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万神记 > 章节内容

我的书架

第五十二章 三个选择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东风送来花中意,闲读诗书……闲读诗书……”江云鹤斜躺在一张椅子上,一本书扣在肚子上,沉思。

  再沉思。

  皱眉沉思。

  最后干脆一拍书本,大声道:“且听下回分晓。”

  “作诗不好作,还是修行简单。”江云鹤微微摇头,难得诗兴大发,想要即兴一首,结果半路卡住了。

  还是修炼要简单的多。

  “这话要是被人听到了,不知道多少人要骂你。”门外传来一个女子声音。

  “柳姑娘。”江云鹤起身拱拱手,柳泽和计元关系密切,但并不是火鸦军的人。

  “今日怎么有时间往这走动了?”江云鹤伸手虚引一下。

  “看看你在这住的如何。”柳泽坐下后说道。

  “说来我也该告辞了。”江云鹤笑道。

  此时大战已经过去三天,这三天他都是在房间中看书,修行,大门都没出一步。

  实在是前几天那一场大战死了不少人,整个盛州都涌动着一种沉重的氛围。

  如今三天过去,外面的情况好了不少,江云鹤觉得自己也该告辞了。

  “哦?江道友有什么打算?”柳泽感兴趣问道。

  “日后的事还没考虑,大概在城中找个地方先住下,每日看看书什么的。”江云鹤对于这个世界的书更感兴趣一些,这几日就在翻看自己离开金芝阁时,那里姑娘送的那几本书。

  其中两本是志怪小说,一本是凡间的见闻录。

  江云鹤觉得那两本志怪小说还挺有意思的。

  其中一本中有五阳山六篇,分别是山鬼、山神、蛇妖、花妖、土龙以及狐狸精。

  别的江云鹤不清楚,那蛇妖却很像是小青,而那土龙的描述也很像江云鹤见过的那只。

  不知道那作者是亲自上了五阳山,见过小青,还是道听途说的故事。

  在书中见到熟人,还被当做志怪故事来讲,给他的感觉很有趣。

  而且他将故事中的其他东西也都记了下来,说不定就有原型,或者本就是真的。

  柳泽看了看**,发现他说的是真话,目光闪动一下。

  “你那天用的是什么火?”

  “自己练出来的,也不知道是什么火。”江云鹤想起此事也有一些疑惑,自己这两日回想了一下,自己用出的火明显比三焚灯的火焰威力更强。

  思索半天也没有什么收获,毕竟自己了解的东西还是太少了。

  “统领也是玩火的,如果你向他讨教一下,说不定会有些收获。”柳泽笑着给了个建议。

  “如果有机会,一定要向计统领请教。”江云鹤认真道。

  “机会肯定会有,你这次做的事,统领都看在眼里。只是统领这几日有许多事情要处理,才没能见你。过上几日城中的事处理完,必然会邀你想见。”

  柳泽与江云鹤又闲聊片刻后翩然而去。

  等她离开后江云鹤若有所思,柳泽突然到访,总不会真是来看看自己吧?

  计元现在没见自己的原因,他心中清楚,实际上计元那日开过大招后身体状况衰减,他当时就发现了。

  至于柳泽的目的,他也有了一些猜测。

  片刻后他便将念头放下。

  “该去找房子了。”

  一日后,江云鹤便在城中找了个小院子,加起来一共三百平左右。

  一间正房,两间偏房,院中还带一块荒废的花圃,还有一棵四米多高的桃树,开满了桃花,江云鹤一眼就喜欢上。

  价钱倒是不贵,只要一百两。

  江云鹤转了一圈颇为满意,当即就用灵珠找火鸦骑士换了银子,将房子买了下来。

  雇人收拾一下,又用了一天时间添置了物品,便提出告辞,找了几个人帮自己把那个金色腿骨搬进新家。

  “我这也算是有个落脚地了。”江云鹤坐在椅子上,端着茶水,轻轻抿上一口,一脸惬意。

  算算时间,也来到这个世界有半年了,一切步入正轨,蛮好的。

  “明日在花圃种上花,每日读书修行,也是乐事。”

  第二天江云鹤早上修炼完,便忙碌起来,先是拿出一张纸计算了半天,然后将种子按照画出的图案一一埋进土里,忙到了下午就继续修炼,到了晚上便是读书。

  至于吃饭都是附近的酒楼送来,江云鹤订了一个月,每日三餐,每餐四菜一汤。

  江云鹤再次在书上用笔圈了个字,然后将一片桃花夹在树叶里。

  “还是有不少字不认识。”江云鹤心中有些怀念青楼的姑娘们了,琴棋书画样样精通,识文断字也不差分毫。

  何况有美人相伴,既是赏心悦目,也是秀色可餐。

  日子便这么一日一日过去,江云鹤每日多了一个工作,便是盯着花圃,看看有没有发芽。

  一直到四日后,计元派人相邀,江云鹤才换了身衣服出了院子,坐马车前往火鸦军驻地。

  被带入宴请的大厅,便见到计元背对自己站在那里看着窗外。

  “见过计统领。”江云鹤拱手道。

  “坐吧!不要拘束。”计元转过身,笑容爽朗。

  “来人,上宴。”

  江云鹤看看左右,一张大圆桌只有自己二人,显得颇为空旷。

  “不用看了,没有别人。”计元道。“今晚设宴,便是感谢你当日出手。”

  “统领言重了。”江云鹤立刻道。

  “当日情形惊险,若不是你,我的下场难料。何况当时那情况,并非常人所能为,哪怕是我也没想到你能瞬间改变局势,无论怎样礼遇,都不为过。”计元说话之时,双目清澈,态度恳切,倒是让江云鹤不好再多说。

  “这次无论是事前通知,还是之后出手相助,你都是出了大力的。你可有什么想要的?”

  江云鹤想了想:“不如计统领欠我一次人情如何?”

  计元哈哈大笑道:“你救我一次,只要不违背法理道义,无论如何我都会帮你一次,此条不算。”只要不违背法理道义,

  “我实在想不到。”江云鹤略显无奈。

  实际上江云鹤心中却是在等计元提出。

  一来,这些日子接触可以看出计元并非薄情寡义的人,他提出的肯定比自己提出要好。

  加上计元说过无论如何都会帮自己一次,到时计元不但能奖励自己这次做的事,还能让自己欠他的。,

  而江云鹤从小就明白一个道理,想和一个人打好关系,不要让他欠你的,而要你欠他的。

  人总会对欠自己东西的人,格外的惦念。

  计元稍稍思索便道:“这样,我有三个办法。

  其一是我保举你为官,背靠朝廷好修行,朝廷之力,胜于各宗各派。

  其二,我看你所修乃是阴阳之法,然而只修阳火不修阴火却是难以平衡,日久必成后患。我有一卷秘法,可修成寒离火,虽是火焰,却是至寒。

  其三,我许你灵珠五千。

  这三点你可任选其一。”

  江云鹤一听,就有些心动。

  第一点的好处自然不用说,背靠朝廷,修行要方便得多,有官位在身,日后无论做什么都要方便多了。有计元照拂,想必不会差。

  而第二点,同样让江云鹤心动。虽然不是因为计元所说的阴阳平衡,可如果自己能掌握一门阴火,手段就要丰富许多。

  第三点好处更多,之前六个人拼死拼活才三百灵珠,这计元一出手就是五千,足以让自己多买几件法器回去解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