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万神记 > 章节内容

我的书架

第五十九章 跟我有缘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江云鹤这一道浩荡火河,突破了这个困人起雾的阵法,直接让外面人看的清楚,留在远处的十几人知道发生了变故飞快赶来。

  看到的就是江云鹤手捧葫芦,漫天火焰长河的景象,顿时让众人吃了一惊。

  再看其他人,一副大战后的痕迹。

  “骑尉!”

  著雍看了他们一眼,又继续看那火河,心中暗暗盘算,这威力比起众人火鸦河里

  一直持续了十息,那葫芦口的火焰一弱,空中掉下一团焦黑的物体。

  “还没死?”其他人不知道,江云鹤却一眼便看出了那怪物凄惨的外表下,竟然还活着。

  “刺它双乳中间向下一寸,向外挑。”江云鹤飞快说道。

  第一个反应过来的就是著雍,按照所指位置一剑刺下去,只刺入半寸就被卡住。

  怪物焦黑的身体更是扭动起来。

  “啊——!”著雍用身上青筋跳起,将全部力量都用上,将剑一分分刺了下去,随后猛的一挑,一颗红色的珠子顿时被挑了出来。

  “好了,这下死了。”江云鹤说完,将头转过去看向另外两人,眼中意味颇深。

  此时应该感叹一句,真是人生何处不相逢啊!

  “现在该他们了。”

  “不可能,不可能,不可能,你怎么可能做到?你怎么知道那是什么?”那两个青年都已经呆住了,满脸的不可思议。

  之前根本没想到那怪物会被这些人收拾了,还想着等怪物打死众人,他二人还能过来摸尸。

  这些火鸦骑士实力虽然不强,身上的东西也算不上好,但加在一起也不是个小数字。

  此时见众人看过来,知道大事不好,立刻就要跑,可哪还来得及?

  没了怪物的牵制,林姓青年又被伤了一条腿,著雍带了九个人直接去追另外一个。

  林姓青年则是被二十一个火鸦骑士团团围在中间。

  江云鹤看着不远处的战斗,知道他跑不掉了。

  这些火鸦骑士单个虽然不强,只有搭桥境的实力,但几个火鸦骑士组成阵势,却能发挥出数倍的实力。

  三组九个火鸦骑士便能抗衡一个涌泉境修士,这二十一人往那一围,还是个瘸腿的,连的机会都没有。

  “所以说,天下术法千般万种,跑得快当属第一。不然哪怕是涌泉境,也会被一堆搭桥境的修士给拿下。”江云鹤耸肩,一屁股坐地上。

  虽然他从头到尾只用了葫芦,可一直开启真实视界这么长时间,他现在也吃不消,体内灵气也见底了。

  当然,也有能快速恢复灵气的丹药,他买了三颗。

  不过那药太贵,能省则省。

  把玩着刚才著雍扔过来的珠子,江云鹤到底忍住了没用真实视界查看,不然一会儿怕是走路都走不了。

  “对了,那两个家伙身上好像挺多好东西?”江云鹤眯起眼睛看过去。

  那两把扇子,其实他挺馋的。

  扇子卖相不错,还能扇风,集美观与实用为一体。

  不得不说,有一点儿江云鹤之前猜错了,本想着这两人出身背景都不高,实力也不怎么样,没想到两人身上好东西还挺多的。

  此时两人用过的有能定住别人法器的珠子一个,扇子两把,一袋子虫子,三枚不知道干嘛用的铜钱,困人起雾的阵盘一个,最重要的便是连鬼神都会被侵蚀的那个东西。

  当日若是真发生冲突,自己还真未必能讨得了好。

  不过当时在城中,自己只要坚持个两分钟,这俩人就得上大牢里捡肥皂去。

  当然,现在也没好哪去。

  没片刻,林姓青年被捅的跟筛子似的,身上焦糊一片,但还没死,给戴上一副不知道什么金属制成的枷锁后立刻就动弹不得。

  然后火鸦骑士又给他上了药,免得路上死了。

  接着著雍等人空手而归。

  “跑了?”江云鹤有些意外,没想到著雍竟然没抓到。

  “没跑,不过就剩一条腿了。”著雍一摊手,身后一骑士掏出一条大腿来。

  江云鹤直接把头扭过去,看这东西不是给自己找不自在么?

  几个火鸦骑士眼露异色,这位小先生,动手的时候也没见你心慈手软啊,现在连个大腿都不敢看?

  不过此时倒是没人再敢轻视了。

  那一葫芦火河着实惊到了不少人。

  而且他当时指点著雍,整个过程都堪称惊艳。

  他那一张嘴就顶的上一个大高手了!

  “江道友,之前是我孟浪了。”著雍整了整盔甲,对江云鹤一抱拳,闷声道。

  今天真靠江云鹤力挽狂澜了,不然自己等人未必能讨得到好。

  当时在祠堂里,哪怕江云鹤没拦住众人,那两人隐匿在一侧,也必会出手阻拦。

  “客气了。”江云鹤连忙回礼。

  他自己也清楚,自己现在这少年的样子,难免被人看轻。

  接下来打扫一下战场,江云鹤把那三枚金钱捡回来,下意识就塞进袖子里,准备回去研究一下。

  顺便问了著雍一嘴:“这些战利品怎么处理?”

  著雍声音带着笑意:“江道友看上哪件了?重要证物要交上去,一般物品就参与的人分一分。”

  “我对这些东西不感兴趣,就是看那两把扇子,跟我挺有缘!”江云鹤伸手一指,刚才他发现那扇子似乎有点儿问题。

  “哈哈,好说。”著雍大笑,将两把扇子都递给江云鹤:“道友喜欢就拿去。”

  场中最贵重的是那珠子,而且两人还有些其他东西。

  江云鹤又是出了大力气的,要那两把扇子,著雍自然不会拒绝。

  江云鹤拿到手中摆弄一下,果然如同自己刚才看数据时发现的那样,这两把扇子是一对。

  或者说,其实是一把,不过被拆开了。

  将扇子塞纳物袋里,等着回去再研究。

  著雍等人又处理了一下后续事情,一行人便返回。

  “这村子的三个保家仙都没了,日后会不会受到影响?”回去时江云鹤问上马之时回头看了一眼气氛惨淡的村子问道。

  “此处毒虫猛兽甚多,若是运气好,能再供出一个保家仙还好。否则,这村子也存在不了多久。”著雍简单说道。

  江云鹤默然,他这才明白,这保家仙就是一个村子的根本所在。

  这世界毒虫猛兽妖物都极多,若是地处腹地还好,像此处本就是靠近五阳山,颇为偏僻荒芜,若无保家仙护佑,这些普通人想求活都很难。

  “这种,就没人管了么?”

  “州府会派人安排,若是他们愿意,可以并到其他村子里。

  没了田亩,一时间难熬是肯定的,但总有办法活下去。

  若是再出一个保家仙,就能搬出来再立一个村子。这种事已经司空见惯了。”

  ……

  到了傍晚的时候就回了村子,著雍等人押着犯人回去,江云鹤则是返回住所。

  一推门就看到刘玉儿坐在躺椅上,睡的正香。

  听到脚步声刘玉儿揉揉眼睛,打了个哈欠:“本想找你去玩的,结果等着等着睡着了。”

  江云鹤脸上浮现笑意:“现在去玩有点儿晚了,吃饭却是刚好。你想吃什么?”

  “随便啊,什么都行。”刘玉儿抻了个懒腰,颇为无所谓道。

  “万柳楼?”

  “他家的又贵又不好吃。”

  “清风阁?”

  “他家的菜都没什么油水。”

  “老李牛肉!”

  “他家的菜太腻了,我要减肥!”

  江云鹤都被气笑了。“那你说吃什么!”

  “随便,吃什么都行!”刘玉儿也反应过来,憋着笑道。

  到底没憋住。

  坐在那笑的张牙舞爪。

  “你说吃什么就吃什么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