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万神记 > 章节内容

我的书架

第六十五章 埋伏(求票、求打赏!)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一艘在空中穿梭的纸质大船上,南月伸手接过飞来的一只纸鹤,将其拆开后看了一眼,皱了下眉头。

  “在庆阳府?到了涌泉境?进度倒是很快。疑似被迫成为苏小小的面首?目光示意求助?”

  南月心中升起浓浓的荒谬感。

  自己的宝贝徒弟如此,苏小小也是如此,她对这名叫做江云鹤的少年,更感兴趣了。

  虽然没见过苏小小,却也听说过她的名声,从未听说她有与男修过往甚密的传闻,这少年能将苏小小迷得将其带在身边,同住一屋,当真是不凡。

  “不过……就怕不是良人!”南月扭头看了一眼闭目打坐古井无波的宝贝徒弟,这消息暂且不告诉她了。

  到时亲眼看看那少年是什么样的人物,再看看他与苏小小到底是何关系再说。

  ……

  计元坐在马车上,手中捻着棋子,感觉车速慢了下来,抬头看了一眼。

  “应该是快到庆阳府了,好多年没来过了。”坐在计元对面的是柳泽,头顶两边各有一个黑白相间的羽毛装饰,让其看起来多了一些野性。

  “是想天下第一楼了吧?”计元含笑反问。

  “那的果子也是不错的,不少都是珍品,外界难以找到。”柳泽喉咙耸动一下,吞了口口水。

  ……

  计元进城的时候,江云鹤刚刚出城,身上皮肤一片通红,如同喝了酒一样。

  前天那顿饭吃完一半,身体就和着了火一般,那种等级的食材可不是他能够享受的。

  要不是苏小小在他身上拍了两下,估计又要爆体而亡。

  当然,又欠了苏小小一条命。

  显然她是故意的。

  江云鹤觉得,欠一条命是命,欠多了就是数字了。

  苏小小似乎觉醒了什么古怪的爱好,就像那些玩游戏的人看到数据上涨就会满足一样。

  不同的是苏小小看到自己欠她越来越多的命,她就会满足。

  此时那些灵力被封进体内,起码要三五日时间将灵力转化为自身灵力,颜色才会褪下去。

  江云鹤坐在车辕上发呆,拉车的是只浑身雪白踏空而行的鹿,体型倒是不算大,鹿角却是极大。

  车是青铜的,跟棺材似的,也不知道做这件法器的人是怎么想的,审美观炸裂。

  “嗯?”江云鹤眯了下眼睛,仔细看了看前方,一扯绳子,鹿车顿时向右一转。

  “怎么?”车厢内传来苏小小的声音。

  “没事。”江云鹤轻描淡写道。

  刚才前方有几个人埋伏,是那彩虹七姐妹。

  车厢里没了声音。

  过了半个时辰,江云鹤就听到后面遥遥传来一个饱含恨意声音。

  “没想到你苏小小也有落荒而逃的时候,莫非是被牧青雀追杀之时伤势未愈?哈哈哈哈,那还真是天道好轮回,你也有今天!”

  江云鹤捂脸。

  特意救你们一命,何必追上来呢!

  虽然不知道这赤橙黄绿青蓝紫有什么依仗,不过江云鹤还是看好苏小小更高明些,自始至终她都没把其他人放在眼里。

  “咯咯!”

  江云鹤听到车厢内传来轻笑的声音。

  “还真是有趣!”

  没过片刻七人追上鹿车。

  “苏小小,滚出来!你也不用去两道论剑了,今天就死在这吧!”打头的是个红衣女子。

  江云鹤觉得似乎穿红衣的,脾气都比较火爆。

  “一起出手,那小子也别放过。”

  江云鹤顿时有些恼了。

  老子好心救你们的命,你们连我都要杀?

  “哎呀呀,我好怕呢!”前三个字,苏小小还在车内,后四个字,苏小小已经出现在车上空,双手一扬,顿时漫天银丝,几乎结成天罗地网,将七人全都笼罩进去。

  天空突然出现七色花雨,成了七条花龙朝着那大网撞去。

  “华而不实,这么多年还没长记性。”苏小小冷笑一声,无数银丝毫无阻碍的将那七条花龙切的粉碎。

  然而随之而来的则是一股股异香。

  “你大爷。”江云鹤暗骂,只觉得脑中一阵眩晕,连忙将纳物袋里那颗珠子拿出来,顿时神智一清。

  “班门弄斧。”苏小小小嘴微张,用力一吸,顿时如龙吸水,狂风席卷,所有花毒都被苏小小吸到腹中。

  “说你们是残花败柳,也不为过。”苏小小大笑道。

  然而七人脚步不停,纷纷在空中拉动那些残花,反而成了一张花网,朝着苏小小罩去。

  与苏小小刚好相反,苏小小的银线是实,这些残花便是虚,虽然成网,却是聚散由心,反而不好对付。

  “真以为你们几个残花败柳能奈何得了我?”苏小小双手一挥,一抹黑色从背后升起,将周围都笼罩进去,那些花瓣几息之内便枯萎粉碎。

  几个女子纷纷色变,没想到苏小小如今竟然这么厉害,这幽魄神光的威力比起当年强了何止十倍!

  不但花瓣枯萎粉碎,就连花瓣中藏着的破神针都失去了联系。

  就在此时,云朵之上,突然一剑劈落。

  视线所及的一切,云朵,空气,苏小小身体周围的黑色,全都被斩成两半。

  在那夺目的剑光之后,才露出其人,是客栈中见过的那个脸上有刀疤的黑衣男子。

  “早就发现你了,一直等你出手。”苏小小右手一样,如同星辰一般的星沙朝着空中卷过去。

  “啊——!”来人惨叫一声就要跑,然而才跑出没多远,身上的皮肉就开始往下掉,还没跑出千米,整个人就一头栽了下去。

  七个女子一见那人惨状,顿时一个激灵。

  一扬手祭出七个花篮,在空中便炸开漫天花朵,几乎将视线全都遮蔽。

  当花瓣落下,场中已经不见了人影。

  “你们以为跑得掉?”苏小小冷笑一声,双手在空中一抓,无数银丝倒卷,只见银丝卷着什么倒飞而回,仿佛是卷着透明的人一般。

  “求……”

  苏小小嘴角微微勾起,根本不听对方的讨饶声,双手一用力,顿时从空中落下无数血块。

  漫天银丝乱舞,将那些纳物袋、纳珠、黑衣人的剑全都卷了回来。

  “跳梁小丑,不自量力,简直可笑。”苏小小落到车上,抻了个懒腰。“不过也好,路上无聊,还能解解闷。”

  江云鹤咂舌,这几人实力应该不弱,敢来找苏小小麻烦也有些依仗,没想到这么快就全部身亡,连个全尸都没留下。

  苏小小着实是厉害。

  等到鹿车远去,附近的一块石头动了一下,变成一个胖成球的富家翁。

  脸色发白,头上不断的往下落汗。

  “这妖女怎么这么恐怖了!”

  “几位道友,我会将你们的死讯送回百花谷和无妄道的。”

  说罢,身子一纵就没了踪影。

  待他离开后,不远处又出现一个浑身金袍的威严男子,在看了地上的残尸后,转了个方向离开。

  ……

  接下来几日,倒是没遇见有不开眼来找麻烦的,不过江云鹤倒是看到几次修士厮杀。

  随着时间过去,周围出现的修士越来越多。

  互相见到多是远远的看上一眼,若是认识便上前攀谈,若是不认识便各走各路。

  直到看到远处根根林立的石柱,仿佛岩石丛林一般。

  江云鹤知道,无崖山要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