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万神记 > 章节内容

我的书架

第五十三章 收获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这三个选择,江云鹤有些心动。

  很快,江云鹤心神一凝,他发现一个问题。

  这三点刚好对应:权利、力量、财富。

  巧合么?

  就差一个美色了!

  再想到那天柳泽的话,江云鹤瞬间就明白了。

  还有第四个选择。

  江云鹤开始认真思索起到底该如何选择了。

  摆在自己面前的有三条路,第一条,便是直接选第四个选择,求教于计元,这就属于直接投靠了,日后也会被重用。

  第二条是选择这三个奖励中的一个,随后计元肯定会制造机会再让自己投靠他,这时再投靠就是下等了,日后地位也比不上第一种选择。

  第三条则同样选择三个奖励中的一个,日后也不投靠柳泽,而是划清关系。

  而此时决定他如何选择的,并非是江云鹤心中的喜恶,而是一个外力——苏小小。

  江云鹤可没忘记自己还欠苏小小好几条命呢,说不定什么时候苏小小就会找过来。

  当即江云鹤便抬头道:“我见识浅薄,想请教统领,我修行上有什么遗漏之处?”

  “看你骨龄不过十七,能有涌泉的实力,算是不错,不过看你是服用过一些天材地宝,体内灵气略有混杂,日后还要好好调理才是。”计元眼中红光一闪,微微点头道。

  江云鹤顿时摆出一副虚心求教的姿态:“我修行至今不过半载,连功法都是别人随手扔给我的,对于很多常识的东西都不清楚。

  机缘巧合得了几样天材地宝,便服用了,也不知道其害处。

  如果统领能教我一二,那就再好不过了。”

  计元眼中现出惊异的神色。

  江云鹤骨龄不过十七,能到涌泉境就已经算是不错了。

  以计元的眼光能说不错,那是真的不错。

  毕竟不是从娘胎出来就开始修炼,从识字、养体到修行,这中间还要耽误许多时间。

  如果他修行至今才半载,那便真是天赋惊人了。

  “你救了我一次,更救了满城百姓的命,想要请教一二,我自然不会藏私。”计元当即哈哈大笑道,欣喜之情毫不掩饰。

  看江云鹤的目光越发欣赏了,年纪不大,天赋惊人,心性上佳,知情识趣,心思灵敏,确实是个人才。

  “统领日后若是事,我定然不会推辞。”江云鹤笑道。

  实际上这个时候若是说句“统领日后若有吩咐,赴汤蹈火在所不辞。”,那才应景,只是江云鹤不想那么说。说到底,是个现代人,自由惯了,没想效忠谁,也不想当个门客。

  只是外面还有个不知道在哪的苏小小在,不得不找个靠山。

  计元听出来了,也不在意,真是人才,自然没那么容易收服。

  何况以江云鹤的天资潜力,未必久居人下。

  现在这样也好,若是江云鹤成长起来,有这样的情谊在,自己也多个好帮手,日后说不定就能帮上大忙。

  接下来上菜,晚宴,双方算是相谈尽欢。

  晚宴之后计元才给江云鹤一块牌子:“日后若是有什么不明白的地方,可以随时来问我,也可以找柳泽请教。”

  江云鹤接过来一看,是个巴掌大小,暗红色的牌子,不知道什么金属制成,摸起来有些温润,竟然给他的感觉像是玉。

  上面雕着一只翱翔的火鸦。

  江云鹤知道这牌子不是一般人能拿的,起码他看到火鸦军骑士所携带的牌子,都是木制的。

  “多谢统领。”江云鹤道。

  “另外虽说是请教,可该奖的还是要奖。”计元拍拍手掌,立刻有仆役送来一个口袋,看起来瘪瘪的,像是兽皮制成。

  “这五千灵珠你且拿去用,日后若是缺了,与我说便是。”

  江云鹤再次感谢,接过皮口袋,在手中轻飘飘的,顿时猜测这怕是收纳袋。

  这种东西他听执月说过,还是第一次见到。

  只是不知道里面到底有多大空间。

  不管多大,都是好东西。

  心中更是惊喜,以后跑路什么的就方便多了。

  回去的路上,江云鹤打开口袋,很轻易就弄明白了用法。

  里面的空间不大,大概一立方米,比起纳珠要差多了,五千个玻璃珠就塞满了大半。

  不过江云鹤一点都不嫌弃,毕竟这种收纳袋去处放入都方便多了,不像纳珠那样有使用限制。

  执月身为大宗掌令弟子,也不过有个两米见方的收纳袋。

  苏小小的收纳袋也不大,不然也不会经常看到她用纳珠来收纳桌椅什么的了。

  自己这次收获真的不小。

  可以去仙市淘一淘法器了,找找有没有什么用得上的。

  ——

  “怎么改主意了?”柳泽给计元揉捏着肩膀,轻声问道。

  计元本准备收服江云鹤,没想到最后轻轻放下了。

  “想了想,没必要。不需要掌控所有人,那也不现实,越是有能力的人越不甘臣服于人,时间久了必有祸乱,令丘就是前车之鉴。

  只要他最后能为我所用就行了。”计元闭着眼睛道。

  “很看好他的天赋?”柳泽询问。

  “陨落的天才很多,如果他能够活的够长,就能成长到让我看好的地步。”计元轻声道。

  “很少见你这么看重一个人呢。”柳泽轻声笑了起来。

  “他的火……”计元皱了皱眉头,当日没亲眼看到,但也略有所知。明明只是凡火,威力却大上数倍。

  一个涌泉境的修士能用出那样的火焰,很不一般。

  “算了,以后就知道了。”计元微微摇头,从脖子上把珠子摘下,整个人变成一个肤若凝脂,面若桃花的女子。

  一身锦衣也变成了红色长裙。

  “那大咸山怎么办?”柳泽拿出一把梳子梳理那一头青丝,哪怕完全不需要。

  “早晚会和他们算账。”火公子冷道。

  “他们已经查到你的所在,就怕还会有动作。”柳泽有些担忧。

  “他们不敢明着来的。不过也要早点儿调入庆阳府,到了那,他们想要有什么动作就更难了。”

  ……

  东海,一座海岛上,苏小小撕开身上破掉的衣服,换上一套新的。

  如同羊脂玉一般的身躯一闪即逝,只是没人看到这美景。

  “贱人,像疯狗一样,早晚杀了她。”

  “哼,你不过仗着有宗门支持。只要我日后破了你的的水月秘卷,你这辈子都不能成就本我,到时候你还拿什么和我斗!”

  “阿来哪去了?哦,对了,被那贱人打到海里了。”

  “不过这是哪?打着打着都不知道位置了。”苏小小跃到高空张望四周,都是一望无际的海洋。

  一只有着四个爪子的怪鹰从空中扑下。

  “死!”苏小小右手一甩,无数银线从指间喷出,瞬间将那怪鹰捆的结结实实,再一握拳,那怪鹰就变成一堆细小肉块如雨一般落下。

  “还好我留了那小子的头发。”

  苏小小落到地上直接坐下,掏出一张纸来开始折叠。

  “不对啊,这纸鹤怎么这么难叠?”

  “我书上看的应该是这样。”

  “我明明已经会了,为什么手不会?肯定是书上写的有问题。”

  “到底是哪出了问题?”苏小小再次将纸揉成一团扔到一边,开始冥思苦想。

  片刻后一拍手掌,恍然大悟。

  “原来是这样。”

  再次拿出一叠纸。

  一直到晚上,苏小小看着面前一只纸叠的青蛙,陷入深思。

  这东西,应该不会飞?

  “罢了,试试看。”苏小小拿出一根头发塞到纸青蛙后背上,双手捏了个印。

  “去!”手指在青蛙头顶一点,那纸青蛙身上冒出一抹灵光,调头朝着某个方向跳了过去。

  到了海滩,青蛙向前一跃,便跳到海面上,踏着波浪前行。

  “虽然慢了点儿,不过也无所谓,反正我不急。我的星沙是那么好受的?没一年她都祛除不干净。”

  苏小小一身蓝色长裙,一路蹦蹦跳跳,哼着小曲儿。

  海面上依稀随风飘荡着“仙人骑鹤来有宴登琼楼,宝马香车迎请将相王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