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万神记 > 章节内容

我的书架

第一百四十一章 忍住,不能笑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武勇眼睛跟铜铃似的,手上的斧头变大了一圈,仿佛随时可能暴起砍人。

  加上他那体型,压迫性十足。

  江云鹤倒是一点不担心他。

  巨灵宗修士对天赋要求没其他门派高,但修为进展不慢,比起其他正道门派快上一截。

  按理这样的门派应该很容易壮大,甚至成为最大的门派之一。

  实际上却是相反,巨灵宗一直是个中等门派。

  巨灵门由于功法的问题,门内修士都是满脑子肌肉,除了莽就是莽,因此死亡率一直很高。

  综上,只是表明一个问题,巨灵宗修士脑子不太好使。

  “贵宗铁侯的事我知道,不过为什么你这个时候来找我?不但是你,还有琳琅阁的道友,这么多人全都找过来,必然是有人传出消息,尤其是我与苏小小……说来这事不是秘密,我与她确实相识,可这事不至于传到武国道友的耳朵里吧?”

  “你到底要说什么?”武勇拎着斧头,越发的不耐了。

  “有人想看到几位道友与我发生冲突……因为他知道我真的不知道苏小小的所在。”江云鹤耸耸肩。

  实际上江云鹤明白,对于对方来说,他知不知道苏小小的所在不重要。

  江云鹤不说,他便得罪来寻他的这些修士,如果他知道,而且说出来,那就等着苏小小与他翻脸吧。

  “所以我说对方在轻视道友的智商,他挑拨诸位道友来寻我,便是觉得道友会中这么简单的挑拨离间,不问青红皂白就与我紫宸宗发生冲突。”

  “最希望看到这种事的是谁?或者是我的仇人,或者是你们的仇人,或者是整件事的幕后黑手,他希望诸多修士乱起来。

  毕竟,目前还没人见到苏小小在附近出没,只凭着现有的迹象看,苏小小的嫌疑最大,却没人能证实是她做的对吧?”

  江云鹤没说太多,巨灵宗的修士是莽,而不是傻。

  而且旁边还有琅琊阁的修士在呢。

  武勇瞪圆了眼睛,脑子里琢磨了老半天,觉得江云鹤说的很有道理,如果他真的不知道苏小小的所在,自己要是和他冲突,岂不是中了别人的计策?

  “我们怎么知道你是不是真的。”昭华冷道。

  “很简单,诸位是什么时候听说我认识苏小小的?是什么时候听说我可能知道苏小小的踪迹的?该不会三位与楚狂人,都是刚好在一个酒楼吃早饭,同时听说了吧?”

  “而且我猜,要不了多久,还会有人过来。如果说没人在背后策划这事,几位觉得可能么?”

  “况且,苏小小能活这么久,靠的就是够小心。如果是你们在做这种截杀修士的事情,会将自己的行踪告诉一个不相干的人么?好歹我也是紫宸宗弟子,是正道的一员,基本的良知还是有的。”

  “说的不错,江道友这番话,我星象宗还是信的。”一个女子的声音从门外传来。

  一身白色襦裙,淡绿轻纱的的梦女从门外走进来,一边走边道:“今天早上听到这消息,我便觉得有些问题,本想着过来看看,刚好听到江道友这番话,与我的猜测不谋而合。”

  “道友是……?”昭华半转身拱了拱手。

  “卓如梦。”

  “原来是卓道友。”

  梦女的名气可比江云鹤大多了,虽然比不上凤珩,但也算是这一代的年轻修士,尤其卓家的天赋神异非常。

  见到星象宗的卓如梦如此说,展方昭华倒是不好多说什么。

  至于武勇,正在欣喜自己没中了别人的计策,还好自己够警醒,没上来就拎斧头砍人。

  “卓道友。”江云鹤拱拱手,仿佛两人不怎么熟悉一般。

  “几位,进来聊吧。”江云鹤冲着几人笑道,虽然有人在给自己找麻烦,不过自己也能借着这个机会结交几个道友。

  片刻后几人坐进程家的中堂之中。

  “几位道友,如今这永城暗潮汹涌啊。”江云鹤苦笑一声道。

  “道友,此话怎么说?”梦女适宜的问道。

  之前江云鹤心中已经预先过了一遍,什么能说,什么不能说。

  “几位知道有关于仙雍国藏宝的传闻吧?”江云鹤先是反问。

  “数千年了,始终没人找到半点踪迹,这次又有什么消息传出来了?”琳琅阁的二人中,展方的话很少,总是一副思索的模样。

  “没什么具体消息,不过最近有一批魔道修士行踪诡秘的出没于永城附近,寻找藏宝。”江云鹤不知道那些人在永城附近做什么,不过这不妨碍他编造一套说辞。

  而且行踪诡秘的魔道修士加上数千年无数人寻找的藏宝,反倒更有说服力。

  “和我们要说的有什么关系?”武勇自己扔出来一把足够大的椅子,坐在那如同一座山。

  “魔道修士出没,说明他们已经有了方向。而这个时候,又传出苏小小在城外截杀修士,几位想到什么?”

  “苏小小和那些老鼠是一伙的?”武勇瞪大了眼睛。

  “不好说,不过有一点可以确认,有人在想办法制造事端转移注意力。再加上今天早上有人故意挑拨,让我确认了这个想法。”

  “你的意思是,不是苏小小做的?”昭华皱眉冷道。

  “不知道。我认识苏小小,但我又不是她肚子里的蛔虫,我连她在不在这永城附近都不清楚。”江云鹤直接将自己摘了出去,这样反倒让他的话更可信一些。

  “那你到底想说什么?”武勇开口问道。

  “很简单,现在有人在背后推动一些事情,想来在之后的日子里,还会有更多的事发生,甚至会出现更混乱的局面。”

  实际上这是一种很简单的诱导,和街边算命的骗术差不多。

  毕竟以后的修士会更多,大量两国修士甚至三国修士混杂在一座城池里,其中不乏有仇怨的,不出事才让人奇怪。

  不过当江云鹤说过之后,之后再多些冲突,几人很容易联想到江云鹤的话。

  更何况,江云鹤有把握,真的有人在搞事情。

  “所以我在想,诸位道友都是正道中人,虽然分属两国,但正气、道义没有国界,不如结成一个松散同盟,守望互助。

  如果接下来无事发生自然最好,如果真的发生混乱,便可以共同对敌,携手自保。”江云鹤说出心中的打算。

  梦女略微思索片刻后道:“我觉得可以,正道各派本就是同气连枝,若是真的出现混乱的形势,这样起码可以保证到时不会孤立无援。”

  “事实上,我之前也梦到一些事情,发现一些不好的迹象,今日才会听到消息后就来寻江道友。”

  梦女这么一说,展方、昭华心中都是一跳。

  卓家的梦见,是几千年流传下来的名气。

  如今她这么一说,两人顿时信了一半。

  “不知卓道友梦到什么?”昭华忍不住开口。

  “我只是梦到了几个片段而已,没弄清楚之前,不好多说。”梦女微微摇头。

  实际上卓家人梦到的东西,极少会往外说,偏偏众人还知道卓家的梦见能力,这让他们的话往往更加让人重视。

  “守望互助,并没有什么强制要求,只是在出现混乱局面的时候,大家有余力可以帮助一下同道,这样真出现不好掌控的局面,陨落的风险也小了很多。”江云鹤适时道。

  “若是如此的话,倒是可以。”昭华与展方对视一眼后点了点头。

  武勇没想太多,便答应下来。

  接着双方交代了一下求援信物。

  一直到离开后,武勇还没想明白,明明是来兴师问罪问苏小小下落的,怎么就莫名其妙的多了几个盟友?

  ……

  “师弟,你说的是真的?”

  几人走后,裴音颇为忧心道。

  “当然”

  江云鹤低头思索。

  我得忍住。

  不能笑。

  说起来梦女真是当托、捧哏的一把好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