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万神记 > 章节内容

我的书架

第七十八章 呸,人渣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无崖山,白玉楼中。

  “你说有人埋伏?”南月听了两人的叙说,表情丝毫不变,目光深邃。

  “火鸦军计统领可以作证,当初我便发现仙市中的一些灵兽和灵药、矿石内有陀罗宫的幽魂引,因此提前察觉有人在打盛州的主意。我可以看到很多常人难以观察的东西。”

  江云鹤丝毫不说废话,直接将大旗拉出来,这样才能取信于人。

  “就像你刚刚看穿他们的术法、招数一般?”南月看他一眼淡淡道。

  “是!”江云鹤微微点头。

  “你可知有多少人埋伏,什么实力?”

  “距离太远,我不敢靠近,也看不清楚。不过有一点可以确认,对方设下了阵法,将石林靠近无崖山的部分全都覆盖在内,而且三个出入口都有埋伏。”江云鹤一五一十说道。

  想了想江云鹤又道:“如果有阵法高手演示阵法给我看,也许我能辨认出来。”

  作为一个人才,不但要能提出问题,还要能解决问题。

  江云鹤从不喜欢隐藏自己,而是不放过任何机会的展示自己,这样才会被人看重。

  何况此时也涉及他自身安全了,如果真是大麻烦,自己这种小虾米是倒数第二危险的。

  最危险的是山腰那群没人罩着的小虾米。

  南月颇为赞许的点点头。

  看这个新收的徒弟也越发的顺眼了。

  略微沉吟一下,南月一抖袖子,袖中飞出几只纸鹤。

  “南月道友,不知道将我喊来有什么事?”

  进来的是是个中年文士,和司空规有几分相像,相貌英朗,笑容温和。

  身上有种熟悉的“性情中人”的味道。

  一看就知道是司空规亲爹。

  司空名茗。

  “司空道友稍等片刻。”南月淡淡说道。

  “哦?莫非还要等李道友?”司空名茗轻笑一声。

  “哈哈哈哈,不知道南月道友相邀是有何事?”前后脚进来一个白眉白须的老者,江云鹤之前便已知道这几位星宫强者的身份,这人便是风雷山李白眉。

  “两位道友请坐。”南月一招手,两把白玉椅子落下。

  见她这么郑重,两人略有些狐疑的看了一眼站在一边的江云鹤和执月,若是这两人的亲事,应该不用如此吧?

  “云鹤,你说吧。”南月又一挥手,茶几,小火炉,茶壶等纷纷出现。

  “是,师傅。”江云鹤低眉顺眼的将方才发现的事说了一遍。

  又说了自己在盛州之时的过往。

  两人都是陷入深思。

  毕竟江云鹤只是涌泉境,这么多人都没看出的东西,却被他一个人发现了,有些难以置信。

  不过此事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若是真有人意图将正道左道参加论剑的人一网打尽,那这就是震动整个天下的大事。

  而且南月既然招两人前来,应当是有几分把握的。

  “此事先不必告知左道和朝廷,先查清对方意图再说。”李白眉捋着胡须说道。

  “理应如此。”南月点头

  “不如先去查探一番?”李白眉又道。

  “如今对方不知我等已经警觉,若是查探,便会打草惊蛇,恐怕不妥。”南月微微摇头。

  “还是先弄明白对方目的再说。”

  “阵法一道司空道友擅长,不如由道友来演示如何?”南月又道。

  “阵法一道千变万化,我虽有所涉猎,却未必知道外面之人所布阵法,何况我手中也没几块阵盘。不如再叫几位道友一同,集思广益。

  以防万一,这几位道友在完成之前,不可与外界联系。”司空名茗道。

  “正当如此。”三人几句话就定了下来。

  司空名茗看了一眼江云鹤,笑道:“不过我要先考考你了。”

  江云鹤看了一眼,双眼便一阵刺痛,双眼红肿,眼泪差点儿都下来。

  “前辈手中握有一物,与香火神道有关。”江云鹤道。

  司空名茗顿时大笑,“好,好,好!好眼力!”

  手掌一翻,手中正是一块三角形的石头。

  “是那羽水神君的镇府碑文吧。”李白眉轻笑道。

  “正是,这是上面脱落的一块。”司空名茗面含笑意说完便起身拱手。

  “如此,我去召集几位同道。”

  “我可以提供一处隐蔽之所。”李白眉呵呵笑了一声,一扬手,外面轰然作响,地面都是一震。

  只见外面出现一座七层高的宝塔。

  江云鹤:您老可真是小机灵鬼,这可真是隐蔽。

  反正只要外面看不到,那就是隐蔽了。

  两人走后,南月看向江云鹤道:“接下来就看你的了。若是对方真打这些人的主意,手段必然不凡,到时死伤不知多少。你提前发现,是立了大功。”

  “弟子不敢居功,只是略尽绵薄之力。”江云鹤笑容谦和。

  南月看江云鹤越发顺眼了,笑了笑道,“这话就不用在我面前说了。该是你的功劳,自然是你的。不过你俩之前有些冒失了,应当早早告知于为师才是。”

  “只是那时还没确定,总不好打扰师傅。”执月道。

  “此次就算了,下次不得如此。”南月也不想多说,又说几句,叮嘱两人不要告诉其他人,便让两人出去了。

  “哈哈哈哈哈哈,陆祺天你能做得到么!”只见陆祺地那野孩子正顺着塔身往上爬,如同壁虎一般,身体都贴在上面,转头朝着下方的陆祺天挑衅。

  陆祺天用看傻子的目光看她一眼,然后甩手一个火球扔在塔身上。

  宝塔防御顿时被激活,塔身电光一闪,陆祺地惊呼一声,就如同炮弹一般被弹飞好几里远。

  江云鹤都有些无语,这陆祺地,还真是各种花样作死。

  每次都挑衅,然后每次都倒霉,偏偏死不悔改。

  江云鹤直接给这俩姑娘打上标签。

  陆祺地:憨批。

  陆祺天:腹黑。

  说起来这位陆祺地的性子还真和蒙奇地差不多。

  两人在外面转了片刻,洒了一圈狗粮,江云鹤便听到耳边传来的声音。

  “我去看看。”江云鹤扭头冲着说道。

  “尽力便是,别想太多。”执月怕他有太多心里负担,说道。

  “放心。”江云鹤眼睛一扫,看见不远处的一朵小白花,摘下来插到执月头上。

  往后退了两步,赞叹道:“你可千万别去水边。”

  执月眨了眨眼睛。“为什么。”

  “世上有人之美,鱼见后忘了游,便沉下去了;鸟见后忘了飞,便摔下去了①。实乃沉鱼落雁之美,我之前是不信的,实在太过荒谬。

  如今却是信了,难怪人人称你为仙子!”

  执月在江云鹤面前,总是维持不住清冷,几句话便能让她害羞。

  “快去吧。”执月催促道。

  ①:沉鱼落雁,译——江云鹤。

  “呸,人渣。”司空规在远处狠狠唾弃,然而还有个声音与他说出同样的话。

  扭头一看,是风雷山的段哲。

  两人互视一眼,互相鄙夷。

  “呸,舔狗。”

  “呸,人渣。”

  ————————————

  江云鹤进了塔,一直留意他的段哲神色古怪,那座塔既是李长老的炼丹之处,又是攻敌的法宝,自己都没进去过,那小子凭什么能进去?

  心中顿时更腻歪了。

  江云鹤不知道那些,进了塔后见到李白眉、司空名茗还有五个正道修士都在其中,执月之前介绍的人中就有这五人,都是正道中的高手。

  司空名茗将事情大概说了一遍,省了江云鹤不少口舌,以司空名茗的地位,几人顿时就信了。

  “既然你能看出,那你且看看这些。”一个星象宗的高手说道。

  星象中本就擅长阵法,加上司空名茗的六人中有三人都是星象宗高手。

  随着话落,十几个阵盘落到地上。

  江云鹤仔细看了几眼,指着其中一块方形和一块圆形的阵法道:“这两块阵盘是同样的阵法。”

  虽然这两块阵盘和上面的纹路完全不同,江云鹤却一眼看了出来。

  “咦?你以前学过阵法?”那位星象宗高手诧异道,随后又觉得不可能,江云鹤不过十七岁的年龄,就算从娘胎里修行,也不可能这个年纪到了涌泉境,还能将阵法研究到相当程度。

  “虽然表面看起来不同,不过其中核心的一部分内容却是相同的。”江云鹤含糊道,数据的东西他很难和常人解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