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万神记 > 章节内容

我的书架

第一百一十章 好气啊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一身白衣的执月走进茶寮的瞬间,茶寮安静了一下。

  之前苏小小戴着面具,又背对众人而坐,也没引起多少注意,执月却完全不同。

  执月神色淡然的坐到江云鹤身边,眼中全是平静,没有仇恨,也没有其他,苏小小的到来没有扰乱一丝心境。

  江云鹤暗道,果然是这样。

  从执月到来的时间来看,应该是苏小小与自己来茶楼之时,就给自己挖坑了,用不知什么方法将执月引来。

  然而方才那一句,如果自己反应过来,就是提醒自己。

  如果自己没反应过来,便是又挖了个坑给自己跳。

  她的心思一如既往的诡谲。

  苏小小看到执月之时,目光闪了闪,颇有些惊异。

  江云鹤用了三年突破到气海已经让她吃惊了。

  执月竟然也要突破到元门了。

  虽说她之前距离元门只有一步,可这一步之遥足以卡住一个人数十甚至上百年。

  现在的执月却是随时可能突破的样子,气息不定。

  “噗嗤。”苏小小突然笑起来,笑的前仰后合:“难怪你有底气说大话。”

  脸色瞬间一变:“你就不怕我现在杀了你?”

  江云鹤扫她一眼,就知道她没杀意。

  苏小小这人,笑的越甜越危险。

  如此时这样突然变脸,都是吓唬人的。

  “难得凑到一起,别说煞风景的事了。”江云鹤给执月倒上茶。

  “其实也没什么深仇大恨,不是么?既没杀父之仇,也没夺妻之恨。算来苏小小是咱俩媒人,当然,我是最赚的那个,赚大了。”

  江云鹤捞起执月的手捏了一下,笑呵呵道。

  “哼!”执月和苏小小同时哼了一声。

  “远来是客,如今我也算是地主,谢谢你。当初遇到你,我运气其实不错。以茶代酒,敬你一杯。”江云鹤举起茶杯遥遥相敬,然后一口饮下。

  执月觉得他是在接上面那句媒人,神色稍缓。

  苏小小听来又是另外一番,江云鹤在她手底下确实没吃什么苦头,反倒得了修行的机缘,最后又是自己把他亲手送进紫宸宗的。

  连五蕴图都让他得了便宜。

  他遇到自己,这运气确实不错。

  苏小小颇为无趣的将茶一口喝了。

  皱了皱眉:“真难喝。请我喝这么难喝的茶,你又欠我一次。”

  再看看面前这两人,怎么看都讨厌。

  “没意思。”苏小小话音没落,身子一晃,就消失在茶寮之中。

  “很难喝么?”江云鹤扭头看执月。

  执月——思考。

  点点头。

  “我也这么觉得的。”江云鹤哈哈大笑,甩手将银子扔桌子上,拉着执月扬长而去。

  站在门外对执月道:“我从城门走到这,找到了一朵最漂亮的花,跟我来。”

  拉着执月在这人山人海的街道上穿梭,目光隐蔽的扫向四周,一直走出这条街,目光微微一亮。

  一家门前种着一丛红色的花。

  花有婴儿拳头大小,单花无叶,茎上多刺,娇艳无比。(并非玫瑰,而是虞美人)

  当即跑过去齐根折下最大的一朵,转身对执月道:

  “白色最适合你,清雅而美丽。然而单单白色,太没有人味,仿佛仙子,随时可以回到天上。

  所以我选择红色,多了几分娇艳,多了几分热烈。”

  “等我回去找个瓶子插进去,一定好看的很。”

  执月眼中满是笑意。

  两人在城中没呆多久便回了灵机院,执月不喜欢这种喧闹的地方。

  “掌令师姐!”

  “江师弟?”

  邰宝和宁芸几乎与二人前后脚回灵机院,看到江云鹤后顿时一脸欣喜。“江师弟竟然能下山了。”

  说来这二人除了与江云鹤几人一起回了趟宗门,就一直在灵机院,这还是这三年第一次见面。

  “师兄,师姐。”

  “江师弟竟然气海境了?”

  “你们两个时辰后来找我。”执月说道。

  “是!”两人冲着江云鹤眨眨眼睛,回自己的住处了。

  “你有心事?”江云鹤询问道。

  “有一点。尾山那边最近有些异常,地泛神道之光,花草树木生长异常快速,可能是有封地神的府邸或者宝物的踪迹,本想让你过去看看,你的目力非常人能及,去了能看到更多东西,也能顺便见见其他宗门的修士,增长见闻。

  尾山距离八荒不远,荒国的修士也必会出现。你只是去查看一番,不参与争抢,又有师傅赐的阴阳梭,安全上没多少问题。

  不过苏小小出现在这里,情况就有些复杂了。”

  执月拉着江云鹤进了那栋三层木楼说道。

  江云鹤暗道,难怪苏小小说自己问执月就行了。

  “我有心安排别的师弟师妹去,可说不好苏小小会不会趁机下杀手,因此有些为难。”

  江云鹤想了想,确实不好说。

  见执月为难,当即便道:“那还是我去吧,我对苏小小的性子熟悉,她轻易不会对我下手。而且我有阴阳梭,没什么问题。”

  执月心中挣扎片刻后,眼中带着愧疚道:

  “我也是这个意思,毕竟你的机敏我是清楚的,若非实力还不够,入门时间太短,你比我更适合做掌令弟子,也只有你去才有比较大的把握能安然回来。

  而我要去凤陵,二师妹被困在那了,因此不能与你同去。

  抱歉,你一下山就让你做这么危险的事……”

  “放心好了,倒是二师姐怎么了?”江云鹤倒是不担心,反倒很高兴能出去转转。

  这傻姑娘不能跟着去?那更好了!

  执月叹口气,“你别管她了,等回来后我在与你说,她实在太让人头疼了。”

  接着道:“这次我让邰宝与宁芸与你同往,他二人实力不弱,与你也熟悉,配合起来更好一些。”

  其他人执月不太放心。

  女弟子,江云鹤拈花惹草的能力实在让人叹为观止。

  男弟子,江云鹤在男弟子中人缘……众所周知。

  因此只有这两人都是一起从无尽山中出来,与江云鹤关系不差,实力也不弱,最适合一起参与此次探查。

  “记得,到时不论出现了什么,你都不需要参与,只在外围观察一下,将消息传回来就行。神道物品,对于宗门价值并不大。另外,除了苏小小外,你要小心几个人。”

  二楼除了书桌,还有一排书架,上面摆着一本本册子,执月从中抽出几本。

  翻开一册到某页,只见是个气势很霸道的男子,双眼如剑,哪怕只是画像,都能让人感觉到此人的威严。

  “他叫周霄,是百丈门的弟子,实力比起苏小小还要高明几分,法宝是狂沙刀。他对神道一直很感兴趣,百丈门距离尾山也不算太远,他必会前往。”

  “他个叫明颢,炼神宗弟子……”

  执月给江云鹤介绍了两个人,实力都是元门境,也是“年轻”修士中最顶尖的修士。

  之后又介绍了一些气海境实力比较强横的修士,让江云鹤对可能前往的各宗修士有一定了解。

  江云鹤看了半响,一脸疑惑。

  “似乎左道中的弟子修行比较快?”紫宸宗作为正道三大门派之一,这一代的弟子,实力最强的便是执月。

  比起左道,差了一筹。

  “根基不同。宗门功法,前期进展稍慢,气海境的底蕴却要深厚许多,突破元门的难度也大不相同。这几人实力虽然强横,但最强的应该是星象宗的凤珩,不过他外出游历多年,此次不会出现。”执月说道。

  将这些说完,执月仍然担心,江云鹤却是一脸无所谓,找了个瓶子,装上水,滴上一滴月露,然后将花插进去。

  这一滴月露就值一百灵珠,而作用是能让这朵花一直保持盛开状态,维持数月。

  要是被别人看到江云鹤如此奢侈,都得心疼死。

  ……

  第二天一早。

  “放心吧,我会将他们两个带回来的。”

  “师姐放心,我们会将师弟带回来的。”

  江云鹤与宁芸同时说道,随后互视一眼,哈哈大笑。

  执月脸上露出一抹笑容。

  “小心些。”

  江云鹤扔出纸船,迎风见长,足有三丈长,通体带着宝光,显然这船价格不菲。

  邰宝宁芸二人顿时嘴里发酸,江师弟真有钱。

  “走了!”江云鹤与二人跳上纸船,转瞬间冲上高空。

  纸船速度和火鸢纸鹤差不多,却要舒服得多,还有个船楼可以休息。

  一直飞了三日,三人飞至一片大泽,就见另一个方向飞来一个圆盘。

  “前方是紫宸宗哪位道友?”一个清朗的声音传来。

  双方靠近,江云鹤一看来人,顿时大笑起来。

  “司空兄,你怎么来了?不如上来一叙!”

  那圆盘上盘坐的正是司空规。

  而在他身边做了个一脸不乐意的彩衣女子,正是梦女。

  “原来是江道友!”司空规见到江云鹤,立刻想到很多不好的事。

  人渣!

  不过念在对方与自己是同好的份上,就勉为其难上船一叙吧。

  江云鹤刚要打招呼,就见司空规身后的梦女正苦大仇深的看自己。

  江云鹤想了想,似乎自己没得罪她啊。

  只见梦女幽幽道:“见到你,我就知道为什么来时梦到倒霉了。”

  江云鹤先是愕然,随后笑道:“我又不是灾星。”

  “反正我每次遇到你都没好事。”梦女闷闷道。

  “可能是因为你命中注定遇到劫难,所以上天让我来救你呢!”江云鹤笑眯眯道。

  梦女仔细想了想,发现自己竟然无法反驳,顿时更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