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万神记 > 章节内容

我的书架

第二十章 唯心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一夜,两人都很煎熬。

  江云鹤不知道执月在想什么,反正自己是挺难受的。

  虽然下面有个软软的身子,然而一动都不能动,最开始的旖旎过去,就只剩下折磨了。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江云鹤沉沉睡过去,直到被人推开,才猛然醒过来,发现外面已经见亮了。

  执月正缩在榻的一角,用红绸缎将自己盖的严严实实。

  “抱歉。”江云鹤声音很诚恳,没说什么自己也没办法,给人一种得了便宜还卖乖的感觉。

  “算了。”执月闷声道。

  执月在绸缎下面心中憋闷,从没想过自己会落到这种地步。

  然而心中想再多也无用。

  江云鹤出去转一圈弄了几个果子回来,执月已经恢复原样了。

  只是眼神总有些飘忽。

  “今天继续吧。”执月的声音倒是平静。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想办法逃出去。

  “好。”

  一上午又学了一部分,这次进度快了许多,江云鹤发现自己记忆力上的优势,只写一遍就开始继续学习下面的。

  到了中午,剩下的部分学了有一半,再有一日便可以全部学完。

  到了下午,江云鹤复习一遍便拿着小刀出去继续制作马桶,顺便做了把木锹,挖个旱厕,用手腕粗的树枝搭上架子,再用红色绸缎将外面封上,一个简易茅厕便做出来了。

  “你倒是够用心的。”苏小小不知什么时候落在汗流浃背的江云鹤身后。

  “将欲取之,必先与之。”江云鹤头也不回的扔下一句。

  多亏那一枚赤真果,江云鹤如今力量大增,速度、体力也强了许多,做了这些事情虽然赶感到疲倦,但还能坚持的住。

  “你这人……满肚子没好心思……”苏小小笑意盈盈道。

  “别忘了,咱俩是一伙儿的。”江云鹤转头看她。

  苏小小愣了愣,眼神有些怪异。

  咱俩?

  一伙儿的?

  似乎,从小到大,还是第一次有人这么说。

  随后脸上绽开明媚的笑容,不像之前的妩媚,而是颇为清爽的感觉。

  “我等你的好消息。”苏小小身形一顿就没了踪影。

  “喂……”江云鹤还有句话想说。

  “晚上别弄那一套了,我还不如睡地上呢……”

  江云鹤觉得苏小小真没必要那样。

  做人吧,最重要的是走心。

  然而没有半点回音,也不知道苏小小听没听到。

  一直忙碌到晚上,江云鹤带着一身汗水回到房间道:“晚上吃果子吧,我在后山发现不少果子,味道还不错。另外我在后院搭了个厕所,可以坐着的那种,这样你的腿也不会影响你了。

  “知道了。”执月看着江云鹤身上脏兮兮的,心中涌起一股暖流,用蚊子大小的声音轻声道:“谢谢你。”

  如今丝毫灵力都不能调动,两条腿也不能动,如今除了身体素质外,其他方面与凡人几乎无异,执月都不敢想象如果自己要入厕该怎么办。

  那种画面会让她心肌梗死。

  如果不是她知道自己如今想死都死不掉,早就自尽了。

  吃了果子,执月看看江云鹤,欲言又止,一句话没说出来,脸上先红了,耳朵也通红一片,江云鹤瞬间明了。

  “我带你出去转转。”江云鹤走到执月身边,一手抄在腋下,一手膝弯,用力一抬。

  执月顿时发出一声轻哼。

  看样子是想要惊呼,却忍住了。

  感受着对方身上传来的热气,执月脑袋都快埋胸里了。

  嘴上说是转转,实际上抱着执月直奔后院,一个红色的,用手腕粗树枝扎成的简易旱厕,外面围了一圈红色绸缎,里面则是一个木制架子,架子上还搭了两块从其他房间拆下来的板子,中间用小刀削掉一部分,形成一个椭圆形,便是简易马桶了。

  至于马桶下面则是一个斜着的坑。

  江云鹤觉得自己还是挺心灵手巧的。

  双手按在执月腋下,举高。

  “砰!”

  “抱歉……”江云鹤一脸尴尬,看着一身白色道装,一张清冷脸蛋的执月被自己簇厕所房顶上,差点笑出声来。

  “这个有些矮了……”

  将执月放在马桶上,随后顺手关门。

  “好了叫我。”

  说完后走远到十几米外等着。

  听着远去的脚步声,执月轻咬嘴唇,幽幽叹口气。

  多亏他了。

  幸好遇到个好人。

  不过还是羞人啊……

  ……

  “寅为阳生之初,化初阳之气,凝一线纯阳,最重要的,便是这个拜字。腰挺直,心念放空,想象一轮大日,东起而西落。感受大日之精,乃是天下至阳……敞开身心去接纳……”

  执月坐在榻上,靠着墙壁,看着江云鹤站在门前,双掌紧贴一起,身体笔直,头颅微微上扬,正对天际那一抹鱼白。

  “脑海中那一轮大日与天空烈阳一起上升,不要急,先熟悉这个过程。《琉璃真法》本就不以速度见长,半个月能在体内生成意思纯阳之气,便算是天赋不错了。

  能够七天化一丝纯阳,便是门中种子。”

  江云鹤闭着眼,脑中一片黑暗,随着执月的话语,他仿佛看到一丝白色自远方出现,露出一个边角,直直露出一抹大日的边缘,阳光自天际升起。

  那无尽的黑暗如同雪遇到沸水一般,惊慌退去。

  温暖中带着一丝炽烈的阳光开始充斥这片天地。

  一丝丝,一缕缕,普洒在万物之上,万物为止欢腾、雀跃。

  江云鹤仿佛看到无数光线照射在自己的皮肤上,被自己的皮肤所吸收。

  他想象自己是一块太阳能光板,将照耀在皮肤上的光芒吸收,转化为一缕……

  不对,不是电能,也不是热能,是更本源的一种能量,光的本质是什么?

  江云鹤的脑子转动着。

  是波?还是粒子?

  波粒二象性?

  都不对,人类对光的了解还不够多,这些都只是表象。

  光到底是什么?

  光是一种能量……光实际上是在传送能量……

  而能量不局限于热、电……

  那么能量应该是什么形态的?

  江云鹤陷入苦恼之中。

  他刚才觉得自己要在体内形成什么东西,然而随着自己心绪变化,本将要形成的东西开始扭曲,最后消散掉了。

  他直觉告诉自己,如果自己想的是电,那么就能在体内形成电。

  如果自己想的是热,那么就能在体内形成热。

  然而他无法想象出《琉璃真法》所谓的阳气。

  也就是说,双方对世界的理解根本不同,而修行,其中有一部分是唯心的。

  因此自己恐怕无法走《琉璃真法》被前人探索出来的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