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万神记 > 章节内容

我的书架

第一百三十九章 苏小小疯了?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怎么,有什么发现么?”江云鹤坐到计元的面前。

  火鸦军到了这里已经从寻找藏宝转变成大部分精力放在那些身份不明的修士身上,只是那些人在经过盛州后,行踪更为诡秘,计元查了几个月,收获也不大。

  江云鹤如今也没什么头绪,就像他说的,完全是大海捞针一样乱撞。

  如果计元能找到一个切入点,那就容易多了。

  就像当初被屠的村子,江云鹤正是从幽魂引上发现了那些人的踪迹。

  “你跟我去一趟摩崖道兵的驻地看几具尸体。”计元起身道。

  “走吧。”江云鹤连问都不问。

  虽然自己不能让死人开口,不过计元既然让自己看,肯定有让自己看的道理。

  “死的是三个人,无妄道的开明童子,水月门的车彭车宁兄弟,开明童子距离元门只有一步之遥,尸体化作血水,神魂都被消磨干净,车彭车宁兄弟都是气海高段,尸体在一瞬间被切成无数碎块。”

  路上,计元对江云鹤道。

  江云鹤心中转动一下,这种手法……很熟悉,而且结合计元让自己来看,那么目标就只剩下一个人了。

  “你怀疑是苏小小?”

  “有这个可能,所以让你来看看。”计元说完后又补充一句:

  “修士厮杀很常见,不过将人切成无数碎块,苏小小的破元金线便能达到这个效果。而将人化作血水,星沙也能达到。除了她之外,符合条件的元门修士不多。”

  江云鹤不知道还有哪个修士符合条件,他了解的修士并不多,只有来的路上临时突击,看了执月给自己的一份名单,才能知道些许名字。

  “苏小小和那些不明身份的修士没关系。”江云鹤说道。

  “这点我倒是相信,苏小小向来是别人不惹她,她也要惹别人,和那些鬼鬼祟祟的老鼠不一样。不过是想确定一下杀人者的身份而已,最近来永城的修士比较多,苏小小是比较危险的那种。”

  “我是游击将军计元,想看看你们带回来的尸体。”到了摩崖道兵驻地,计元亮出牌子道。

  摩崖道兵都是穿着黑色裤子,赤着上身,露出一身结实的肌肉和伤疤,皮肤带着一种金属色泽。

  神色木讷而冷漠,武器是一根一米多高的狼牙棒。

  据说这些摩崖道兵都是依靠浸泡药浴修行,修行之时极为痛苦,寿命也只有同阶修士的一半,几乎没有多少人的感情。

  不过优点却是力大无穷,刀枪不入。

  与其说是修行,不如说这些人把自己炼制成了半人半法器的怪物。

  没片刻,就有个身材比其他摩崖道兵大上一圈的道兵走过来,指指两人,又伸手示意跟他来。

  进了摩崖道兵的营地,江云鹤便感觉到一阵压抑,这里完全没有说话的声音,甚至连虫鸣鸟叫都没有,外界的喧闹到了大门处就戛然而止,这院子里仿佛是一部默剧一般。

  唯一有的,便是鞋底与地面的摩擦声。

  两人跟着大汉进了个房间,只见房间一个台子上摆着三颗人头,地上还有一滩疑似碎肉的东西,无时无刻不散发着浓郁的血腥气。

  而在碎肉旁边,则是一地的泥土,混合着紫黑色的血水。

  没用计元提醒,江云鹤就打开真实视界查看,这里给人的感觉太不舒服了。

  “血水不清楚,这对堆肉……是破元金线的痕迹。”江云鹤看了片刻说道。

  当初苏小小用星沙杀了百花谷几人,所以星沙杀人后的表现他不清楚,不过破元金线杀人后伤口的数据他却是清楚的。

  说完话,江云鹤皱了下眉头。

  苏小小看来真的来永城了。

  那么梦女说的那些话,是她做梦看到的?

  苏小小为什么要杀梦女?

  苏小小杀人并不稀奇,不过她虽然心狠手辣,心思难测,却并非冷漠无情之人。

  江云鹤揉了揉额头,想不明白。

  不过不重要,看来这些日子自己得留意梦女才行。

  总不能眼睁睁看着她被苏小小杀了。

  “不过她为什么要留下人头?”江云鹤又冒出一个疑问。

  “也许是在宣告什么。”计元说道,这也是他想不通的地方,苏小小之前并未做过这种事。

  ……

  第二天,江云鹤泛舟永城内的青水河,两边的岸上是来往的行人,还有各种古香古色的建筑,一副热闹繁华的景象。

  江云鹤有些后悔自己不会画画了。

  如果将两边的这一幕画出来,说不定可以比肩《清明上河图》。

  江云鹤正琢磨自己是不是要学个画画,以后就可以打着画一副旷世巨作《百美图》的名义到处游玩了。

  是个好主意。

  就这么定了。

  “喂,船上的,抬头。”小船即将从桥下划过之时,上方传来少女的声音。

  江云鹤一抬头,就见两个十六七岁的少女,穿着轻纱的衣服,像是哪家的千金跑出来游玩。

  见他抬头,桥上的少女嬉笑一声,扔了个东西下来。

  江云鹤伸手一捞,是个橘子。

  “给你吃,可甜的。”少女脆生生道。

  “你们真美!”江云鹤大笑着挥挥手。

  虽然被别人送橘子多少有点儿被冒犯的感觉。

  江云鹤曾经也说过:“你在这儿等着,我去给你买橘子。”

  坐在船上,扒着橘子边吃边游览,江云鹤心情颇为不错。

  “嗯?”江云鹤神色一动,从袖口拿出一块玉佩看了眼,身形便消失不见。

  让本来看着他远去的两个少女吃了一惊,又吃吃笑了起来。

  修士并不神秘,请一个年轻俊秀的修士吃橘子,也是个有趣的经历。

  片刻后江云鹤便出现在计元面前。

  “有什么事?”

  “又有人死了。”计元脸色有些深沉。

  “该不会又是苏小小吧?”江云鹤有种不妙的感觉。

  “那就需要你去看一看了。”

  “这次死的是武国巨灵宗的铁侯,同样是气海高段,同样没有活口,死状也和车氏兄弟差不多。”计元脸色不好看。

  江云鹤微微沉默一下,道;“走吧。”

  片刻后,二人出现在摩崖道兵的驻地。

  看着面前的尸体,江云鹤脸色也有些不好看。

  “和昨天的一样。”将云鹤微微闭上眼睛,伤口是一样的。

  也就是说,同样是苏小小杀的。

  “同样只留下了人头,看样子苏小小真的是在宣告什么。”

  ……

  江云鹤再一次出现在摩崖道兵的驻地。

  面前仍然是一堆血肉

  “五天,十一个人,这次是风雷山的程雷、徐玉儿,苏小小竟然一直藏身在城外伏杀赶往永城的修士,她疯了?”计元的声音带着不可思议。

  五天,十一个人,分别是六个门派的弟子,没有一个活口。

  可见这不是简单的寻仇或者是发生了冲突所能解释的。

  显然,她就是在伏杀。

  这种行为简直是丧心病狂。

  江云鹤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只是心中总觉得有哪里不对,又找不出来由。

  “不管怎么说,这是摩崖道兵的事,你不需要负责这个。”江云鹤叹口气道。

  “不,现在永城发生的任何事情,都需要弄清楚,何况苏小小这么反常。”计元摇了摇头。

  江云鹤想了想,确实很反常。

  苏小小虽然也杀人,但一般别人不惹她,她也不会无缘无故去肆意杀戮。

  这几天一共十一个气海境的修士被伏杀,就连江云鹤都觉得,苏小小是不是疯了?

  “她没联系过你?”计元问道。

  “没有。”江云鹤叹口气,这也是他觉得奇怪的地方。

  苏小小应该能知道自己在这永城才是,却没露面,这点也是让他觉得奇怪的原因之一,不知道她到底在搞什么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