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万神记 > 章节内容

我的书架

第一百三十六章 这日子没法过了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人都走了,不用装了。”江云鹤对着梦女低声说道,见她要张口反驳,立刻递给她一个眼神。

  梦女扯了下嘴角,颇为不满,左思右想,退一步越想越气,忍一时越想越亏,抓起江云鹤的手就是一口。

  “如你所见,就是那样。”江云鹤一脸淡定自如的对计元道,任由梦女在那使劲儿啃。

  当初第一次见面觉得这姑娘还挺成熟的,无尽山的时候也颇为低调,现在怎么就变成这样了呢?

  所以说女人都是善变的。

  计元满面狐疑的看着啃猪蹄的梦女,再看看一脸淡然的江云鹤。

  江云鹤用目光示意:明白了?假的。

  计元:明白了,我不乱说。

  “郡王子嗣现在就争的厉害?话说他们还未必有郡王活的久吧?”江云传音问道。

  “享三百年荣华就得退位,入长生殿,这是当年姬长生定下的,郡王如今还有十五年便到上限了。”

  “长生殿……”江云鹤略微思索,倒是听说过这个词,不过语焉不详,此时听了计元的话才知道还有这一说,倒是有些稀奇。

  不过这倒是个好方法,不然一代代皇帝、亲王、郡王老而不死,下面的子嗣一代又一代,熬到死都无法出头,时间久了,必然生乱。

  只是这一代代过去,那长生殿中不知有多少高手,朝廷的实力当真恐怖。

  果然,朝廷才是最大的宗门。

  按照这么说的话,各宗门应该也有不少隐匿不出的高手,不然这数量对不上。

  江云鹤心中略微思索,准备以后有机会多了解一下相关方面的内容。

  主要是手上疼着,静不下心。

  “该咬够了吧?”江云鹤颇为无奈,咬两下就行了。

  “哼!”

  江云鹤看看手上,又是一排牙印,有鲜血渗出。

  梦女飞快的拿出一块手帕在江云鹤手上一抹,看着手帕上的血迹,一脸得意的扬了扬。“你跑不掉了。”

  一顿饭吃完,计元道:“我先回去了。”

  “回去什么?还要去查那些人的踪迹呢。”江云鹤直接揽住计元的肩膀。

  计元的身子一僵,一脸古怪的看江云鹤,又看看梦女。

  “我俩去查探一番,回聊。”江云鹤在梦女头顶摸了一把,又冲着十六公子那桌拱拱手,便顺势开溜。

  ……

  “呼……”江云鹤下了楼见梦女没跟上来,总算是出口气。

  虽说不是如坐针毡,压力也是不小。

  “你好像很为难?”计元见江云鹤那防贼一样的动作,突然觉得很想笑。

  “是啊,你知道的,我对女人向来没什么办法。”江云鹤点头道。

  他觉得自己什么都好,就是太过心软,换成别人,早就提裤子跑路了。

  当然,能不能跑掉是另一回事。

  计元:……

  还真没看出来。

  “走,去查探,这才是重要的事,总不能让今天这么浪费了。”江云鹤跳上麟马直奔之前的那条街。

  孟郊曾经一夜看尽长安花。

  江云鹤自忖没他的实力,花上两个月,看尽这安城的花,倒是未必不能。

  “就是这家了。”江云鹤直接骑着麟马踏上一个院子的台阶,刚才来时路过,进这院子里的人是最多的,带着兵器的也不少,说明这里虽然不是最清幽雅致,却是最热闹的。

  他就喜欢这种热闹的。

  “这位公子,我帮您把马牵一边。”一个小厮连忙带笑相迎。

  “嗯,不错。”江云鹤随手便是一锭银子,这东西他揣了不少,小厮一接过来嘴都笑的合不上,一出手就是二十两的银子,这是来了豪客了。

  “两位公子随我来。”

  进了前院是个花园,中间一个假山挡住了视线,绕过去便能看到一处占地不小的红楼,灯火辉煌,从里面传出丝竹与喧嚣调笑声。

  大堂内,进去后一侧是八张桌子,前方一个一米高台,中间则是T型楼梯分向两边,周围一圈全是带门带窗的厢房,推开便可看到高台。

  柱子上挂满了一排排的红色灯笼,一层二层之间则是一幅幅画,画着的是各种花贲争相斗艳。

  此时大厅里几张桌子几乎坐满,有桌面放着兵器的大汉,有富态的富家翁,有高谈阔论的公子哥,身边都有妙龄少女作陪。

  几个外着薄纱,内里穿着齐胸襦裙的少女站在楼梯一侧痴痴笑着,两侧的包房内传来娇嗔嬉笑之声。

  江云鹤深深闻了一口,充满了自由和脂粉的味道。

  我爱这种人生百态,似真似幻,白骨红颜……真白骨红颜。

  迎上来的则老鸨看起来不过二十七八,风韵极佳,脸上带着迎来送往的笑容,皮肤细腻的捏一把能捏出水来,江云鹤觉得更可能是一把就捏漏气了。

  外面一张皮,里面便是白骨,根本就没有血肉。

  刚进门就是个白骨精啊!

  “哎呦,没想到今儿来的竟然是两位贵客,两位公子仪表堂堂,不管一会儿叫到哪个姑娘,那姑娘回头都要包我个大红包才行。”

  江云鹤哈哈一笑,“就你这张嘴能言善道。”

  顺手在其胸口捏了一下,手感颇真。

  “二楼,视线最好的房间,最好的酒,最好的姑娘,都要最好的!”江云鹤一锭,又一锭,一连掏出五锭银子,全塞到老鸨胸口衣襟里面。

  “公子可真是太懂得疼人了!”老鸨嬉笑道。

  随着老鸨上了二楼靠近中间的一间包房,在这里推开窗便能看到大半个大厅和门,视线范围确实不错。

  老鸨刚走,江云鹤就歪着头看计元,这青楼老鸨是个白骨精,这是什么情况?

  “你说的对,这里确实是藏污纳垢之所。”计元显然也看出来了,苦笑一声,他还真没想过来这种地方监视。

  江云鹤眉角一挑,城中修士大把,老鸨能在这安安稳稳的呆着,想来其身份来路没什么问题。

  “刚来就这么大一个惊喜,我倒是有些期待了。”

  江云鹤看计元浑身绷紧,往日的爽朗利落都没了踪影,就差强颜欢笑了。

  当即拍拍他肩膀:“别那么紧张,放松点儿,再放松点儿,男人么,来青楼是事儿么?放心,我不告诉柳道友就是。

  而且别忘了,咱俩是来查探的,是办正事啊!你那紧绷的样子,哪像是办正事的人?”

  计元:……

  “好吧,我明白了。”计元微微闭上眼睛,心中一阵无语。

  完全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别的事情他都可以淡然处之,这青楼……真的没经验啊。

  没片刻,几个姑娘先后进来,虽然都不是国色天香,但也楚楚可人。

  “你们两个,今天一定不能让他清醒着走出去,谁将他灌醉了,我有重赏。”江云鹤一指计元,挨个拍屁股拍过去两人,眼看着计元逐渐石化。

  又哈哈一笑将另外两人拉到自己身边。

  然后,他的笑容就凝固了。

  从那脂粉香气中,他闻到了熟悉的味道。

  江云鹤真想长叹一声,姐姐,你可放过我吧。

  “怎么,不喜欢?要不我再换一张脸?”耳边传来温热的气息,以及一个女子的声音。

  不是梦女是谁?

  我TM……

  “不管是哪张脸我都喜欢。”江云鹤转头,两人耳鬓厮磨,江云鹤的嘴唇在梦女脸庞划过。

  他能感觉到梦女的身体有着轻微的仿佛触电一样的战栗。

  “那你还来这?”梦女咬牙切齿,在他耳垂上咬了一口。

  “我来查探啊……”

  “何必你亲自来查,想知道什么,问我啊。这可是我星象宗外线所开的……”

  江云鹤:……

  这是自己进了虎口啊!

  不过这青楼是谁家开的都不重要,梦女显然不是通过这个方法来找自己行踪的。

  八成是自己二人还没出醉仙楼,梦女已经知道自己要去哪了。

  真的头疼!

  想想看,去青楼找个姑娘,结果是梦女伪装。

  换个青楼再找个姑娘,还是梦女伪装。

  这TM谁受得了?

  还有,你一个星象宗的核心弟子上青楼装成青楼女子?你爹知道都得拔刀砍了我。

  “你怎么瞒过我的?”江云鹤觉得这个问题才是最重要的,不然以后的日子没发过了。

  “哈,不告诉你。”梦女笑的颇为得意。

  一抬头,就见计元虽然跟石化了一样,不过他那目光充满了幸灾乐祸的看戏,显然两人小声说话没瞒过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