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万神记 > 章节内容

我的书架

第七十四章 恬不知耻(求票,求打赏)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兄台怎么称呼?”司空规揉了半天眼睛,问道。

  “江云鹤。”江云鹤抱拳道。

  司空规想了想,那日倒是忘记问那人的名字了。

  “那日我在庆阳府认识了一位与兄台颇为相像之人,虽然时间不长,却是引为至交,实在志趣相投之知己。不知兄台是否知道……”

  “那个叫江别鹤,与我乃是同胞兄弟。”江云鹤笑的云淡风轻。

  “江别鹤,江云鹤,原来如此。”司空规哈哈大笑:“我就说,那日见他与苏小小那妖怪在一起相谈甚密,今天怎么会在这。”

  众人:……

  江云鹤很想问句,你是眼瞎么?

  你说你是瞎还是脑子不好使?

  你昨晚喝的假酒吧?

  叹气。

  “司空兄,别来无恙,腿伤可好?”江云鹤皮笑肉不笑的问道。

  “小伤而已,无妨无妨。”

  司空规突然沉默下来,看了看江云鹤,又看了看执月,再看看江云鹤。

  “几位先聊,我想静静。”

  “司空,他人不坏,就是较为单纯。”执月等司空规去静静后,轻声说道。

  江云鹤觉得这话从执月嘴中说出来,怎么那么不对味儿呢。

  这笨丫头都说他单纯,那就不是单纯的事了,显然是傻吧?

  “司空规虽然风流浪荡,却也是性情中人。”梦女在一边说了一句。

  江云鹤:我觉得我也是性情中人。

  稍后执月带着江云鹤又见了一众紫宸宗弟子,算是混了个脸熟。

  随后两个山头阵势拉开,今日比斗开始,对面一个黑衣男子提刀默默走到空中,是那个头发如同血色的饮血宗弟子。

  “他叫罗霸道,近几年在左道中声名鹊起,为人沉默寡言,少有爱好,唯独喜欢战斗,其人肉身强横,刀法绝伦。他手中的是饮血刀,饮血宗弟子多用这一类法器,以血蕴养,故名饮血。你注意他的刀。”

  执月在一边点评道。

  正道这面还没有动作,罗霸道扬刀,朝着正道方向一指。“晁石,出来。”

  正道这面顿时出了一个络腮胡子的大汉。

  “这是晁石,风雷山的弟子,擅长一把风火枪,同样擅长近身厮杀,三年前晁石前往余宁堡给好友助拳,与罗霸道交过手,罗霸道略输一筹,之后三年的杳无音讯,此次便是为晁石而来。”

  听着执月淡淡的讲述,江云鹤心中也是佩服,从刚才到现在,这么多人,这么多事迹,执月竟然都能记得住?

  这份博闻强识非常人能比。

  “我是门中掌令弟子,负责处理一些外务,每个月各地消息都会发到我手中一份,因此对于大多数人的事迹都略知一二。不过也仅限于近三年,再久远的都是我掌令之前,强行记下来的。”

  江云鹤闻言道:“世人只见别人风光,不知别人背后付出多少心血。按照我们那的话,只见贼吃肉,没见贼挨打。”

  心中哀叹,也就是说,自己不管跑到哪,只要有一点消息传出,她就能知道?要不要这么狠?留条活路行不行?

  执月听到前半句,顿时升起知心之感。

  世人只见到她风光,又有几人在意她付出多少?没想到自己只是随口一说,身边这人却立刻如此感叹,果真是知冷知热。

  不过听到后半句,就被逗笑了。“我又不是小贼。”

  “谁说不是?”江云鹤反问,看过去,盯着她的双眼道:“偷心贼。”

  两人这边说说笑笑,其他人一会儿看场上两人相斗,一会儿看看他俩,心中无不哀叹。

  往日月仙子可是少与人说闲话,与谁都是清清冷冷,怎么这么快画风就变了?

  司空规蹲在远处石头上,不时瞥上一眼,脸上阴晴不定。

  好半响,恨恨唾弃道:“呸,人渣!”

  场中两人一人手持长刀,一人使着长枪,动作快的看不清动作。

  只见晁石每一枪使出都是风雷阵阵。

  “注意晁石的枪。”执月突然道。

  江云鹤看过去,只见晁石双手一拧,枪尖顿时炸开一道雷光,罗霸道浑身发麻,动作就是一慢。

  晁石冷笑一声,扬枪就要把罗霸道刺个对穿。

  “看饮血刀。”执月又道。

  只见那刀上血光一闪,刀身突然长了一截,刀尖上出现一个如同蛇头一样的大嘴,一口将晁石左臂咬下。

  晁石惨哼一声,手上不停,直接给罗霸道身上开了个洞。

  双方一个被扎个通透,一个断了条胳膊,互相瞪上一眼,各自返回阵中。

  “怎么不提醒他?”江云鹤问。

  “我猜到饮血刀要有变化,晁石心中必然也有数。你看那刀头咬过来一下简单,实际上那一道血光有着惑人心神的效果,晁石心神一恍惚,就中了招。”

  江云鹤这才了然,两人比试斗法之中还有这么多说道,若是没个博闻强记的人解说,外人根本看不懂其中发生了什么。

  接下来又斗了七场,双方各有胜负,正邪两道各陨落一人,让不少人叹息不已。

  当然,气氛也更浓烈了,不少人都斗出了火气。

  快到傍晚的时候,左道跳下来的人让江云鹤颇为意外,竟然是三阴门的童青川。

  “童青川和什么人有仇怨?”江云鹤疑惑道。

  童青川虽然长得不怎么样,性格却是蛮好的,江云鹤本以为他就是来长长见识,走个过场,没想到竟然会下场,大出意料。

  看来童青川也是个性情中人哪。

  执月沉思片刻,三阴门她知道,童青川她也知道,不过童青川和什么人有仇怨,她还真没想起来。

  从童青川的过往来看,倒是和司空规有些像,出身不差,性情平和,少与人争斗,属于那种逍遥自在类型的。

  “江云鹤!”只见童青川伸手一指。

  江云鹤:……

  我TM刚刚还说你是性情中人,我呸!

  “来来来,我压制到涌泉境与你比一比,看你到底有什么过人之处!”童青川在下面挤眉弄眼。

  这话一说,怒骂童青川无耻,跃跃欲试想要跳下场的几个正道修士也不说话了,纷纷扭头看江云鹤。

  毕竟这位可是苏小小和月仙子两个人争抢的男人。

  总得有什么过人之处吧?

  “其实我也想试试童兄手段,可惜这里太高了,我下不去。”江云鹤摊手。

  然后就看到脚下多出一道彩虹,凝若实质,从脚下直铺山下。

  扭头看过去,只见梦女抿嘴轻笑:“江道友,不用客气!”

  “你还真是……善解人意啊!”江云鹤吸了口气,一脸惊叹。

  梦女眨了眨眼睛。

  “无妨,童青川虽然出身左道,为人却是不错,我见他与你相熟,必定不会下重手,你试试与人交手也好。不过主要还是要保全自身。”执月在一边轻声道。

  江云鹤无奈,只得往彩虹上一跳,如同滑梯一样,从山顶直滑山底,快到底部之时一股柔力一脱,他便轻轻落到地上。

  “这梦女看样子不是想坑我啊,她是什么意思?”

  江云鹤脑中闪过这个念头。

  就见童青川在面前一脸的嘿嘿嘿嘿。

  “你假酒喝多了?”江云鹤一摇扇子,鄙夷道。

  “没办法,老爷子下令,这次斗剑一定要展现我三阴门的风采。”童青川也是一摇扇子。

  “你回去会被你老爷子打死的,我说真的。”江云鹤认真道。

  让你展现风采,你就捏最软的柿子?你还是个人?

  回去你老爷子打不死你,你跟我姓!

  “再说,我这不是给你创造机会么。你看看,你可是赢了两大美人儿的心,不展现点儿实力来,谁会服气?你以后麻烦多着呢!”童青川挤眉弄眼道。“我义薄云天童青川,为兄弟两肋插刀!”

  “为女人插兄弟两刀。”江云鹤顺嘴接上。

  “哈哈哈哈,还是江兄懂我!”童青川竟然恬不知耻的认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