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万神记 > 章节内容

我的书架

第三十九章 连吃带拿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江云鹤坐在窗前,手中捧着一本书津津有味的看着。

  窗外风光正好,房内有琴声回荡,一副逍遥做派。

  “公子,这冰好的莲子解暑最好,再不喝冰都要化了!”一女子在一边轻声道。

  “好!”江云鹤笑了笑,端起茶盏轻抿,女子知趣的给他翻页。

  闻着身畔的幽幽香气,江云鹤轻吟道:

  “留花翠幕,添香红袖,常恨情长春浅。南风吹酒玉虹翻,便忍听、离弦声断。

  乘鸾宝扇,凌波微步,好在清池凉馆。直饶书与荔枝来,问纤手、谁传冰碗。”

  “呀!公子且慢,奴家去拿纸笔写下。”那女子惊呼一声,用蒲扇掩嘴,飞快的跑去找笔墨。

  “不急,不急,你喜欢我再吟给你听。”江云鹤大笑道。

  “公子所说的,奴家都是喜欢的。”那女子眼中都是柔情眷恋,如水一般,能将人融化进去。

  江云鹤在身后看着她的玲珑曲线,心中赞叹。

  他还蛮喜欢这种环境的,这里的女子琴棋书画不说是样样精通,也多是会一两样,为人又极知情趣,难怪古代那些才子高官都喜欢往青楼跑。

  而且好多女子都是饱读诗书,据说还有青楼女子帮赶考士子押题的事,可见一斑。

  况且这些女子藏书也不少,情爱小说、游人传记,诗词歌赋、朝廷史记,竟然都能找到。

  “咦,这个字是怎么读?”江云鹤低头看了一页,突然问道。

  “公子我看看。”另一女子从他身后探出头来,看了一眼江云鹤指着的字,笑道:“公子在考我么?这个字我知道,念倬,意思是高大,显著。有一个词,叫做倬彼云汉。”

  江云鹤在女子脸蛋上抚摸一下,温和笑道:“冰儿果然贴心。”

  ……

  江云鹤觉得在这学学字,看看书,也是个好地方。

  三日来江云鹤连青楼的院子都没出过,早上3点到5点和下午3点到5点修炼,其他时间便是读书、学字,听听音律,反倒不像外人所想那般整日饮酒作乐。

  几个女子见多了急色的,而江云鹤不同,年轻、英俊、才学高,好读书,标准的风流才子。

  反倒对江云鹤更加倾心。

  另一女子铺好纸,磨上笔墨,让江云鹤又读了一遍。

  抄写之后将墨迹放在一边阴干,叹道:“常恨情长时短才是。”

  江云鹤笑道:“今朝有酒今朝醉就是了。”

  “今朝有酒今朝醉,全文是什么?”冰儿眼睛放光,连连追问。

  “明日愁来……”江云鹤反手一把将冰儿抱起来大笑:“明日愁!”

  ……

  一夜过去,江云鹤将自己从横七竖八的玉体堆中拔出来,先是照常修行两个小时,等他睁开眼睛之时,冰儿已经在梳头了。

  旁边有丫鬟端上水洗漱。

  这几个姑娘真的如同大家闺秀一般养着,独自一栋小楼,二楼是起居,一楼是佣人丫鬟,玉手不沾阳春水。

  “公子,日后若是想起奴家,便拿出这簪子看看,若是想念的紧了,就回来看看奴家。”

  洗漱后,冰儿从头上摘下一支翠玉镶宝石的簪子塞到江云鹤手中。

  江云鹤看了看手中的簪子,这是姑娘身上最值钱的一件首饰了。

  这姑娘年纪不过十六,本就是刚开阁,哪来的钱财,这簪子弄不好还是老鸨给置办的。

  “公子莫要拒绝……”冰儿见江云鹤盯着簪子不开口,轻启朱唇道。

  “冰儿送我的礼物,我怎么舍得拒绝?睹物如见人,见到这簪子,我就见到冰儿了。”江云鹤笑道。

  见冰儿展露笑颜,江云鹤小心将簪子放到行囊里。

  接下来离开的时候又接到礼物数件,包括手帕两块儿,书籍三本。

  一块儿装包裹里,比江云鹤来时的包裹要大出一圈儿来。

  出了大门,扭头还能见到几个女子的身影,江云鹤挥挥手,上了面前的马车。

  “江兄弟的艳福还真是不浅,老哥我都羡慕了。”陈冬刀在外面听的清楚,脸上的笑容都快维持不住了。

  他往这金芝阁扔了那么多银子,也没享受过这待遇。

  这不是钱的问题,一张笑脸迎来送往能与这心意比么?

  江云鹤微微摇头,掏出三颗比指甲略大的灵珠递给陈冬刀。

  “老哥,这个换了银子帮我转交给他们吧。若是她们有所求,还请老哥相助一二。”

  这一枚灵珠相当于三百两银子,而一两银子的购买力相当于现代一千块钱左右,这两枚珠子就相当于九十万了。

  “那你不如将她们买下来,带在身边,携美同游,也是一件美事。”陈冬刀道。

  “我自己还不知道要去哪呢……而且本就不是一路人,何必往一路去?对她们也不是好事。”江云鹤道。

  “江兄弟年纪不大,就看的这么透彻!江兄弟几天没出院子,我还担心你少年慕艾,沉迷进去呢!”陈冬刀竖起大拇指。

  江云鹤当然清楚,踏上修行这条路与常人就不同了。

  哪怕修行者和凡人接触再紧密,像陈冬刀这样在县城内置办家业。

  可寿命就是个问题。

  修行者只要到了涌泉,寿命就一百五十岁,而气海便有两百岁。

  凡人的寿命只有百年。

  双方本就不是同路人。

  “不过江兄弟一会儿可要小心,这几天玉儿的脸色可不好看的很。”陈冬刀又笑眯眯道。

  ……

  “哼!”刘玉儿见到马车过来,就冷哼一声放下帘子。

  两辆马车的马都要高出普通马匹一头,四蹄更是带有鳞片,马车厢同样不是凡物,日行千里,没有丝毫颠簸。

  到了傍晚,几人方才下车休息片刻。

  刘玉儿连着甩了几个白眼,然而江云鹤和没看到一样,一副打量四周风景的模样,气的刘玉儿牙根都痒痒。

  半响,到底是刘玉儿没忍住,气冲冲道:“还以为你沉迷美色忘了出发这回事呢。”

  “哎呀,我这记性。那有个歌姬唱歌可以说是绕梁三日,回音不绝,让我沉迷之中许久。我自顾自己每日流连,却忘了道友,是我的不是了,下次一定带上道友!”江云鹤笑道。

  “不要脸!”刘玉儿更气,脸都涨红了。

  半响又忍不住问道:“真那么好听?绕梁三日?回音不绝?”

  “好听的很,可惜脸被人毁了,让人怜惜。”江云鹤道。

  “怎么回事?”玉儿连连问道。

  然后江云鹤给她讲了个因嫉生恨,导致悲剧的悲情故事。

  让玉儿大为惋惜:“可惜了。”

  又感叹道:“果然人心如鬼。”

  刘玉儿莫名的对那个被毁了容的歌姬很是同情。

  “是啊,人心叵测。”两人在那你一句我一句的感叹着。

  刘守成在车上坐着,有些牙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