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万神记 > 章节内容

我的书架

第一百三十八章 你叫破喉咙也没用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你说,你昨天被他拉去青楼了?”柳泽一脸古怪之色,脑袋里想了想,怎么也想不到这位逛青楼会是什么样子。

  计元似乎知道柳泽在想什么,手中扇子在柳泽脑袋上一拍。

  “说来也怪,不过青楼而已,浑身手啊脚啊都不知道放哪了。”计元觉得自己应该遇到什么事都不会出现这种情况。

  然而现实却是另外一回事。

  “那倒是稀奇了,我倒是想看看,肯定很有趣。”柳泽直笑。

  “要不是知道他就是这性子,我差点儿以为他是故意的。”计元幽幽道。

  “说不定,他就是故意的呢!他目力那么好,说不定真看出些什么。”柳泽故意说道。“你自己也说了,当时在无尽山,灵力受到影响,你那颗蜃珠可是露了破绽。”

  计元闻言认真思索片刻,摇头道:“他没发现。”

  然后就看到柳泽脸上促狭的笑容,顿时知道她在逗自己,一抬手又一扇子敲下去。

  然而柳泽如风一般,转瞬就消失,这扇子却是敲了个空。

  计元摇头轻笑,之前几年自己受伤颇重,柳泽也一直很谨慎。

  这两年好转许多,柳泽的心思也放开了,从她能开玩笑就能看得出来。

  “将军,有些情况。”有人前来禀报。

  “说。”计元坐回椅子上,淡淡说道。

  “将军之前让我们盯着摩崖道兵,今天上午他们出动一次,带回来几具尸体。”

  摩崖道兵便与当初的火鸦军一样,属于驻守城池的修士军队。

  如今这永城中一共三只修士军队,一只便是摩崖道兵,有八百人,分为八个大队,八个大队长都是气海境的高手,上面还有正副将军,都是元门境的高手。

  另一只则是火鸦军,人数仍然是三百,计元恢复到了元门境的修为,而柳泽是气海境,除此之外还有两个气海境的高手,一个是原来的骑尉突破,一个则是计元招揽来的。

  还有一只,便是隶属于郡王的虎堂,只有一百五十人,实力却是最强,其中实力最弱者都有涌泉境,有二十一名气海境的高手。

  计元来到此处之后,便安排了人去盯着摩崖道兵,也不用打探什么消息,就是在远处看着,连身份都毫不掩饰,如果有事情发生就回报。

  “尸体有什么奇怪的?”

  “尸体倒是不奇怪,主要是尸体的主人,是无妄道的北方开明童子。只留下了一颗头,是被人斩下来的,身体则是腐蚀成一滩血水,连神魂都被腐蚀干净了。

  除此之外,还有两人,是水月门的车彭、车宁,都是气海境的高手。这两人被人瞬间碎成了无数碎块,只有一颗头颅留了下来。”

  计元敲了敲桌面,略微思索片刻:“这消息是摩崖道兵故意让你知道的?”

  “是的。”

  “还有什么?”

  “先死的是开明童子,水月门的二人应当是发现有人交手后上前查看,被人瞬间杀死。从现场来看,动手的只有一人。”

  柳泽从屋外走进来道:“五方童子都是距离元门只有一步之遥,如今青灵童子已经突破,虽然只能动用一半的实力,可半个元门也是元门。

  这开明童子既然敢跟来,肯定是有手段自保,甚至能胜过半个元门。

  而车彭、车宁兄弟在水月门中虽然不是这一代最顶尖的弟子,实力也是不弱,稳稳在前十之内,同样被人瞬间斩杀,那就只有一个可能,下手的是元门境。

  所以摩崖道兵才会故意将这消息透漏出来。”

  计元点点头,和他所想的差不多。

  元门境的高手,哪一个都不容小觑,危险性也是极大。

  “另外便是这三个人的死法,一个人是腐蚀干净,两个人瞬间被切成碎块,这样的手段,加上元门境的修为,让我想到了一个人。”

  计元同样也想到了那个人。

  “苏小小!”

  “开明童子死在星沙之下,而车彭车宁二人则是死于破元金线。”

  “有可能是她,不过她为什么要这么做?从来没听说她和无妄道、水月门有什么仇怨,要是百花谷的人死在她手中,倒是不稀奇。”

  “她行事,本来就随心所欲,难以捉摸。想要知道是不是她做的,倒也容易,有一个人肯定能看得出来。”

  ……

  “最美最火辣的姑娘,有多少,我要多少!”江云鹤对老鸨交代道。

  “公子请放心,我们这的姑娘都美若天仙……”老鸨脸上笑的跟朵花儿似的。

  “耳听都是虚的,我要眼见为实!”江云鹤一抖乾坤袋,从里面哗啦啦掉出几十锭银子。

  “别说姑娘们了,现在连我都变得火辣了。”三十上下的老鸨一脸的媚态。

  江云鹤哈哈大笑。“快把姑娘们叫出来吧。”

  “真要叫?”老鸨似笑非笑道。

  江云鹤整个人都僵住了,眼中无数数据刷过,没错,是普通人。

  抽了抽鼻子,味道也没错。

  沉默。

  “公子看我怎么样?”老鸨在江云鹤身前转了个圈。

  “好玩么?”江云鹤一脸惆怅。

  “先把脸换回来吧。”

  “如果不好玩……你干什么总往这跑?”老鸨脸上一抹,露出的便是梦女清丽面庞。

  “这也是你星象宗外线开的?”

  “这个倒是不是,只是我知道你会来而已,稍微用些手段便可以了。”梦女笑的很欢快,像是偷吃了鸡的黄鼠狼一样。

  “如果你开个帮人调查外遇的公司,肯定能赚大钱。”

  “什么?”

  梦女自然不知道……有的地方小妾不能明着娶了,而是偷偷的养着。

  “我跟你说,在这地方,要是发生点什么,你叫破喉咙都没用。”江云鹤气的直瞪她。

  然后就看梦女不怀好意的走过来。

  “干嘛?”

  “你说的没错,在这里你叫破喉咙也没用!”梦女嘴角带着坏笑。

  “咳,该做正事了,我是来查探的。”江云鹤一脸正容。

  “你猜我会不会信你的鬼话?”梦女直接把江云鹤推到墙上,手直接按住江云鹤肩膀。

  微微翘脚,便吻了上去。

  半响,梦女后退一步,脸色微红,嘟囔道:“也没书上说的那么好么。”

  “先说说你是怎么瞒过我的眼睛的?”江云鹤始终想不明白,自己明明是查看数据,为什么看不透梦女?

  “你以为这事我会跟你说?”梦女呲牙道。

  “那你怎么连味道都变了?”

  “昨天你就是通过味道发现我的吧?你以为这招对我还能用第二次?”

  江云鹤叹气,这才是狐狸。

  “行了吧……我真是来探查的……计元那边没消息,现在就是广撒网,我白天在城里转了一天了,晚上这里鱼龙混杂,说不定能发现什么。”江云鹤说了一半真话。

  “最美最火辣的姑娘……有多少要多少,是这个探查?”梦女歪着脑袋。

  “也许就混在这些姑娘当中呢。”江云鹤耸肩。

  “嗯?”江云鹤从袖子里摸出一块玉佩看了一眼。

  “走了,计元那应该有发现了。”

  “喂!”梦女突然拉住他。

  “什么事?”江云鹤转过头去。

  “如果苏小小要杀我,你帮谁?”梦女的目光中饱含深意。

  “放心,不会让她杀你的。”江云鹤叹口气,在她脑袋上摸了摸。

  心中却是一动,这话如果是别人说的,可能是随便说。

  可说的人是梦女……

  莫非她真梦到苏小小要杀她?

  自己也在?

  所以她才会这么说?

  “不会让她杀你的。”江云鹤加重语气道。

  梦女得到了想要的答案,顿时眉开眼笑。

  “去吧。”

  “我走了。”江云鹤摆摆手,人便穿窗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