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万神记 > 章节内容

我的书架

第十七章 你好,我叫江云鹤。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修行到你这一步,寿命能够达到多少?”江云鹤突然反问。

  “五百岁左右。”执月皱了皱眉头。

  “那又有多少,理论上应该活到五百岁的人,真的活到五百岁?”

  “什么意思?”

  “我老家有句话,将军难免阵上亡,那些习练武艺好勇斗狠的多是死于争斗之中。反而普通人多能老死病死。”江云鹤道。

  “你根本不懂。”执月看江云鹤的眼神很古怪。

  “我懂的。换个方向问,你的喜好就是修行和争斗么?你一生之中有多少时间花在修行争斗上,多少时间花在自己喜欢的事上?”江云鹤又问。

  “你到底想说什么?”

  “虽然我没修炼过,但我猜你们大部分时间都放在修炼上,除此之外便是各种各样的事情,能力大,需要做的事情也多,能够做自己喜欢的事的时间又能有多少?恐怕寥寥无几。”

  “你看,平均寿命远达不到预期,人生的时间就花费在修行、争斗、以及处理各种事物上,真正做自己喜欢的事的时间很少,目标就是让自己更强大,寿命更长,而为了这个目的又要不断去修炼、去争斗,反复陷入这么一个圆圈之中。

  而普通人,虽然寿命短很多,但除了每天睡觉8个小时之外,其他时间都可以放到自己喜欢的事上,浪费的时间很少,有效时间更多。

  他们过的可能比你们要开心的多。

  既然这样,我为什么要修炼?”江云鹤反问道。

  执月听完江云鹤这一番话张目结舌,从没想过有人会不想修行,更没想过有人会是这样的想法。

  仔细想想,对方说的似乎有道理。

  自己这一辈子,有多少时间是在做自己真正喜欢的事?

  很快,执月脸色冷冽起来:“我一根手指就能杀死你,你又如何?只有力量才是自己的。”

  “你现在能杀死我么?你还未必能打过我吧?”江云鹤轻笑一声道。

  没有嘲弄,却让执月觉得极为刺耳。

  一个普通人,自己只要一个念头就能杀死,往日自己连看都不会多看一眼,如今却在自己面前侃侃而谈。

  江云鹤又放缓语气,温和道:“我知道你很强大,但你同样会遇到强大的人,会和他们争斗,这就是你们的圈子。而普通人在普通人的圈子里,一辈子都未必能接触得到你们,可以过的很好。”

  “可你现在已经解除到修行者,已经在这里了。你手无缚鸡之力,别说苏小小,就连外面一只野兽都能轻易要了你的命。”

  “如果你修炼有成,逃出去后照样可以做你的普通人。”

  江云鹤愣了愣,苦笑道:“是这样,我想做个普通人,却接触到自己不该接触的圈子。”

  看着执月的眼睛亮了起来,江云鹤心中暗笑。

  还好,对方不笨。还真怕对方修行修傻了,另想办法逃出去。

  自己主动要学,对方考虑后说不定也会答应自己。那自己就矮了一头,说不定对方心有疑虑,还会藏上一两手。

  如今形势掉转,变成了对方求着自己学,对方花心思想方设法说服自己,这样对方就会觉得费了好大劲劝服自己,会更加尽心,投入更多。

  在金融学,这叫做沉没成本。

  已经投入的成本会影响人接下来的决策和行为方式。

  最简单的例子,你在一个女孩儿身上投入很多,她做的一些事让你不高兴,你想要分手就会考虑值不值得,毕竟自己已经投入了那么多。

  金钱、感情、时间都在其中。

  如果你什么都没投入,那么随时可以放手,根本不会在乎。

  当然,这点还不够,之后还要想办法让对方投入更多才行。

  除此之外还有一点,自己这么一弄,还会让执月的内心发生变化,比如说胜利的喜悦与满足感。

  不用力量,而是用语言去战胜另外一个人,这种满足感对于执月这样擅长武力的修行者来说可能比用力量战胜一个人,来的更大。

  而这种胜利让执月误以为自己随着她的思路走,会觉得能掌控住自己,也更容易对自己产生——信任。

  江云鹤苦笑片刻,摇头道:“不过我还是不想学。”

  执月本来有些高兴,心想总算说服这个榆木脑袋了,闻言顿时表情一僵。

  “为什么?”

  “如果我学了这《琉璃真法》,万甲宗的人不会放过我吧?”

  “如果我能离开,会请掌门写封信,让你拜入万甲宗。”

  “可我不想拜入万甲宗,你之前还说过,我可以做个普通人的。”

  执月皱眉,只觉得一阵头疼,如果不是现在没有一丝灵气,真想把这家伙拍到墙上去。

  太气人了!

  深吸了几口气,让自己没立刻爆炸。

  执月开口道:“如果逃不出去,你能活多久取决于苏小小的耐心,都不需要考虑万甲宗会不会放过你。如果真能逃出去,只要你以后不在人前显露,万甲宗不会知道。而且我可以答应你一件事,以后帮你一次。”

  江云鹤陷入深思。

  看样子不需要再撩拨执月了,火候差不多到了。

  深思半响后,江云鹤才一脸不情不愿的点头。

  “好吧。不过先说好,我是从很远的地方来的,不认识你们的文字,你还得教我学字。”

  “好!”执月长出口气。

  她感觉自己这辈子都没无力过。

  竟然要求着对方修炼?费劲脑筋说服对方还不够,还得欠对方一件事?

  这事说出去都没人信。

  不过冷静下来后,她对江云鹤感官到不差,反倒有些佩服。

  年纪这么小,就能将事情看得清楚,有自己的想法,并且拒绝修行的诱惑,一般人是做不到的。

  对方之前的话还是有道理的。

  “不要浪费时间了,现在开始吧。”执月当即道,颇有些迫不及待的架势,仿佛生怕江云鹤反悔。

  至于之前对江云鹤的疑虑,这这会儿想方设法说服他当中,早就扔到九霄云外了。

  “你好,自我介绍一下,我叫江云鹤,很高兴认识你。”江云鹤起身冲着执月抱拳作揖。

  执月眼中闪过一丝迷惑,没想到江云鹤会这么说话。

  也从没有人在她面前这么自我介绍过。

  看着面前的少年,还有那脸上洋溢的温和笑容。

  “执月。”执月轻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