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万神记 > 章节内容

我的书架

第五十四章 是下贱啊!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江兄!”

  江云鹤刚从火鸦军驻地出来,就听到一个惊喜的呼声。

  一阵香风扑过,一个人直接冲过来,到了他面前才停住,俏脸上犹豫一下,最后也没能给江云鹤一个拥抱。

  “我很担心你,看到你没事真的太好了。”刘玉儿轻咬嘴唇说道。

  “我之前也担心你们路上安全,你们平安真的太好了。不过你们怎么回来这么早?”江云鹤笑道,目光朝着她身后看过去,只见刘守成一脸不善的瞪自己。

  至于陈冬刀则是笑眯眯的,眼睛都看不到了。

  “还不是这丫头天天念叨,听说盛州发生一场大战,天天念叨不知道你安不安全,我们若是不过来,她就要自己跑过来了。

  这不,刚到了盛州,就跑来打听你的消息。”

  “陈叔,嚼人舌根,活该你胖!”刘玉儿转头气道,脸色飞红。

  刘守成的脸色更不善了。

  “对了,我看你怎么从火鸦军中出来?”刘玉儿突然想起来,好奇道。

  “此处不方便说话,找个地方吧。”江云鹤温和笑道,故友重逢让他心情不错。

  他到这个世界几个月,认识的只有那么几个人。

  执月他是不想见的。

  苏小小也不想见,那丫头太麻烦,实力又强。

  五阳山的那些妖怪又不知道躲到哪去了。

  剩下的就这几个人了。

  几人换了一间酒楼,双方互相叙说了一下情况。

  陈冬刀等人出城时已经被人盯上了,好在陈冬刀和刘守成经验老到,将人甩掉了,其他的没什么可说的。

  倒是他们听人说起盛州大战时的场面,颇为好奇,只得追问江云鹤这个亲历者。

  江云鹤亲身经历,第一视角,口才又好,说起来舌灿莲花,只是简略挑能讲的讲讲,也让三人听得心驰神往。

  “当时我抬头一看,漫天都是火羽,仿佛星火一般,汇聚在一起通天彻地,只是往那一卷,什么敌人都化作飞灰了。最后还从地下挖出一条大蛇,起码有十丈长,蛇头如房屋。”江云鹤讲的绘声绘色。

  “嗤!”旁边传来一声嗤笑。

  江云鹤扭头看过去,只见是两个摇着扇子油头粉面的公子哥。

  之前没怎么注意,此时打开真实视界扫了一眼,才发现竟然是修士,修为还不低。

  其中一个见江云鹤看过来,举了举酒杯,然后一饮而尽。

  江云鹤见此也不以为意。

  结果还没转过头,就见他又开口说道:“你说的那些,起码要元门才能做到。计元不过区区气海,如何能做到?亏你还是个修士,以讹传讹,无聊至极!”

  “关你什么事?”刘玉儿当即一拍桌子,脸上气的涨红。

  江云鹤眯着眼,眼中数据流动。

  两人,都是涌泉境,不过比自己要高明一些,距离气海还遥遥无期。

  江云鹤对两人的身份也有了猜测。

  两人身体内灵气的核心代码相同,应该是同一门派的师兄弟,或者某个修仙家族的弟子。

  其身后背景应该有元门境甚至更高的高手,但不会太强。

  名门大派的弟子不可能像两人这样油头粉面,就算有人渣,也不会表现的让人一看就是个人渣。

  就像清华北大出来的学生肯定不会流着乡村杀马特发型,说话轻浮得和个小混混一样。

  再看两人的实力,在门派中应该不是重要弟子,此次出来应该是办不重要的事物,或者干脆就是历练。

  来历弄清楚了,那么对方表现出这种优越感的原因也清楚了。

  这两人大概就相当于一个普通学校里的普通学生,还是在学校里没什么竞争力的那种。

  来到某个村子看到个没见过世面的村花,然后想吹个牛,让村花仰慕一下,说不定还能走个桃花运。

  这种事他没见过也听说过。

  因此也不怎么生气。

  就是觉得两人有点儿无聊。

  “两位当日在盛州么?”

  “怎么,我们没在盛州就不能说话了?”那青年嗤笑道。

  “两位既然当日没亲身在场,那又有什么资格我是以讹传讹?”江云鹤慢悠悠问道。

  “废话,以那计元的本事,不过是气海,据守一州之地,你所说的一听便是虚假。”那青年大声道。

  “哦,那两位看来是出身显赫,看不起本地火鸦军统领了。”江云鹤笑眯眯的将腰牌放在桌子上。“不如二位去找计统领聊聊?”

  “我……”其中一个青年还要开口,另外一个青年却是眼见看到牌子上的图案,神色微微变了变,拉了他一下。

  “林师兄。”

  “哼,说到底小地方的人没见识过世面。”林姓青年依旧不甘心,讥讽道。

  “不如两位给我这小地方的人展示一下,涌泉境是如何挑战战胜气海境?”江云鹤笑眯眯道。

  “废话,相差一个大境界……何况我们凭什么要挑战?”

  “两位一方面说计统领不算什么,一方面又觉得自己不是对手,那两位又算什么?心比天高,命比纸薄,自家不知自家事的无知狂徒么?”江云鹤嗤笑道。

  “你……放屁!”林姓青年被江云鹤两句话气的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的。

  “不然呢,你们是什么?算什么?”江云鹤丝毫不急,笑眯眯看着对方。“该不会想说,你们见过什么高手吧?这就是你们的依仗?你们得多自卑、多无聊,才会借着别人的名声来显示一下自己那点儿可悲的存在感?”

  “话说回来,我和朋友说说话,你们就在旁边偷听,你们算什么人啊?啊?

  正常人有偷听人说话的么?”

  江云鹤看看刘玉儿。

  “有么?”

  “没有。”刘玉儿心领神会。

  “对啊,正常人谁会偷听别人说话啊?还恬不知耻的在那洋洋自得?这叫什么?你们说这叫什么?”

  江云鹤笑眯眯的转过头去看着两人,展开双手,一字一顿道。

  “这叫下贱!下贱啊!”

  两人当即火冒三丈,脸上青一阵红一阵,差点气炸了。

  实际上江云鹤对两人的猜测,基本全对。

  “小子,你简直不知死活。”最早说话的青年一咬牙便要动手。

  “林师兄。”另外一个青年连忙拦住他,跟他交换了个眼神。

  林姓青年瞪着江云鹤咬牙切齿半天:“牙尖嘴利的小子,别让我在外面看到你。”

  “啧,竟然不动手?”江云鹤一脸意外,拿着腰牌在两人面前晃了晃。

  “本想请两位去火鸦军驻地休息个十天半个月,好好亲近亲近,没想到两位口气那么大,胆子这么小?我要是再欺负你……你们该不会哭、出、来、吧、啊?”

  拖了个长音。

  “走!”林姓青年再也听不下去,也没脸在这呆了,与师弟匆匆离开。

  “无聊。”江云鹤将腰牌往腰上一挂,转过头就跟什么也没发生过一般。

  陈冬刀竖起大拇指。

  “领教了!之前真没发现江兄弟这张嘴,连死人都能气活。”

  刘玉儿也颇为惊讶,没想到江云鹤还有这样一方面,不过倒是没有丝毫不喜,反而觉得很解气。

  江云鹤耸耸肩,毫不在意。

  两个自以为是的小人物而已,刚好可以刷一下好感度,相信不久就会传到计元耳朵里。

  拿了人的好处,不说卖命,起码要表现出态度吧?

  不然哪怕计元再大肚,心里也难免会有些不喜。

  “不过江小友要小心一些,对方必然心怀不满,想要报复。”陈冬刀提醒道。

  “嗯,放心,我明白的。”江云鹤笑笑。

  “江兄这腰牌哪来的?我看你从火鸦军中出来,你加入火鸦军了?”刘玉儿关切问道。

  实际上加入朝廷,对于他们这些修士不是坏事,背靠大树好乘凉。

  很多底层的修士想加入朝廷,又不喜欢如火鸦军那样成为普通士卒,那样还不如像陈冬刀那样当个员外郎。

  至于官吏,普通修士哪有那个实力和门路?

  所以有许多如刘守成这样的修士,混迹于市井当中,终其一生成就有限。

  “计统领平日可以指点我些许,我也要为他做些事情。不算加入火鸦军,倒类似客卿一类。”江云鹤不以为意的说道。

  三人表情再变,刘玉儿是为江云鹤高兴,而刘守成和陈冬刀两人的感官就要复杂多了。

  两人见识更多,更知道江云鹤的话意味着什么。

  州城修士军队统领的地位不一般,比起城令也弱不到哪去,他的客卿,能招普通修士么?

  何况一般客卿可得不到这样一个高手的指点。

  在普通修士眼中,涌泉境不难达到,但大多修士终其一生也不过涌泉境。

  气海境就已经算是高手,可以镇守一方州城了。

  江云鹤不过是刚刚突破到涌泉境,就有这样的机缘,着实让人羡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