回苏小小指尖。

  江云鹤深吸了几口气,努力控制自己不去看不去听,来到苏小小身边坐下,轻叹道:“何必呢!”

  “你要指责我?”甜美的声音中带着丝丝寒意。

  “我的意思是,何必自己动手,以你的实力和这些人动手,脏了你的手。你这样的高手总不可能阿猫阿狗都自己动手吧?太掉价!这种事交给别人来打发就好。”江云鹤让自己的声音保持平静。

  他第一次真切的感觉到对于普通人来说,一个这样的高手是何等的恐怖。

  “比如你?”苏小小声音中的寒意褪去,似笑非笑的看着江云鹤。

  “我这人最擅长鞍前马后!”江云鹤放大了一些声音,掩饰自己的心绪。

  他此时没想太多,只是觉得如果自己有能力解决这种事的话,哪怕揍他们一顿,起码能让他们保住眼睛。不论在哪个世界,变成瞎子都失去了大半的谋生能力。

  “呵,好,给你个机会!”苏小小仰头笑了几声,突然道。

  伸出雪白纤细的手掌一招,那一团鲜血中飞出七八个青色的珠子落到江云鹤面前。

  “这是……”江云鹤略微意外道,之前他就看到这几颗珠子了,只是不知道做什么用。

  苏小小伸手一点,一颗珠子突然炸开一闪过一道青光,桌面上多出三本薄薄的书籍来。

  “万甲宗的琉璃真法,我就猜他们是师徒行走,果然随身带着。给你了,学不学得会就看你自己了。”

  江云鹤想都不想就把那三本册子抓到手里。

  他都没想到机会这么快就出现在自己面前。

  面前这三本是书么?这是未来啊!

  激动过后,很快,江云鹤就面露尴尬之色,指着上面龙飞凤舞的文字道:“我不认识这些字……”

  苏小小先是愣了一下,随后大笑起来,笑的前仰后合。

  这几日和江云鹤接触,能看得出来江云鹤出身不是普通人家,不过却想不到他竟然不认字。

  想想他的来历,苏小小也就释疑了。

  “你别想着我能教你!”苏小小笑够了,随意道。

  江云鹤抱着书,心中琢磨怎么让苏小小教教自己。

  不单单是识字,这东西只有书没人教,弄错一点都是大麻烦。

  在这过程中大堂里的人能爬出去的都爬出去了,外面的人也早就跑光了,几十个类似军士的人在外面躲躲闪闪,不敢进来。

  外面一堆人盯着,大堂里全是血,还有几个在地上不知是死是活的,江云鹤浑身都不舒服,凳子上仿佛有钉子一样。

  不过苏小小仿佛什么都没发生一般,江云鹤只能在那坐着。

  没多久就闻到饭菜的香气,那小二脸色惨白脚步发飘的送了两盘菜上来,又连忙逃回去。

  这时候两个穿着白袍的青年进了大堂,目光在内扫视一圈,盯着两人怒道:“你们是什么人?哪家的弟子?知不知道这里是我们紫宸宗门下辖地域?”

  苏小小头都不抬,摆弄着自己的指甲,嘴角含笑,柔媚道:“知道又怎么样,不知道又怎么样?”

  “不管你知不知道,现在束手就缚,等候发落!否则……”

  “不用否则了,杀了你们就一了百了。”苏小小突然打断对方,猛的抬头,右手虚握,指尖一道道银丝汹涌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