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万神记 > 章节内容

我的书架

第一百零七章 三年后,下山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时间一晃便是三年。

  江云鹤的相貌却没有多少变化,时间的流逝在修士身上更加缓慢。

  因此他留了一点胡茬,这样看起来更成熟一点。

  江云鹤做完每日早上的观想,睁开双眼,此时体内的灵力已经如同湖泊。

  得益于紫宸宗的福地,江云鹤的灵力增长比所有人预计的都要快,三天前便突破到了气海,比起所有人的预期快上两年。

  单单这一点,就让他在宗门内声势大增了。

  二十一岁的气海境,不论放到哪个门派,都是最顶尖的天才一类。

  更不用说他身后还有个女人。

  掌令弟子执月。

  江云鹤眼中神采奕奕,只一眼看过去就让人感觉仿佛有光透出,这是刚刚突破还没稳定的外相,起码还要十天到半个月才能彻底稳定下来。

  “小师弟,师傅让我通知你去天门峰。”

  三年看起来只长大了一点点的药儿骑着一只一米高,浑身长毛,脸像是河马,体型却像是猪,常年都睡不醒,一脸呆萌的生物,是两年前二师姐让人送回来的一种叫做汤胖子的异兽。

  这种生物性格极其温顺,从不攻击任何生物,偏偏皮糙肉厚,遇到危险时跑的极快,一般生物也拿它无可奈何。

  汤胖子身后跟着一连串的鹿、兔子、竹鼠、鸟类,排出好长一溜。

  只要汤胖子排出一个山楂丸大小的粪蛋,那些动物便是一阵疯抢。

  据说汤胖子的粪便蕴含灵力极高,很受动物的喜好。

  据说汤胖子的粪便是山楂味,还带着一点苦……药儿说她闻到的。

  不过江云鹤一直有一点比较疑惑,人类应该是闻不到苦味才对……

  咳咳!

  “好,我马上去。”江云鹤转身回房把头发束上,换上月白色的长衫,上面带着银线纹路,是一只若隐若现的麒麟。

  衣服是执月送的,是件法器,可以抵挡一定程度的攻击。

  当然,最重要的是可以自动清洁,从此以后再也不用洗外衣了。

  三年前紫玉门高层几乎全军覆没,只剩下两个重伤的长老,加上阴浊之气从七星洞周围的地面渗出来,逐渐向着周围侵蚀,紫玉门决定回归紫宸宗,也算是溯本归源。

  当然,如果仅仅如此,也不至于。

  不过两个月前还没恢复实力的七星仙子出现在紫玉门,虽然被附近的望同峰和空蝉峰主所阻拦,不过短短时间的交手,望同峰主便被其重伤。

  好在宗主南梦与南月及时赶到,方才逼退七星仙子。

  也正是因此,紫玉门才下定决心溯本归源,回归紫宸宗。

  而今天是紫玉门诸人抵达的日子。

  “江师弟!”

  刚抵达天门峰,江云鹤就听到一个女声。

  是望同峰的一个师姐。

  “师姐今天的耳环这么别致?师姐真是好眼光!”

  “江师弟。”

  没走多远,江云鹤脸上的笑容更灿烂了。

  “小仙女你最近好像眼睛更大了!”

  “有么?真的?”

  “不信你问问他们!除非是瞎子,否则都能看的出来!莫非没人告诉你?他们太坏了!”

  “江师弟……”

  “哇,师姐你这是用的什么胭脂?没用?你不是骗我吧?出水芙蓉,别人都要嫉妒了!”

  ……

  场中已经有数百个紫玉门弟子先到了,众人心中多少有些忐忑,也有些期待。

  紫玉门从今开始,就是历史了。

  不过紫玉门与紫宸宗本就是同源而出,而且紫宸宗的实力比起紫玉门要强得多,对于他们未必是坏事。

  数百人在此等候,陆陆续续也有其他紫宸宗的人到来,在一边四处打量,让人多少有些不习惯。

  直到一个十七八岁,留着一点胡茬的青年修士到来,立刻热闹了起来。

  只见那青年相貌俊美,目光温和,些许胡茬让他看起来成熟了一些,多了一丝不羁,更加富有魅力。

  几乎每十步就要停下与一个女子说话,夸张的表情,热情的语言,丝毫不让人感到反感,几乎每个女子都是笑意盈盈,目光如水。

  “那是谁?”有人好奇询问。

  毕竟和其他紫宸宗弟子相比,这个人实在太特殊,太夺目,让人想注意不到都不可能。

  “这个人好像在在紫宸宗地位很高?我看很多人特意等在他走的路线上。”

  “好像不是吧?我看那些男修看他的目光都不怎么和善……”

  这么一说,周围人也发现了。

  围上去的都是女修,而男修几乎都站在远处面色不善的看着他。

  “我知道这人是谁。”一个消息灵通的紫玉门修士说道。

  “是谁?”

  “他叫江云鹤,掌月真人的弟子,是紫宸宗的顶级天才,今年刚刚二十一岁,就已经达到气海境。不过风评么……比较特别。”

  “怎么个说法?”

  “女修对他的风评都很好……男修对他的风评都很差……完全相反。”

  这点在场其他人都看出来了。

  “为什么会这样?”不少人都不解。

  有聪明的,已经猜出一些了。

  “过些日子你们就清楚了。”说话的人没有全说出来,免得日后自己倒霉。

  他的交游算是广阔,从紫宸宗得到了不少消息。

  女修对江云鹤的评价,以诚待人,温和有礼,为人风趣,仗义疏财……

  男修对江云鹤的评价,出奇的一致。

  人渣。

  ……

  江云鹤给这些前紫玉门弟子留下了极为深刻的印象。

  甚至不弱于刚刚赶回来的执月。

  尤其当执月站在他身边的时候,不少人都有些发酸。

  “还以为你昨晚就会回来的,被事情耽误了?”江云鹤轻声问道。

  “一点小事,没什么。”执月目光在周围一扫,所有人都避开了。

  这三年来,执月相貌虽然没变,却比以前更成熟了一点,手腕更高明了一点,名声也越发的大了。

  “稍微瘦了一点,却越发的出众了,让我都开始自惭形秽了。你没看到他们刚才看你的眼神……以及现在看我的眼神,我之所以成为宗门公敌,这都是你的错。”

  执月目光流转:“你总说这种话哄我。你怎么成宗门公敌,我一直是知道的。”

  “我这人一向与人为善!”江云鹤面上没有半分变化。

  执月思考一下,道:“你性格温和,为人纯善,就是对人太好了。”

  “是啊,这是我最大的缺点。”江云鹤觉得执月说的没错。

  两人偷偷说话之间,宗主、三位长老,以及其他峰主和紫玉门仅存的长老一起抵达。

  宗主说了一番话,主要就是紫宸宗内多出两个峰来,分别为昔归峰和紫玉峰。

  而紫玉门两位长老则是两峰峰主。

  紫玉门共三百余弟子,其中一半划入两峰,一半划入其他十三峰,待遇与紫宸宗其他弟子相同。

  如此一来,这些紫玉门人有自己的二峰,而且一半门人划入其他峰也有助于他们与原本的紫宸宗弟子熟悉起来,也避免紫玉门弟子抱团,无法融入宗门。

  不过一下多了三百多弟子,很多方面无法周全,还要经过时间才行。

  将这些讲完,所有弟子便各回各峰,至于两个新峰已经在这两日挪了过来。

  “云鹤,一会儿来我这一趟。”

  临散开之时,江云鹤听到师傅南月的传音。

  片刻后江云鹤来到南月的住处。

  “师傅。”

  “坐吧。”

  江云鹤一脸坦然的坐下,等着南月说下文,心中也猜测不知道此时招自己是要做什么。

  南月神色万分复杂的看了他一会儿,这个弟子让她也有些无语。

  尊师重道,友爱同门,为人聪明机警,天赋又是极佳,几乎无可挑剔。

  然而某些地方又让人着实无奈。

  本想让他在山上呆个二三十年再下山。

  然而他若是再晚下山两年,估计其他峰主就得来找自己谈他的婚事了。

  三年时间,不知多少女弟子对他芳心暗许,哪怕有执月威慑,都拦不住那么多扑火的飞蛾。

  简直是个混蛋!

  修行界浪荡子有,多情的也有,但没一个像他这么混蛋的。

  偏偏他还分寸把握的极好,从不会故意去做些暧昧之事,表面上看只是能言善道,为人热诚而已。

  若不是看结果,她都没想到会是这样。

  这弟子与执月完全相反。

  江云鹤被南月盯着心中有些心虚:“师傅,我没犯什么错吧?”

  “没有,我倒是希望你犯些错。”南月叹道。若是他犯错,自己还能找机会收拾他一顿。

  偏偏这小子分寸极好,从不犯错,让她想发作都没机会。

  “那就好,我就怕给师傅添了麻烦。作为弟子,不能为师傅分忧解难,还给师傅添了麻烦就太说不过去了。”江云鹤笑道。

  南月更无奈了。

  这家伙嘴是真的甜。

  “算了,直接跟你说吧,如今各地多有乱迹,执月在山外负责外务,着实太过艰难了。”

  “师傅的意思是?”江云鹤心中狂跳,强忍着没露出喜色。

  “半个月后,你稳定了修为,就下山协助执月吧。”

  南月无奈想到:让执月看着你,多少能安分一点吧?

  “愿为宗门分忧!我也觉得大师姐实在太过疲倦,今日见她,又瘦了许多,做师弟的也觉得心痛。”

  南月挥挥手:“这话你跟她说吧,别跟我说了。”

  随后大袖一挥,一枚泛着灵光,中间粗两头尖的黑白梭飘在江云鹤身前。

  “这枚阴阳梭是我早年得来的,可短程飞遁,也可驱使攻敌,威力不弱,便赐予你了。”

  “多谢师傅。”江云鹤一眼便看出这阴阳梭不凡。

  低阶修士用的多是法器,而这阴阳梭却是法宝了。

  南月伸手一点将使用法门传给江云鹤,便让他回去稳固修为。

  江云鹤出了南月的房间,挥了挥拳头,几乎大笑出声。

  自己终于能下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