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万神记 > 章节内容

我的书架

第六十二章 嘴会骗人,心不会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江云鹤扭头看了一眼盛州,亮着点点灯火的盛州正在离自己远去。

  唉,自己又双叒被抓了。

  看看苏小小那张娇俏的侧脸,江云鹤试图琢磨苏小小的想法,片刻后便宣告放弃。

  苏小小的心思,很难琢磨,无论做出什么事都不奇怪,天知道她在想什么。

  就像刚刚他还在考虑怎么说才能把锅扣苏小小头上,苏小小还察觉不到。

  没想到她竟然主动把锅扣头上了。

  江云鹤发自内心的喜欢这种背锅侠。

  下次有机会还能去投靠计元计大统领。

  当身后的灯火消失,周围也就陷入黑暗,只能隐约看到些许轮廓快速退后。

  “呵,你现在连男人都骗了?”苏小小突然开口,笑容有些意味难明,露出整齐的牙齿。

  江云鹤琢磨一下,这话不对味儿,这锅自己不背。

  “我什么时候骗了?我只是待人以诚,人以诚待我!”

  “以诚待人?”苏小小觉得自己当初的想法没错,这么厚颜无耻不进无忧宗还真是浪费了人才。

  “阿来呢?”江云鹤左看右看,苏小小带着他飞,可比乘驴体验要好多了。

  没那么颠簸,速度也不慢。

  江云鹤还是很羡慕的。

  “不知道跑哪去了,等我抓到他,再扒他一层皮!”苏小小有些不乐意道。

  听这意思,她以前扒过?

  江云鹤心中为阿来默哀三秒钟。

  “这是去哪?”

  “庆阳府,你不是很想去么?你是不是要谢谢我?”苏小小话音转动一下,让江云鹤觉得她话中有点什么东西。

  估计自己说个谢字,便又欠了她一条命。

  “听说那是百万人口的大城,一定繁华的很。”江云鹤很向往。

  那里青楼的姑娘们肯定看过很多书。

  “可能吧!”

  “你没去过?”

  “天下这么大,我怎么可能每处都去过?”

  “那你认得路?”江云鹤话刚说完,就感觉自己在失重,还在往下掉。

  “这里风好大啊啊啊啊啊啊!”江云鹤看着上方的苏小小离自己越来越远。

  自己往下掉的速度越来越快。

  江云鹤丝毫都不怀疑苏小小不会让自己摔死,在空中还调整了一下姿势,后背朝下,拥抱星空。

  看起来也有点儿像在拥抱高空的苏小小。

  过了数息,江云鹤突然感到衣领一紧,差点儿勒的他喘不上气。

  “你就不怕我把你摔死?”苏小小软糯问道。

  莫名的,江云鹤觉得她现在好像有点儿生气。

  鬼知道她生什么气。

  “咱俩是一伙儿的!”江云鹤话音刚落,苏小小就松手了。

  “砰!”江云鹤感觉自己五脏六腑都在呻吟,如果不是那五蕴图在保护,自己这次真要吐血。

  “你以为我是执月那种蠢货?”苏小小的声音有些冷。“你以为你那套花言巧语,我会相信?”

  江云鹤心中丝毫没有生气或者惊怒,脑子飞快转动,思考苏小小为何会突然变脸。

  这次和以往的都不相同。

  以往苏小小虽然喜怒不定,但有真有假,此时却是真的在发怒。

  那么是自己哪句话还是哪个行为刺到她了?

  江云鹤觉得自己把握到一点什么。

  “从五阳山一起片执月的时候开始,咱俩就是同伙,是共犯了。”江云鹤呈大字躺在地上,无奈的笑了笑。

  “不信任人的毛病可不好!”

  扬起手臂在心口位置一划。

  “我的心在这,你听它说,嘴会骗你,它不会。”

  苏小小一脚踩在江云鹤胸口,指尖探出一道银线。

  “你以为我不会?”

  眼中杀机四溢。

  江云鹤则是毫不退缩的与她对视,仿佛要透过她的眼底,看看那黑色之下到底有着什么。

  苏小小突然冷哼一声,转身靠在一颗树干上。

  “哼!早晚我把你的心挖出来!”

  江云鹤在地上翻了个身侧躺,一只手撑着头,目不转睛的看着她。

  心道果然,苏小小不信任任何人,也不喜欢被人相信,不管这种相信是因为什么,她只喜欢别人恨她、怕她。

  自己刚才之所以激怒她,便是因为自己毫无紧张与慌乱的从天空坠下,笃定她不会让自己死。

  “信不信我把你眼珠子挖出来?”苏小小恶狠狠道。

  像一只充满了警惕的猫。

  “你该不会在等太阳出来好辨别方向吧?”江云鹤从地上一翻身爬起来,拍拍身上的杂草,丝毫不让人察觉的转移话题。

  不然若是苏小小反应过来自己刚才在试探她,那自己恐怕真要吃点皮肉之苦。

  “你以为我像你那么没用?”苏小小一把抓住江云鹤,腾空而起。

  本以为这次直奔庆阳府,没想到苏小小却是找了座山,转了一圈后找到一只老虎,二话不说先打一顿。

  “说,东在哪?”苏小小又恢复成原来巧笑嫣然的模样,一只脚踩在老虎脑袋上,俯下身体笑眯眯问道。

  老虎眼泪都下来了。

  问个路,你就问啊!

  先打一顿算什么?

  “吼——!”老虎努力扭头看向某个方向。

  “你凶我?”苏小小一脚将老虎踩地里了。

  “东在哪?”

  江云鹤看那老虎可怜的眼神,叹口气:“算了,我知道东在哪。”

  “我没问你!”苏小小转脸就凶巴巴的。

  江云鹤摊手,表示自己爱莫能助了。

  ……

  五日后,江云鹤总算看到前方的大城。

  真的大城,比起地球百万人口的城市要大得多,在空中看过去,呈正方形,离的稍近点儿,就占据了整个视线范围。

  城外更是良田无数,一眼看不到边际。

  无数马车牲畜从一条条道路汇在一起,形成一条壮观的洪流。

  有摇着扇子的公子哥,有骑着驴的老汉,有马车内露出半张脸的娇俏女子,有大腹便便的商家,有……

  江云鹤发现苏小小的目光总放在别人家的驴子身上。

  别说,那驴看着还真挺像老来的。

  “这位姑娘,莫非是走的累了?你若是喜欢,这驴子就送你了。”那驴子背上是个书生,看到苏小小后目光一亮,一摇折扇以自以为得体的露八齿笑容说道。

  还很鄙夷的看了一眼江云鹤。

  “那就多谢公子了。”苏小小软软糯糯的笑道。

  江云鹤很自觉的退开三米,这位兄弟,你招惹谁不好?

  就这位,我都不敢招惹。

  那书生被这一笑弄的心神荡漾,连忙从驴上跳下来。

  “在下江州纪叔侗,不知姑娘……”

  苏小小将手一伸。

  “啊啊,看我这记性。”那书生慌忙将驴的绳子递到苏小小手中。

  “姑娘,这驴虽然不高,想要骑上也有些麻烦,不如我帮姑娘?”那书生被苏小小一个笑容就迷的神魂颠倒。

  不得不说,苏小小却是是个祸水。

  苏小小笑的古灵精怪,“那就不用了,我只是想吃驴肉了而已。”

  “啊?”书生一呆。

  那驴头突然冲天而起,劈头盖脸喷了书生一头的血。

  人群顿时一阵慌乱。

  “啊啊啊啊!”那书生被吓的大叫,连滚带爬跑到一边,结果直接栽进路边的沟里。

  江云鹤怜悯的摇摇头,估计这位兄台从此以后看见女人都得有心理阴影。

  “咯咯!”苏小小心情大好,笑个不停。

  江云鹤退的更远了。

  “你能跑哪去?”苏小小一闪身出现在江云鹤身边,再一动,便到了百米之外,混进人群之中。

  那里虽然也被慌乱影响,却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一个个回头看,也没人注意到混进来两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