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万神记 > 章节内容

我的书架

第十三章 大操大办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执月从昏迷中醒来就发现自己45度角仰望天空。

  自己被捆在一个人背后,两边的树木正在缓慢后退。

  还是倒着背,背对背的那种。

  后背传来的灼热感,以及汗水打湿的衣服,全都让她羞愤难当。

  想要调动体内灵气,却发现体内空荡荡的,半分气息都没有,不但如此,整个下半身都没有知觉,仿佛石头一般。

  而自己体内刚产生一丝灵气,便涌入下肢被吞没掉,仿佛那是一个无底洞一般。

  “苏小小!”

  而她正对着的就是坐在驴背上一脸笑意的苏小小。

  “你要做什么!”执月咬牙切齿道。

  “呐,我不是说过了么?我这个仆人还缺个媳妇,我看你们挺般配的,我这也算是成人之美。”

  “杀了我,否则我以后一定会杀了你!”执月脸色铁青。

  “杀我?拿什么杀我?靠眼神么?”苏小小讥讽道,随后话音一转:“将《人纪钞上卷》交出来,我就放了你。”

  “你的目的果然是《人纪钞》,想我交给你,做梦吧!”执月并没有觉得意外。

  或者说早就在她意料之中。

  让她没想到的是,苏小小的手段竟然那么多,果然能名传天下的没一个是简单的。

  “那我就看着你和我仆人结婚,看着你和我仆人生子,看着你如一个普通人那样生老病死,几十年后化作一摊白骨,看看你交不交。”苏小小笑的得意。

  果然,执月脸色顿变,如苏小小所说那种,比杀了她还要可怕百倍。

  不单单是痛苦,更是让人无法承受的羞辱与绝望。

  很快,执月的表情就平静下来,深深看了一眼苏小小,带着自己的倔强,闭上双眼。

  苏小小轻笑一声,自己想要折磨她,有的是办法,如果她真的抗住了,那也无所谓,那东西自己本来也不是非得到不可。

  不过那小子说他有办法,似乎很有意思。

  可以看一场好戏。

  此时江云鹤已经感觉脚下发飘,每走一步都心尖发颤,大口大口的喘气。

  他感觉自己在背着一座山。

  哪怕一块砖头拿久了都会觉得累,何况是个大活人。

  哪怕体重降到十分之一,也是五十斤啊!

  这姑娘到底怎么长这么沉的?

  一百斤体重不好么?十分之一的话只有十斤!

  “走不动了……”江云鹤蹒跚到路边一头顶树上,大滴的汗水往下落。

  还背着个人呢,想坐下都办不到。

  真想往地上一躺……

  “真没用!不过我已经迫不及待看你俩拜堂成亲结婚生子了,真想看看到时候紫宸宗那帮老家伙的脸色。”苏小小大笑起来,指尖冒出丝线将两人一捆,周围一切都快速退去。

  不知过了多久,苏小小将两人扔地上,只见面前是一个位于山林之中早已破败的院子,到处残壁断垣杂草丛生,几只肥硕的黄鼠狼在院子里抬起头,好奇的看向几人。

  苏小小双臂展开,面露笑容,一片比影子更黑的黑暗从她脚下蔓延,将整个院子都覆盖。

  仿佛给院子套上了一层膜。

  江云鹤能听到那黑暗中传来的细小声音,那声音连成片,仿佛是无数虫子一般,让他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当黑暗退去,整个院子内的杂草、虫子全都消失不见,就连石板上的苔藓和房梁上的木耳都消失,恢复院子本来的样子,虽然仍旧破败,却比之前好了许多。

  又是无数银丝在院子中游走,那些碎掉脱落的石块,仿佛时间倒流一般恢复原本的位置。

  没过五分钟,整个院子都焕然一新。

  苏小小这才笑容满面的欢快道:“我对你们是不是很好?还给你们收拾了大婚的屋子,你们可要记得我这个媒人啊!”

  说完又咯咯笑起来,看起来很开心。

  江云鹤眨了眨眼,开口道:“我卖艺不卖身的!”

  苏小小眼中带着笑意,用冷漠的声音道:“你不是必须的,我可以杀了你,换另外一个人。只要新娘子还在就行!现在你是想死,还是想活?”

  江云鹤顿时闭口不言。

  苏小小手指一动,两人身上的绳子断开,执月飘在空中。

  “看看你的新家,你可要好好谢谢我才行!”

  执月眼中的愤怒几乎要化成火焰,从牙缝里一个字一个字往外蹦:“苏小小,我不会如你所愿的!”

  “无所谓,那《人纪钞》本来就是有最好,没有也无所谓。现在我是对你很感兴趣……掌令弟子和普通人成婚,生子,一定很好玩。不知道你们的孩子,会是什么样呢?实际上你占了便宜的,看看我这仆人也算一表人才,也不算亏待你!”

  执月闭口不言,只是眼中的愤怒更盛。

  江云鹤缩到一角,暗暗观察。

  只见苏小小一边嘲讽执月,一边甩出两个圆球,在空中“蓬”一下,一堆乱七八糟的绫罗绸缎落桌椅蜡烛落在地上。

  随后这些物品仿佛活了一般,红色的丝绸如蛇一般滑到房檐屋角垂下。

  桌椅一跳跳的进了房间。

  一张白纸落到窗户上,化了进去,将原本破碎的窗纸补上。

  一切都让江云鹤大开眼界。

  苏小小脚下的影子也如同活了一样爬起,在空中扭曲变形,最后变成一面大旗,挺立在门前,被风一吹就簌簌作响。

  一股让人感到恐惧的气息从那大旗上散出,远处虎啸熊吼络绎不绝。

  “不知是哪位高人来此?老身有礼了!”一个苍老的女声传来,远处需要两人合抱的巨大树木上突然浮现出一张苍老的人脸。

  “鬼鬼祟祟的,出来。”无数银丝瞬间跨越了空间钻入丛林。

  “高人饶我,高人饶我,老身从未伤害人命!”

  只见那丝线捆着的是一只半人大小的黄鼠狼,看起来可怜兮兮,不住的求饶。

  “哼,今天是我这仆人和紫宸宗掌令弟子大喜的日子,这里有些冷清了,让这方圆三百里的生灵全都来此观礼。”

  随后一字一顿道“我要操办的热热闹闹!”

  “谨遵高人吩咐。”那黄鼠狼连忙道。

  随后丝线一松,黄鼠狼在地上一滚,便成了一个头戴珍珠发簪,穿着黄色绫罗的富态老妪,冲着苏小小拱拱手。

  又连道:“恭喜二位大喜。我这就去通知他们!”

  转身飞快钻回林子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