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万神记 > 章节内容

我的书架

第一百二十二章 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晚上,江云鹤回了房间后,执月接到宁芸发来的传信。

  与江云鹤所说差不多,不过江云鹤既然已经说了一遍,并且自己也没弄明白是什么情况,执月倒是信了。

  毕竟当时还有个苏小小在。

  执月坐在那半响,清冷的脸上少见的有些许忧虑。

  “梦女……”执月看着天空的月亮,口中喃喃低语。

  内忧外患,便是如此了。

  执月从没想过,自己会因为一个男人而忧愁,有时想想,也很奇妙。

  这种感觉很奇妙。

  就像江云鹤所说的那样。

  酸甜苦辣,俱在其中。

  不过这感觉倒是不太差。

  卓如梦你这么做,是做给我看?故意让我知道?你想让我怎么做?

  执月嘴角挑起,露出一抹意味深长的微笑。

  她虽然什么都不喜欢争,不代表她不会争。

  我这一辈子虽然没争过什么,可我的就是我的,你们不能抢!

  ……

  第二天,江云鹤看到执月的时候,眯了下眼睛。

  “怎么了?”执月抬头,露出询问的表情。

  “总觉得好像哪儿有些不一样。”江云鹤一手摸着胡茬,看着执月若有所思。

  “哪不一样?”执月走到江云鹤身前,帮他整了下领口,又后退一步看了看,微微点头。

  果然不一样。

  江云鹤暗道。

  这一个动作,江云鹤就察觉了。

  难怪今天感觉不一样,之前执月给他的感觉总是如同画中之人,或者是同月宫中的仙子一般,极少有在意的事情,清冷而不近人。

  今天一看她便觉得鲜活了许多,有着细微的不同。

  “其实没什么不一样,你什么时候都是那么漂亮!”江云鹤洋溢着笑容。

  “说起来,我昨天还没问,这是什么?”执月指着江云鹤腰间挂着的黄铜烟杆。

  “一个小东西。”江云鹤掏出自己搭配好的静室迷香填入烟锅之中。

  “静室迷香?”执月略微一闻,便辨别出香气。

  “你也知道?”江云鹤笑着问道,将手指一搓将其点燃,顿时满室花香。

  “很多修士喜欢,二师妹也喜欢,所以我对这味道很熟悉。不过你的用法却不一样,二师妹常常会将静室迷香吃下,每次一朵。”

  执月倒是有些好奇,毕竟江云鹤所用的分量极少,而且是花、叶混合到一起。

  “不过你怎么喜欢上这种东西了?”

  “大概是怀念吧,我老家原本也有类似的行为,是一种叫做烟草的东西。而这静室迷香用花瓣和叶子少量调配,便能花香怡人,算算一朵花可以让我用上一个月了。”江云鹤没想到二师姐竟然也喜欢这东西。

  而且一次服用一朵花,已经可以产生微弱幻觉了。

  倒不是什么好习惯。

  至于自己这些,倒是无所谓。

  有句话说的好,不谈剂量谈毒性都是耍流氓。

  自己只是喜欢抽的时候那种感觉,另外也喜欢静室迷香的花香而已,每次所用的那一点连普通人都没多少感觉。

  执月扯过江云鹤的手,拉着他在灵机院中闲逛。

  执月的手微凉,但很软,皮肤很好,当真如同温玉一般。

  江云鹤勾起食指在执月手心挠了一下,执月便扭头看他。

  “等等。”江云鹤摘下一片花瓣,放在鼻尖嗅了嗅,又转身夹在执月发丝之间。

  裴音原本倚在窗边欣赏外面的明媚阳光,有种岁月静好的感觉。

  然后就看到二人牵着手在院中闲逛,江云鹤将花瓣夹在执月发间,两人脸上都是那种“恋奸情热”的甜蜜。

  执月脸上虽然只是浅浅的微笑,却如同阳光一样。

  之前都没见过她脸上有这样的笑容。

  裴音顿时感觉到扑面而来的恶意。

  “我说你们也照顾一下我们单身人士好不好?”裴音打个哈欠。

  心中嘀咕,这俩人倒是挺般配的。

  “二师姐!”江云鹤挥挥手。

  下午,江云鹤在灵机院一角两颗树之间挂了两个吊床,便与执月躺在上面看书,不时推一下身边的吊床,便将执月荡起来,落下之时再将他撞的荡起。

  反正撞一下也不疼。

  每当这时还执月都会将书本合上,侧过头用清澈的眼睛看着江云鹤。

  过了片刻,执月再转过头去看书。

  然后江云鹤再去推她。

  一个下午,两人都乐此不疲。

  快到傍晚的时候,江云鹤直接将书扣在脸上,感觉这样的生活也挺惬意的。

  长生么……就应该这样才对。

  天天打打杀杀,有什么意思?

  那些人真是脑子有病!

  “恋爱的酸臭味。”宁芸偶然路过看到,连忙快步走开。

  太酸了!

  至于其他仆役,都不敢靠近打扰两人。

  一连过了几天,江云鹤已经确定无疑,执月确实有了些变化。

  自从那天自己与她说了梦女的事之后。

  执月似乎在两人相处之时更主动了,相处起来也更加融洽。

  毕竟以执月原来那性子,也就是江云鹤,换个人没几天就得从90度给降温到30度。

  “不过好像不太对。”夜晚,江云鹤坐在窗前,两只脚直接搭在窗台上,椅子一翘一翘的,手中端着烟杆,花香怡人。

  抽上一口,又吐出一口气箭。

  “如今的执月,倒是让我都有点心动了。这样可不太妙,再这么下去,距离日久生情可不远了,还是早点跑路,降降温比较好。”

  “那天执月好像提过一嘴永城,不知道那面发生了什么事,不过永城可是郡城,应该申请过去看看。”

  “明天就找执月问问。”

  第二天,两人又在树下的吊床上看了一天书。

  “咳,不能沉迷美色,明天我一定要问问永州的事。”

  第三天,两人又在树下的吊床上看了一天书。

  “……”

  江云鹤再次将双角搭在窗台上,椅子一翘一翘的,看着天空的月亮,一脸惆怅。

  学海无涯……书真好看!

  这几日总是看书可不行,男儿志在四方,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

  第四天,两人没在树下的吊床上看书——下雨了。

  执月拉着江云鹤,背对背坐在窗台上看书,跟kappa似的。

  能够互相感觉到对方的体温,甚至能感觉对方的心跳,一种温暖在两人心中流淌。

  “真酸!”远处窗前赏雨的几人,看到这俩人就一阵腻歪。

  你俩能不能别天天在这灵机院里晃?

  能不能考虑一下别人的心情?

  本以为今天下雨,总算看不到了。

  结果一抬头,就在窗户上呢。

  话说这窗户做这么大干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