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万神记 > 章节内容

我的书架

第一百二十一章 男人何须解释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江云鹤将静室迷香整理一下,分为花瓣、花蕊、花叶、花茎,尝试将其烘干。

  脑子里烘干是件很容易的事,上面放个架子下面点上一团火就行了。

  江云鹤一口吐沫过去。

  轰!

  架子没了,等着烘干的花瓣也没了。

  江云鹤:……

  在发现自己控火方面实在不擅长烘干这么精细的操作后,江云鹤只得去找邰宝。

  不得不说,邰宝在这方面的动手能力比起江云鹤强多了。

  这属于术法储备的问题。

  邰宝属于幼儿园、小学、中学、高中、大学一步步升上来的,基础知识比较完整牢固,术法的关联和延伸也掌握的比较好。

  而江云鹤……相当于单学科超强的特招生。

  除了某一两个学科之外,其他都拿不到两位数分数的那种。

  他最超强的学科,则是泡了校长的妹妹的女儿,校长妹妹还是三个常务副校长之一。

  执月虽然不是南月的女儿,却是她最看重的弟子,几乎就是当女儿看的。

  江云鹤回到房中,往烟杆里填上烘干揉碎的花瓣,又用刚刚在邰宝那学的一个小术法,手指一搓便冒出一个小火苗,将花瓣点燃。

  吸上一口,便是满嘴的花香。

  这东西抽起来比烟舒服多了。

  唯一的问题就是太腻,而且有点晕。

  江云鹤又将花瓣、叶子、花蕊混在一起调试了几次,这次感觉就好多了。

  江云鹤一手端着一根四十公分长的铜杆,悠然站在窗口,心情愉悦,感觉窗外阳光都明亮了许多。

  他找到了点儿在地球时的感觉。

  又想起自己那个爹,不知道练小号练的怎么样了。

  说起来自己穿来的时候,那小号刚出生,还没满月,听说是个儿子。

  江云鹤站那发了会儿呆,端着烟杆又吸了一口,花香适度,带着一点甜味,还有一点叶子的植物清香。降低了花瓣的含量,也不会受到静室迷香的影响。

  “也许自己还可以多尝试一些灵草灵药。”江云鹤感心中琢磨着,很多灵草灵药都有静心凝神的作用,也许可以多尝试一下。

  ……

  两天后,江云鹤在灵机院有些百无聊赖。

  他觉得有些想念自己的好友了。

  比如自己的好兄弟童青川,还有火鸦军和雷部的那几位老哥,也许自己应该出去转转,看看老朋友。

  一般人都是为女人捅兄弟两刀,有了女人就不要兄弟了。

  江云鹤觉得自己和一般人不一样,最重要的一点,便是重情意。

  “师弟,你手里是什么?”邰宝站在院子里,看着江云鹤手中拿着个一尺多长的铜杆在那发呆,好奇道。

  “一个小东西。”江云鹤手指一挑,四十公分长的烟杆在手指上转了几圈,舞了个花。

  这技术比转笔的难度大多了。

  “师姐回来了!”邰宝突然朝着远处看去,说道。

  “哦?”江云鹤抬头,只见灵机院的禁制打开,上方出现两道人影。

  “师弟,坦白从宽吧。就算我不说,宁师姐也肯定会说的。”邰宝冲着江云鹤挤了挤眼睛。

  “少废话。”江云鹤给了他个白眼儿。

  坦白从宽什么?

  有什么要解释的?

  男人还能事事都解释?

  何况我又不想娶执月。

  身形一动,江云鹤便落在门外,只见执月和另外一个穿着月白色制式道袍的女子从空中落下来。

  执月脸上略有疲惫,目光流转,在江云鹤身上转了两圈,确认没缺胳膊少腿,方才放下心来。

  “见过掌令师姐,裴师姐。”邰宝一向是老实孩子,虽然从年纪上看完全称不上孩子二字。

  “啧啧,这就是小师弟吧?叫二师姐。”另外一个女子眼中带着笑意,年纪看起来比执月稍大,双眼狭长,有些狐媚的味道,气质成熟妩媚,身段波涛汹涌,波澜壮阔。

  “早就听闻二师姐了,一直素未谋面,今日见到方知道什么叫做闻名不如见面!“江云鹤真心实意到。

  三师姐胸怀也很宽广,不过比起二师姐还是要差出一截。

  最重要的是二师姐的气质。

  江云鹤都有些怀疑二师姐是不是妖怪,其真身是不是狐狸了,狐狸精这仨字就是为二师姐准备的。

  “小师弟嘴好甜,难怪……”二师姐裴音掩嘴轻笑,江云鹤又见识一番什么叫做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说起来师傅也不知道怎么挑的,四位师姐性格气质完全不同,执月清冷,裴音妖媚,岳雪冰爽直,药儿……始终长不大,脑子还不太好。

  “两位师姐长途跋涉,应当是倦了,先休息一日再闲聊?”江云鹤见两人难掩倦容,尤其是二师姐,之前被困了许久,又长途跋涉赶回来。

  “也好,有什么话明日再说,我先回去休息了。”裴音打了个哈欠,回了自己的住处。

  邰宝也告辞,回屋呆着去了。

  只剩下执月,看着江云鹤轻声问道:“这一路还顺利?”

  “算是顺利,你先休息片刻,晚点儿我再和你说。”

  “也好。”

  执月回了最中央的木楼,看到桌子上的传书,打开后看了一眼,挑了下眉毛。

  愿意进入灵机院的弟子并不多,因此人手一直都不充足。

  一来要气海境的弟子才能进入灵机院。

  二来虽然在灵机院出任务可以得到不菲的报酬,不过避不过打打杀杀,很多人都不喜。

  不过此时却是有三十多人加入灵机院,原本十三峰的弟子就有二十多个,而且清一色的女弟子。

  执月只是清冷,话不多。原本单纯,如今也老练了许多。

  怎么可能不知道这是什么情况?

  现在的感觉就是有一堆白菜在惦记自家的猪!

  另外还有十人是紫玉门并入的弟子,本就有着气海境的实力,加入门中不久便申请进入灵机院。

  犹豫片刻,将这份传书放到一边,拿起另外一份看了起来。

  “武国……永都……”

  闭目思索片刻,执月将两份传书放到一边,上楼休息。

  ……

  晚上。

  “主要也是当时看她可怜,那小脸,惨兮兮的,我一时心软……毕竟我还欠她一次,这次算是恩怨两清了。不过我这次救了苏小小,她以后总不好意思找我紫宸宗弟子的麻烦吧?”江云鹤哈哈一笑。

  “至于水君府邸,倒也没什么危险的,毕竟天塌下来有个高的顶着,我就是在里面打酱油摸鱼的。若论跑的快,我自称第二,气海境谁还敢自称第一?”

  “那老玄龟也够惨的,被镇压数千年,我问了问梦女,它也没做什么恶,干脆就放它转生去了。”

  执月脸上始终带着笑意,听江云鹤讲这次白龙大泽之行。

  不管怎么说,安全回来就好。

  “下次别这么冒失了,那神灵府邸何其危险,也是这次运气好,方才安然无恙。”执月声音淡淡的,却有着毫不掩饰的关切之意。

  “恩,这次也是被逼的,毕竟那些伥鬼也挺麻烦。”

  “对了,这次还有些收获,我留着无用,你拿去分分,或者给药儿他们,不是又多了几个师弟师妹么,这些对我没用,对他们用处却是不小。”江云鹤将赤真果拿出来,还有一棵纳珠。

  “还有三棵赤真果树,若是能种活,便种在月峰上吧。”

  “好。”执月也不推却,将赤真果和果树收了起来。

  毕竟这是江云鹤的心意,虽然不是对自己,可小竹峰对执月而言却是如同家一样。

  江云鹤对小竹峰的心意,甚至比起哄她还让她开心。

  “对了,我想去看看我那几个好友,毕竟也算是生死与共,这也好几年没见过了,若是无事,明后天我便出发,早去早回!”江云鹤仿佛突然想起来一样说道。

  “我再考虑一下吧。有件事我不确定让不让你去。”执月揉了揉额头。

  她得考虑清楚,要不要让那些弟子加入灵机院,如果让他们加入灵机院的话,那还是把江云鹤支远点儿比较好。

  让他去一趟,倒也不错。

  不过那样,自己和他也许久见不到了。

  执月此时倒是有些后悔当初定下等江云鹤元门之后再大婚了。

  惦记这头猪的白菜太多了。

  江云鹤颇为意外,执月才刚回来,就又有事了?

  话说这灵机院也太忙了吧。

  当即话题一转,与执月聊些其他事情,反正江云鹤善谈,几句话便让执月忘了刚才的烦恼。

  又过片刻,江云鹤话音一转:“刚想起个事,离开水君府邸后,梦女有点儿奇怪,不知道怎么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