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万神记 > 章节内容

我的书架

第四十三章 对不起,打扰了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怎么样?完成了么?”江云鹤与三人再次汇合后丝毫没动声色,一切如常。

  “哪有那么快,要半个月后才能拿到!”刘玉儿笑道。

  “那接下来我们做什么?”江云鹤问道。

  “等喽!要不我带你转转盛州城?这附近我知道几个好玩的地方!”刘玉儿一脸的雀跃。

  “算了,有些倦了,改日再转吧。”江云鹤道。

  “哦,好吧。”刘玉儿略微有些失望,倒也没多说。

  回了客栈,江云鹤将几人拉近房中。

  “怕是要出事了。”江云鹤脸上的笑意渐渐散去。

  “怎么?江兄弟你发现什么了?”陈冬刀见他的神态,心知怕是真的有事。

  “那日火鸦军从尸体中吸出的黑气是什么?”江云鹤先是问道。

  “应该是某种术法留下的痕迹,可能是施法后的残留,也可能是故意灌输进去的。你问这个是和这有关?”刘守成问道。

  “恩,今天我在仙市中看到驱兽斋那些笼子里的鸟类体内,都有这种黑气。还有那个广场摆摊的人中,54个摊位有7个摊位上所有的物品里都含有黑气。”江云鹤将自己今天的发现说出来。

  陈冬刀和刘守成脸色顿变。

  “你没看错?”

  “会不会是你弄错了?”

  二人几乎同时开口。

  “不可能,就像我当日看出香火雕像要对你们使用降灾术一样,我的功法比较特殊,能看出一般人看不到的东西。我能肯定,今日所见的和当日尸体中的是同一种。”江云鹤沉声道。

  “他们的意图是什么?”陈冬刀皱着眉头。

  “他们摊位上有普通法器,也有一些草药矿石,但有一个共同点,卖的比其他人要便宜一些。”

  “他们要跟踪买了东西的人!”刘守成沉声道。

  “杀人夺宝?”陈冬刀疑惑道。

  “我有另一个想法,买那些东西的应该都不是什么高手,也没多少杀人夺宝的价值。重要的不是外物,而是他们的修行者身份。

  联系张口村被屠,以及其他村子被屠的事,我觉得更像是某种有目的性的行为,比如说,邪教、祭祀一类。

  而且到处屠杀村落,还能让火鸦军疲于奔波,给他们创造某些机会。”江云鹤慢慢将自己这一路来所想的东西说出来。

  “嘶——很有可能!”陈冬刀倒吸一口凉气。

  “也就是说,他们的目的可能是……”

  “盛州城!”

  江云鹤的话如同晴天霹雳一般,让两个人大吃一惊。

  “我觉得江兄说的有道理。”在一边听了半天,始终没有开口的刘玉儿弱弱说道。

  不过看她的眼神,很难相信她真的想明白这件事里面的各种关系。

  “可能很大,这里是是非之地,不能久留,趁我们还没被人盯上,最好马上离开。”陈冬刀飞快说道。

  这胖子真的是急了,脑门上的汗都下来了。

  “那我定做的……”刘守成面现难色。

  那可是他几乎全部家底,难免患得患失。

  “命都没了,还想外物?这事情非同小可,若是卷进去,以你我几人的实力,想要活下去只能看运气。再说,你那是御宝阁的票子,就算盛州没了,去别的仙市找御宝阁一样能换来。”陈冬刀差点被他气笑了。

  “好,走!”刘守成一咬牙道。

  “趁着天色还早,马上就走。”

  江云鹤脸色变幻半天,最后长长吸了口气,咬牙做下一个决定。

  “你们走吧。”

  作为一个富二代,他本能的向往秩序,厌恶混乱。

  因为秩序能维持他的富足生活,而混乱只会毁灭一切。

  更重要的是,那挂在榕树上的几百个随风飘荡的人皮,始终在他脑海里。

  有老人,有儿童,还有襁褓中的婴儿。

  之前他什么都做不到,也没有表现出什么。可此时已经发现了对方的踪迹,他觉得自己可以做一些什么。

  起码提前揭破那些人,让火鸦军有了防备,事情不会变的更糟。

  他始终觉得,人命大过天。

  “你不走?你要做什么?”刘玉儿一把抓住他的胳膊。

  “我去通知火鸦军!”江云鹤低声道。

  “江兄弟你别犯傻。”陈冬刀也有些吃惊。“那些人只要逃掉一个,以后肯定会报复你!”

  “我知道。”江云鹤叹口气。

  “你们赶紧走吧,若是被盯上就麻烦了。放心,我是有点把握的,不会把自己置于险地。”

  “这是你有把握的事么?到时候能由得你么?你以为是指条路,把情况一说就行么?”陈冬刀压着声音道。

  “我知道,我都知道。”江云鹤苦笑。

  “我这辈子骂过别人圣母,以前我觉得他们都是傻子,没想到自己遇到这种事的时候,反倒要当回傻子。”

  “别管我了。”

  江云鹤摆摆手。

  “放心,我没那么容易死。过半个月,我在盛州等你们。”

  “江兄,不行!”刘玉儿大惊,伸手去抓江云鹤的手。

  “玉儿。”刘守成一把拉住她,用复杂难明的目光看了一眼江云鹤。

  “这世上总有英雄,只是大部分人做不了英雄。

  江道友是个有热血、有善心的,他能当英雄,肯去当英雄。

  如果江道友没打定主意,我肯定劝他。既然他打定主意了,那就是心里有了计较,咱们再劝也无益了。”

  说罢,微微俯身,冲着江云鹤一礼。

  他做不到江云鹤那样。

  但他尊敬那样的人。

  江云鹤自己回了房间,站在窗前看着外面的繁华世界,也不知自己的决定是对是错。

  为一群不认识,甚至都不知道的人把自己陷入险境。

  “感觉自己真蠢。”江云鹤自嘲道。

  莫名的想到当日自己穿过来的之前,那一架架僚机守护着自己。

  那是地球上的玩家,将自己数十上百个小时的数据留在服务器上,化作僚机去守护一个个不认识的后来者。

  不过自己可比他们悲壮多了。

  他们放弃的是数据。

  自己可是危及生命啊!

  自己可真TM高尚!以前怎么没发现呢?

  “算了,先看看那几个珠子里面有什么。”江云鹤摇摇头,甩掉脑子里乱七八糟的念头,把几个珠子掏出来。

  捏碎第一颗,面前多出一堆乱七八糟的东西。

  “肚兜?”

  “这是什么?白色,条形,这么厚,该不会是这个世界的卫生巾吧?”

  “这个呢?裤衩?”

  江云鹤一脸嫌弃的挑挑拣拣。

  “江兄我们……”刘玉儿推开房门,一脸的黯然。

  看清房间内的一切。

  “对不起,打扰了。”

  “快来快来!我正好有事儿想问你。”江云鹤一脸轻松自然的招手,没有丝毫窘迫。

  “之前买了几个所谓的从禁地里捡出的纳珠,第一颗就开出这么多东西,我不太认识,你看看有值钱的吗?该不会都是被人用过的吧?”

  “哦?那你运气真好,第一颗就有这么多东西。”刘玉儿露出两颗小虎牙。

  “有喜欢的么?送你。”

  “我才不要别人用过的。算了,我就是来告辞的,我和父亲、陈叔现在离开。”刘玉儿的不舍离愁也被这一下给弄没了大半。

  “还有,你一定要小心。”刘玉儿盯着江云鹤认真道。

  “放心,我还没活够。”

  “一定要小心!”

  江云鹤见刘玉儿认真的样子,这次没说话,而是点了点头。

  “半个月后我来找你。”刘玉儿眼眶一红,不想让江云鹤看到,一转身出了房间将门带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