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万神记 > 章节内容

我的书架

第五十章 火!火!火!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一只白色大鸟盘旋在空中,张口便是一道寒流,夹杂着星星点点的白芒。

  江云鹤抬头望过去,这才知道柳泽竟然也是妖怪。

  打开真实视界看过去,江云鹤微微一愣,柳泽体内的代码竟然组成一个白色的鸟,与其外形相似度极高。

  也就是说……江云鹤将目光朝着计元投过去,却只能看到无数巨大的锁链裹成一个球将计元困在当中。

  江云鹤觉得自己可以看看往哪个方向跑比较安全了。

  计元是气海境的高手,那么埋伏他的八成也是气海境。

  然而江云鹤的脚刚抬起来,四周的房屋一个个倒塌,烟尘弥漫之下,露出一道道身影。

  只见十六个身高两米多的大汉扯着铁链的一端,另一端连在空中。

  十几个穿着黑衣的男女,手持武器,一部分人直奔空中的柳泽,还有三个人竟然直奔江云鹤而来。

  江云鹤心中当即大骂。

  这里到底怎么埋伏这么多人?之前监察的人一点儿没发现?

  你们冲我来做什么?我招谁惹谁了?

  没的说,跑。

  江云鹤拔腿就沿着原路往回跑。

  “啧!”不远处房顶一人见到江云鹤的动作,嗤笑一声,看了一眼铁索裹成的球,又将目光放在柳泽身上,脸上露出感兴趣的神色。

  “咕咕鸟,还是个美人……”

  “胆小鬼!”空中的柳泽也是暗骂,不过很快她就没精神去关注江云鹤了。

  江云鹤拔腿狂奔出去两条街,身体突然往前一个翻滚,躲开侧面刺来的一剑,心中气急。

  你们属狗的?追这么紧干嘛?

  身体这一停顿,立刻被三个黑衣人从身后追上。

  “这么看得起我?竟然是三个涌泉境追我?

  好吧,实际上是那些人里最弱的就是涌泉境,幸亏之前突破,不然今天真是连逃都没地方逃了。”

  江云鹤眼看其中一个黑衣人双手一推,一抓,一道藤蔓从自己脚下窜起。

  早有准备的江云鹤向后一跳躲开,又连滚带爬躲过突然出现在自己身边的双刀。

  借着又是一窜,躲开了从葫芦中喷出的一道毒水。

  一时间只见三个人围攻江云鹤,江云鹤懒驴打滚,懒驴打滚,懒驴打滚,每每都能在间不容发之际躲开。

  就连围攻的三人都眼露诧异之色,没想到这小子这么滑。

  不过随着时间流逝,江云鹤反倒躲的越来越游刃有余了,那几人反复用那几招,每次体内有代码亮起,他就知道对方要用什么术法,连懒驴打滚都不用了。

  “这小子怎么这么滑!”一个黑衣人怒骂道,本以为手到擒来的小子,三个人半天连对方汗毛都没伤一根。

  “男人都是鳝变的。”江云鹤忍不住道。

  “找死!”一个钢圈在空中扩大,兜头朝着江云鹤罩过来。

  钢圈内都是锋利的齿刃,若是被套住,恐怕连全尸都留不住。

  “我跳!”江云鹤后跳了三米有余,接着一闪躲开阴影中刺出的两把刀,怒道:

  “你们别逼我啊!”

  裤裆凉飕飕的,差一点儿!

  简直太无耻了!

  “小子,你就是条泥鳅,我今天也要把你剥皮生烤了。”手持短刀的黑衣人狞笑道。

  “或者你还有什么压箱底的手段,用出来让我们兄弟乐一乐,也算你死之前挣扎过了。”另外一个黑衣人道。

  “妈的,老虎不发威,当我是病猫啊?”江云鹤气的大骂,眼中闪过一丝狠色。

  “真以为我……跑不过你们?”

  江云鹤没等话说完,调头就跑。

  身后三人都呆了一下。

  本来看到江云鹤眼中的狠色,以为他会用出什么保命的手段,三人还提高了警惕,没想到竟然转身跑了?

  发威呢?你的发威呢?

  “追,别让他跑了。”

  三人连忙追上去,毕竟江云鹤是与计元一同出现,身份有一定价值,若是抓到也是小功一件。

  抓这么个弱鸡总比回去对付计元和柳泽要安全多了,而且还有功劳。

  江云鹤转身逃跑之时就掏出个瓶子往嘴里狠狠灌了一口水,一边留意着身后的动静。

  拐了几个弯将身后三人引到一条线,心中暗道机会来了。

  突然停步,转身,张嘴便是一条火柱喷出去。

  火柱喷出去一米,就迅速扩大到直径一米,宛如一条火龙,直接将措手不及只来得及防御的三人吞了进去。

  “呼……嗝!”

  江云鹤拍了拍胸口,口中喷出一股青烟。

  只见前方地面焦黑,三个人只剩下焦黑的下半身,上身已经完全化作灰灰了。

  “妈的,说了别逼我!”江云鹤忍不住爆粗口,心里那个委屈,眼泪都差点儿下来。

  “我TM不想杀人!你们非得逼我!”

  简直太委屈了。

  仰天吐了口气,江云鹤又变得垂头丧气。

  那三具尸体上的东西,他没准备碰,一点儿都不想碰。

  “现在怎么办?”江云鹤举目四望,天上三位香火神仍然在与敌人相抗,城中一片混乱。

  计元在被困住之后,城中的局势开始有些不受控制了。

  “要不,我回去看看?”江云鹤心中琢磨一下。

  还没等他琢磨明白,一个火鸦骑士划过一道弧线落在他身边。

  脸着地的。

  落地之时已经没有声息了。

  一个穿着黑红长裙的妖艳女子,站在墙头看着江云鹤,舔了舔嘴角。

  如果不看她身后高高竖起的蝎子尾巴,是个美人儿!

  江云鹤脚比脑子快,一溜烟消失在蝎尾女子的视线中。

  “妈的,拼了,现在城里这么乱,跑都没地方跑,如果计元能脱困,说不定能改变局势。”江云鹤咬咬牙,半路上拐个弯朝着原先的战场冲过去。

  敌人既然费尽心思把计元困住,那计元就一定有改变局势的能力。

  ……

  “美人儿,放弃抵抗吧,你们已经无力回天了。有这十六道镇魂锁在,火鸦无论如何都跑不出来。”一个穿着绿色长袍的男子站在空中,一只手五指张开,遥遥向前。

  只见柳泽化成的白鸟,此时已经流了一地的血,浑身布满伤口。

  至于那些黑衣人,则只剩下三个,在不远处警惕的盯着她。

  就连那些手持铁索的高大汉子都死了三个。

  而在她前方,一颗晶莹的散发着寒气的珠子正被三把剑困在空中。

  “你们到底是什么人?”柳泽口吐人音,她已经察觉,这些人跟外面那些人恐怕并不相同,而是专门针对计元的。

  “怎么,你还想传消息给谁?别做梦了,没人能来救你们。若是你之前能再杀掉两个镇魂力士,说不定火鸦还有机会跑出来。”绿袍男子肆意大笑道。

  柳泽心中一阵绝望,如今三位娘娘被牵扯住,到处都是骚乱,哪有人能在此时出现?

  “我死也要拖着你们陪葬!”柳泽眼中闪过一丝决然,就要引爆寒珠。

  “死?不不不,你可不能死,这么漂亮的咕咕鸟已经很难见到了,真没想到这次还有这么大的收获。”绿袍男子大笑,地面一阵震动,一条头颅如同房子一般,完全看不出多长的巨蛇突然从地下窜出,一口将那颗珠子吞入腹中。

  “怎么可能?青首长蛇?你们是大咸山!”柳泽大惊,一是惊讶对方的身份,另外也是惊讶这么大的青首长蛇怎么会出现在这?之前竟然完全没有察觉?

  再想催动那寒珠,已经完全没了反应。

  “好了,收拾了你,该收拾火鸦了。”绿袍男子哈哈一笑。

  柳泽眼露绝望。

  就在此时,一道人影突然出现在战场边缘,并且疯狂向里跑,不时回头看,仿佛后面有什么恐怖的东西在追一样。

  绿袍男子只是扫了一眼,发现是之前逃掉的那个小人物,就不再在意。

  柳泽也看到江云鹤,心中一阵阵悲哀,他来又有什么用?而且看他的样子,像是被什么追来的。

  两人都没在意,江云鹤跑的方向,正是几个手持镇魂锁的大汉所在。

  只有两个黑衣人前往截杀。

  眼看江云鹤到了几个大汉身前不远的地方,绿袍男子心中升起一丝警惕。

  “杀了他!”

  江云鹤想都不想就是一个蛇形变位,一连串的藤蔓从他本要跑过的位置窜起。

  他压根不看那几个黑衣人,张嘴便是一口火柱喷出,刚好将两个手持镇魂锁的大汉笼罩在内。

  这一下变故,让绿袍男子皱了皱眉头。

  “自寻死路。”

  绿袍男子有自信,这镇魂力士受过香火神道的高手赐福,又有特殊功法,在普通火焰之下足可以抵挡片刻而不受损伤,有这时间那小虫子死一百次都有余。

  虽说如此,绿袍男子仍然抬手,准备立刻灭杀了江云鹤。

  柳泽也心中叹息,之前自己动手之后便发现,这些人都有赐福在身,肉身强横。

  若自己全盛时期出手,还能在短时间内格杀二个。

  可江云鹤,只是一个刚刚突破到涌泉境的少年。

  “你既然逃了,何必回来……”柳泽喃喃道。

  她知道江云鹤既然出现在这,就死定了。

  随后她的声音就戛然而止。

  绿袍男子瞪大了眼睛,仿佛看到最不可思议的东西。

  “不可能!”

  只见火柱过后,那被笼罩在其中的两个镇魂力士,整个上半身都不见了。

  江云鹤哪知道其他,一口火喷过之后,灌进一口水,朝着另外两个镇魂力士又一口火喷出去。

  然后就身体被掏空。

  掏出那瓶月露小小抿上一口,然后连续风骚的蛇皮走位,头也不回的跑掉。

  绿袍男子嘴皮子都在抖。

  “怎么可能!”

  区区涌泉境的小子,怎么可能一口火就烧死镇魂力士?

  这是什么火?

  “该死,我要杀了你,我要杀了你!”绿袍男子一脸癫狂,他怎么也没想到,本已经完全控制住局面,竟然被一个涌泉境的小子给破坏了。

  “你要杀了谁?”一个冰冷的声音传入他耳中。

  困住计元的镇魂锁上浮现出一道道红线。

  随后崩碎。

  一只身体呈金色的火鸦出现在那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