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万神记 > 章节内容

我的书架

第七十六章 无耻小人(第三章,求票)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严志远脸色不好看,毕竟谁被指着鼻子骂一通也不会高兴。

  此时他倒有些后悔了,之前看这江姓小子怎么看都不顺眼,又看他和童青川打的太假,一冲动就站出来了。

  不过此时也没后悔的余地,只能一条路走到黑了。

  从空中落下来皮笑肉不笑道。

  “放心,我还不屑于用气海境的实力来欺负你。”

  “我只是对江道友的身法和眼力很好奇,是不是换个对手还能像刚才那般轻易。”

  严志远还是留了一点儿风度。

  江云鹤两眼一翻:“孙子。”

  “江道友,还是留点儿口德比较好。”严志远扯了扯嘴角。

  “我觉得还是阴德比较重要。何况我一般不骂人,除非……骂的不是人。”江云鹤继续翻白眼。

  江云鹤确实很少骂人。

  当年打游戏被人喷成狗,还花钱找程序狗做了个喷人的软件,把对方骂到自闭。

  不过他真挺讨厌严志远这种人,你要是背后使阴的,我还能看得起你。

  明明一个名门正派,表现的这么下作,你有脑子么?你都不要脸了我还要什么风度?

  “放心,你等我一炷香。”江云鹤拍拍执月的手,转过脸就一脸温和,和刚才翻白眼的那个完全是两个人。

  “好。”执月不多说废话,看都没看严志远,直接站到一边。

  准备万一情况不妙,就随时出手。

  “严志远是天元宗的弟子,所学是天元妙法,实力压制到涌泉境,很多手段都用不出来。

  不过你要小心他的两仪扇,有牵扯对手的功效,你小心了。另外,他有一套十三枚追魂钉,若被瞄上如跗骨之蛆,威力不小,千万不能硬接,到时就用我给你那个鱼符。”

  一开始听说严志远擅长小范围近身交战,江云鹤心中还有些轻松,这是自己最擅长应对的范围。

  最怕的就是那种大范围饱和攻击。

  不过听说那十三枚追魂钉,江云鹤就开始小心起来。

  “孙子,动手吧。”江云鹤招招手。

  严志远心中早就恨的不行,此时自然不客气,手中扇子一劈,江云鹤眼角顿时直跳,连忙避开。

  同时看到两道数据朝着自己绕来。

  江云鹤心中清楚,这就是那两仪扇的功效了,应该是一推一扯,如同引力斥力一般。

  当即定住身形,果然感觉到那一推一斥之力,身形晃了晃,却丝毫不乱。

  不过严志远那一扇子的劲风竟然劈出数丈,地上出现一道深一尺有余的印记,如同被刀剑劈砍一般,其范围和杀伤力让江云鹤有些吃惊。

  严志远一扇劈空,并不意外,眼中带着戏谑。

  他压根就没想过干脆利落的解决掉江云鹤,要一点点压空他的腾挪空间,让他如同被关起来的小虫子一样在里面狼狈不堪,那才是他想看到的。

  严志远手中摇扇在手中转动不休,或摇或点,或劈或斩,看起来倒是有些风轻云淡的样子,不论人品,这卖相倒是不错。

  然而江云鹤比他还风轻云淡。

  往左走一步,往右走两步,后退一步,一个铁板桥,再往左走两步,顺便打了个哈欠。

  这种简单直接的东西,哪怕招数花哨一点儿,虚实不定,在江云鹤眼中也是一清二楚。

  实际上最麻烦的是随着对方动作的引力斥力,不过这两种力也在江云鹤眼中,直接提前做好准备,身形都不用晃上一下。

  “孙子!”

  严志远脸色一僵,这小子真能看得穿自己的动作。

  当即将扇子扔出去,只见一分二,二分三,漫天上百把扇子转着圈朝江云鹤袭来。

  “咦!”江云鹤一眼看过去,竟然有十三把扇子是真的。

  至于其他虚影,如果不是自己用真实视界来看,还真不容易分辨真假。

  只见十几把扇子飞来,江云鹤连躲都不躲,仿佛不知道该往哪里躲一般。

  一些高手却是微微点头,严志远将实力压制到涌泉,这一手虚实之法却是有不少破绽,没想到那少年竟然也能看得出来。

  确实不错。

  一连十几道扇子打在江云鹤身上,连半点儿声响都没有。

  严志远眼中带着凶色,这下看你如何应对。

  接下来一把扇子却是真的。

  然而江云鹤直接蹲下提了提鞋,又起身脚下一滑,闪出一丈,躲过另外一把真扇,冲着严志远露齿一笑:“孙子!”

  严志远目光阴沉下来,怎么可能,这小子竟然真的全看透了?

  头上的汗顿时落下来。

  这一手虚实之术,同阶之中哪怕实力比自己高出一筹,也分辨不出,何况是个涌泉境的小子。

  若是自己真拿不下他,那自己今天就成了笑话了。

  心中一狠,双手一搓,一枚长两寸的透骨钢锭出现在手中。

  “这一下你不死也要重伤。”

  左手接过飞来的一把扇子,手中一转,带着那追魂钉一起甩了出去。

  追魂钉刚好在扇面之下,从上向下却是看不到。

  然而江云鹤一眼就看出其中的问题,顿时明悟,这是真想要自己的命。

  “王八蛋。”江云鹤心中气急。“什么仇什么怨?我TM招你惹你了?”

  “你做初一,别怪我做十五。”

  当即一拍腰间,激发了玉佩。

  一手拿着葫芦,如同火山破了个口子,葫芦口直接喷出一条火河。

  另一手拿着扇子向前一扇,煽风点火,风助火势,那火河如同沸腾了一般,速度更快,威力更大,只见江云鹤前方全是火焰,直接将严志远吞没进去。

  “不好!”许多人脸色都一变。

  之前江云鹤与童青川对战之时,一直在躲闪,根本没出过手,谁都没想到他还有这么一手。

  不是没想到江云鹤会有反击的手段,而是没想到这反击来的这么暴烈,威力这么大。

  这根本就不是涌泉境所能用出来的手段!

  只见两山只见的凹谷中满是火焰,根本就看不到严志远的人,而且就连被火焰烧到的山壁都开始融化,哪怕在山头也能感到滚滚热浪。

  “手下留人。”几个人大喊一声就跳下山头。

  在那几人开口之前,江云鹤就感觉差不多了,将葫芦一收。

  “气海境,应该能抗住这一波火吧?”江云鹤心中想道。这是放出了半葫芦火,对方绰手不及之下受点伤是难免,能扒他一层皮,不过只要对方不再压制实力,抗住这一波火焰不难。

  只见葫芦口火焰一收,前方火势一减,顿时露出一道漆黑人影,浑身焦糊,表皮破裂,连里面的肉都露出来了。

  “呼,没死就好。”江云鹤扯了扯嘴角,他是真不喜欢杀人,而且万一烧死这个童青川,麻烦太多。

  然而下一秒他脸色就大变:“我操你大爷!”

  只见严志远双眼满是恶毒,强撑一口气,把十二枚追魂钉全都打了出来。

  想都不想就激活鱼符,一条大鱼将他一口吞下,一摆尾巴就消失的不见踪影。

  与此同时执月想都不想,直接把手中的剑扔了出去,将严志远钉在山壁上一团火里。

  另有无数纸符形成一座山,挡在江云鹤原本位置上。

  “我……我……”严志远不可思议的看着执月,怎么也没想到她会突然出手。

  空中几人落下来,连忙将严志远救出来。

  其中一人怒视执月:“你手段太毒了。”

  “到底是谁手段毒?我师弟都收了葫芦,明明已经饶他一命,他却做出暗中伤人的事?无耻小人,我只恨下手太轻,没一剑刺死他。”

  执月冷冷道,调头就往江云鹤遁去的方向追去。

  “还敢恶人先告状,是看我紫宸宗好欺负么?你天元宗管教弟子无方,必须给我一个交代。”南月立在空中,脸色也不好看。

  实在是严志远最后那一手太下作了。

  要不是江云鹤察觉的早,直接遁走,怕是连命都保不住!

  严志远本就被烧的浑身剧痛,江云鹤说的一点不差,直接扒了他一层皮,又被执月一剑给钉在火里。

  此时再听到执月和南月的话,怒气攻心,一口血喷出来晕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