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万神记 > 章节内容

我的书架

第三十三章 义举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江云鹤进城不久,就感觉到城内氛围有些压抑,此时还没到傍晚,就有不少店铺准备关门了。

  不少人脸上都有忧色。

  还有许多人在路边窃窃私语。

  江云鹤竖起耳朵,可惜耳朵不够大,也不够长,仅仅顺着风听到只言片语。

  “张家……惨啊……全尸……”

  “大概是那军士所说阴秽之物作乱。”江云鹤暗暗想道。

  县衙他是不准备去的,自己什么实力自己心中有数。

  只是力气大了点,速度比普通人快了点,除此之外便是能借着数据洪流输入代码将一些物质变成石头。

  这还要自己了解目标的代码才行,比如自己在山上常见的、树木、石头、竹子、兔子之类。

  对方要拿把刀自己都得跑。

  何况自己还有点家底……结婚时的随礼。

  奔跑如飞的破鞋一双。

  婴儿拳头大小的甲金一块,延寿三十年的长生草一株,入水化毒的蓝毒珠一颗,可解百毒的珠子一颗,未知横骨一块,青鳞5片,月露一瓶。

  这里面月露是修行用的,不能卖。

  鞋子在脚上呢,最不能卖的就是这个。

  只要跑得够快,只要对方追不上我,无论什么样的高手,我都能和他五五开。

  其他东西多是修行者用的,这县里恐怕也不好卖,还有那棵延寿三十年的长生草,只看效果就知道是珍宝。

  这么一想,江云鹤发现自己身上竟然没什么能卖的东西。

  好在还有两锭银子,虽然其中一个缺了一角。

  “如家客栈,亲切!”江云鹤走到一牌子前往上一瞅就笑了。

  客栈大堂里没什么人,就一个趴着打瞌睡的小二和正在算账的掌柜的。

  “掌柜的,来间上房,再给弄点吃的。”江云鹤进去后一锭银子扔过去。

  “这么冷清啊!”

  “还不是那妖怪闹的,这都一个月了,这商人都不敢来了。”掌柜的一脸褶子写满了愁字。

  “怎么回事?”江云鹤问道。“什么妖怪?”

  “死了八户人家了,连个全尸都没有,心肝都没了,死的惨啊!到现在也没抓到那妖怪,也不知道是什么。”掌柜的叹气道。

  “二柱子,来客人了,领客人去天甲房。客人,这饭菜是送到你房里,还是你下来吃?”

  “送房里吧。”江云鹤也累了。

  哪怕这鞋子奔跑如飞,问题是它也不是自动的啊!

  房间在二楼,推开便能看到后院和后面巷子一片民居,院子外有两棵树,一棵是枣树,另一颗还是枣树。

  吃完江云鹤就躺床上睡过去,江云鹤睡之前还特意打开真实视界看了眼,枕头不是妖怪。

  能睡个好觉,不怕被吵醒了。

  结果迷迷糊糊的睡梦之中,就听到有人敲门。

  江云鹤当即怒从心中起。

  “我不要客房服务!”

  敲门声停了十几秒,然后再次坚定的响起。

  江云鹤猛的从床上坐起,这才发现外面天色早就黑了。

  “谁啊?”

  “道友,还请开门一见。”

  “嗯?”江云鹤愣了下,道友?看来对方是修行中人了,可对方怎么知道自己是修行者?

  江云鹤穿上衣服,走到桌前点燃油灯,这才去开门。

  只见门外一个须发皆白,穿着灰色衣服的老者。

  脸上倒是红润,称得上鹤发童颜,若是把胡子头发剃了,说他是二十八也有人信。

  在他身边靠后一点是个穿着蓝色带花袖裙子的少女,头上扎着一根银簪子,十七八岁的样子,眼睛很大,带点儿婴儿肥。

  “老夫刘守成,见过道友,此乃小女刘玉儿。”

  “见过两位。”江云鹤一脸懵逼。

  “老夫代五登县百姓谢过道友义举。”

  “不客气……什么义举?”江云鹤更懵逼了。

  “可否进一步说话?”

  “进来吧。”江云鹤一边往回走一边在琢磨这老头儿到底在说什么?

  到底是语言不通,还是有代沟?

  刘守成和刘玉儿进了房间,刘守成冲着刘玉儿点了点头,就看刘玉儿把头上银簪子摘下来,又插头上了。

  这次是从太阳穴插进去的……

  江云鹤一看这一幕,眼睛都瞪大了,心中暗道:“完了!”

  “这俩是碰瓷的!”

  “还是拿命碰!”

  然后就看太阳穴上扎了根簪子的刘玉儿两眼翻白。

  一抹血气将其围绕起来。

  这不但是拿命碰瓷,还要转为厉鬼怎么的?

  江云鹤觉得自己特冤,长叹道:“两位,这是何必呢!”

  “本来老朽听闻有道友驾到,还想邀请道友助我等一臂之力,没想到道友却孤身前来此处捉拿妖物,此等古道热肠与豪情实在让老朽佩服。

  不过妖物厉害,不如我等一同出手?”

  “恩……嗯?”江云鹤听了这话,心里就是一个卧槽。

  “妖物在哪?”江云鹤脸都抽抽了。

  用这么巧么?

  “不就在外面?不过还要稍等片刻那妖物有行动才能抓到具体位置。道友不也以为内如此才来到此处么?”刘守成指着窗外那一片民居道。

  “说来道友莫怪我等此时才来相见,实在是这妖物狡猾至极,我等废了好大功夫才找到其位置所在。倒是道友刚来本地便能寻到其所在,着实是让老朽自愧不如与。”

  江云鹤仔细看了半天,确认他不是消遣自己的,终于明白了一件事儿。

  自己才是碰瓷的!

  稍一琢磨,这事儿还真够巧的。

  想想看,这正闹妖物呢,来个修行者直奔妖物所在地旁边住下,刚好是能观察正片区域的位置。

  难怪人家上来就认定自己是来除妖的。

  至于人家怎么知道自己的位置,也简单,如今城里人心惶惶的,客栈冷清成这样,来个住宿的,稍微一打听就能知道。

  江云鹤正在那考虑怎么优雅而不失礼貌的告辞,就听刘守成道:

  “那几位道友都在其他几个方向埋伏,只等那妖物露面,就一举将它拿下。说来这妖物也算不上厉害,不然也不会一直躲躲藏藏,就是太狡猾了,这次也是花了不少代价才找到它的所在。”

  江云鹤脸色一正,既然不厉害……还有这么多人埋伏……

  为了五登县百姓,说不得自己要做一次看人家斩妖除魔的事了。

  刚好能借这几位了解一下修行者的圈子。

  这几人想必不是大派出身,大派出身自我介绍的时候会先说我是XXX门派的XXX。

  既然不是大派出身,就不会太厉害,在地方又有一定实力势力,而且见多识广,自己和这些人打交道再好不过。

  “有异动,应该是那妖物出现了。”窗前的刘玉儿翻着白眼道。

  “有血腥气!妖物动手行凶了!”

  刘守成脸色一变:“找到位置了没有?”

  刘玉儿先是沉默一下,突然急道:“找到它了!”

  伸手朝前一指:“一百二十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