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万神记 > 章节内容

我的书架

第五十五章 再至仙市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江小友怎么住这?”陈冬刀看到江云鹤所住的宅子,颇为诧异。

  这就是个平民的院子,正房一间,偏房一间,还有一间便是厨房。

  地方狭小,还有些破旧,就连江云鹤颇为喜欢的那株桃树,在陈冬刀眼中也平平无奇。

  “我在这盛州还有一套宅子,虽然比不上五登县的,却也是三进三出,是我偶尔来时落脚用的。江小友若是不嫌弃,不如转送给江小友。”

  “我倒是觉得蛮好的,一个人住那么大的宅子干嘛?跟你似的娶二十多个小妾啊?”刘玉儿转了一圈,闻言后忍不住嘟囔。

  “好意心领了。”江云鹤笑着推却:“我实在是不喜欢一个人住太大的地方,弄些仆役也没什么必要,反倒没自己一个人逍遥。”

  这倒是实话,江云鹤早就受够了一个人住大房子了,太过空旷。

  在地球的时候,江云鹤也喜欢住那种一百平左右的一室一厅。

  这个院子得有三百平,比他以前住的还要大上数倍,对他来说已经太大了。

  “那倒是我唐突了,江小友求的是逍遥自在,我这种是俗人,就喜欢那些金碧辉煌的玩意儿,什么东西都要大才好。”陈冬刀哈哈一笑,丝毫不在意道。

  “不过江小友这宅子乃是在闹市周边,周围闲杂人等颇多,多有不便。

  可以买套镇宅的法阵放在这,哪怕江小友不在,普通闲杂人等也进不来。”

  “这两日去仙市转转,若有合适的就买个。”江云鹤道,法阵之类的东西他倒是听说过,没见过。

  上次去仙市匆匆而返,这次倒是可以好好转转。

  “那到时一起去,我也对阵法有所了解。”刘玉儿立刻道。

  “你什么时候了解的?”陈冬刀好奇看过去,对这父女俩,他可是知之颇深了。要知道阵法不比其他,没经过长时间的研究,没有传承,连边儿都摸不到。

  “这几年我跟我爹踩了好几次阵法,都是被人放出来的。虽然我不会布,但我有经验啊!”刘玉儿理直气壮道。

  “咳!”刘守成老脸一红,连忙干咳一声。

  江云鹤直接被逗乐了。

  “你别笑,我跟你说,我真有经验,三个月前我还和我爹被困了大半个月。虽然我不知道怎么把人困进去,但我知道什么样的能让人走不出来。”刘玉儿脑袋一转对江云鹤道。

  “这份亲身经验至关重要,到时就靠你了。”江云鹤一脸诚恳。

  “放心。”刘玉儿拍拍胸脯打包票,一颤一颤的。

  陈冬刀小眼睛眨了眨,也不说话了。

  反正防备普通人的话,什么阵法都可以。

  ……

  三日后。

  江云鹤一大早刚修炼完,在院子里晒着太阳抿着茶水的时候,刘玉儿就风一样的冲进来。

  “走啊,太阳都那么高了,我可是迫不及待看看我的新法器了。”刘玉儿今天一身白色带花的裙子,看起来纯真许多,说话时露着两颗小虎牙,还有些可爱。

  “裙子很漂亮。而且你今天束腰了?”江云鹤扫了一眼称赞道。

  “是漂亮吧?我就觉得不错,可惜是凡人的衣服,不太耐脏,也容易破。”刘玉儿转了个圈,兴致勃勃的说道。

  “这样才能常常换新衣服穿!”江云鹤笑了起来。

  “你说的很有道理啊!”

  刘玉儿抱着胳膊在地上转了两圈,看江云鹤还在那不紧不慢的吸溜茶水,催促道:“快走啊!”

  “不急,你先教教我这些都是什么字!”江云鹤将茶盖扣上,从屋子里拿出两本书来,其中大半书页都夹杂着桃花瓣,刚翻开书就能闻到桃花的香甜味。

  又过了半个时辰,江云鹤将一些字记下,两人才出了院子。

  之前的战斗仙市并没有受到太大波及。

  再次来到仙市,却发现这里更冷清了一些。

  “人不多啊!”刘飞儿穿过墙,看着前方说道。

  江云鹤心中有数,有不少来过这里的修士被人盯上了,运气好的如陈冬刀几人躲过一劫,然而很多人到死都不知道缘由。

  至于那个驱兽斋,竟然又重新开业了,只是外面挂着的笼子里换了一批鸟,之前的那个美妇也没了,如今的是个皮肤古铜,看起来像农夫一样的中年汉子。

  至于那美妇,江云鹤在大战时还见过,就是那个有蝎子尾巴的美艳女子,想必是死在计元那一招之下了。

  两人先是到了制作销售法器的铺子,陈冬刀和刘守成已经等了许久,后者见到两人就气不打一处来。

  趁着等法器的时候,江云鹤细细打量铺子里的东西。

  江云鹤竟然见到不少当日那些黑衣白衣人拿着的装着毒水的罐子,还有里面能倾出刀光的瓶子,这让江云鹤有些怀疑这铺子和火鸦军有些关系。

  江云鹤倒是看到一双踏云靴,比起自己的靴子要好上一点。

  自己那双鞋能让自己速度快上一倍的话,这双应该能快上一点二倍,不过价格也不菲,需要两千灵珠,让江云鹤吃了一惊。

  想想当日收到的礼物,这可真是厚礼啊!

  而且自己那双鞋就是兔妖小白自己做的,根本没经过什么专业炼制,若是找人炼制下还能再提高一些。

  江云鹤低头看看脚上的靴子,不怎么好看,鞋底是用植物编制的,靴面是灰色兽皮的,线是鞣制的,缝的还歪歪扭扭,不过这鞋不但奔跑如飞,还能大小如意,刚好跟脚。

  除此之外还有什么香炉、宝鼎、盾牌、各种兵器、葫芦等,外观各不相同,用处也多种多样,让人眼花缭乱。

  江云鹤还看到一个帽子,竟然是一整个缩小的野猪头,戴上后可以掌握一个能力——猪突猛进。

  转了一圈,江云鹤还真看好两样,一个是玉佩,激发后能够形成一个防护罩,抵挡一定程度的攻击,不过这玉佩使用次数有限,只能使用三次。

  当然,好处也有,激发只需要一点灵气,不需要灵气维持,而且按照上面所说,甚至能抵挡一下气海初阶的攻击。

  至于价钱,比一面朽铜制成,能反复使用能变大变小的盾牌还贵,要两千八百灵珠。

  除此之外便是看中了个葫芦,能存储火焰,再在使用时释放出来,价钱只要一千三百灵珠。

  江云鹤觉得这两件不但立刻就能提高自己的实力,一攻一防,还有不错的解析价值。

  看好之后,江云鹤倒是没开口,陪着三人又等了一会儿,才等来刘玉儿的法器,是一朵戴在头上的珠花,一共四朵花瓣,每个花瓣中间有一个绿色的菱片,仔细看才发现那竟然是蛇鳞。

  刘玉儿拿到手就迫不及待的戴在头上,转头一脸期盼的问:“好看么?”

  这一句话就把刘守成刚想说的话堵了回去,一张老脸苦大仇深。

  “人比花娇花无色,花在人前亦黯然。”江云鹤竖起大拇指。“这法器是找对主人了。”

  刘玉儿立刻喜滋滋的,将珠花摘下来,爱不释手。

  “咳,你还是先试试其效果如何吧。”陈冬刀都看不下去了。

  到了后院演示场,刘玉儿将灵气注入,珠花迅速变大,并且一分为五,花盘化为一个圆盘,四朵花瓣如同四个盾牌,围绕着刘玉儿四周旋转。

  “我来试试。”陈冬刀在腰囊一掏,一个巴掌大小的金瓜锤落在手中,接着迅速变大,直到锤头有西瓜大小。

  用出三成力气往前一砸,四个花瓣顿时连接到一起。

  “咣!”

  花瓣一震,向后一缩便弹回原状。

  “四成力,再来。”陈冬刀又一锤,这次不但花瓣颤抖不停,刘玉儿也退了一步。

  “不错。”陈冬刀垂下手点头道。

  刘玉儿不过搭桥境,能接下停留涌泉多年的自己四成力一锤,这法器算是不错了。

  “陈叔叔再来一锤,还有一种使用方法。”刘玉儿开口道。

  “哦?那我可要试试了,这次六分力,你小心了。”陈冬刀哈哈大笑,又是一锤带着呼啸声砸了过去。

  四个花瓣急速颤动着,将这一锤稳稳接下后突然四射散开,将力完全卸去。

  花瓣散开后却露出刘玉儿面前的白色圆盘,突然绽放出耀眼的光芒,仿佛探照灯一样,但亮度要高太多。

  顿时将陈冬刀晃的两眼一片模糊,什么都看不到,连忙倒退几步。

  直到几秒后陈冬刀眼睛才恢复过来,气道:“这家伙,一不留神还着了道。”

  随后又赞叹:“不过这宝贝,值了。日后玉儿到了涌泉境,这宝贝也足以护身了。”

  刘守成也颇为欢喜。“不错,不错!”

  倾家荡产定做的这一件,算是值了。

  之后几人陪着江云鹤又去阵法店挑了个迷魂阵盘,算是比较简单的一种,只要两百灵珠,多是在野外用来防备野兽的,用来防护江云鹤那个小院子也足够了。

  回去之后,江云鹤又一个人过来买了那葫芦和玉佩。

  这样以后再遇到事也有些自保之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