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万神记 > 章节内容

我的书架

第一百四十六章 偶遇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又死了三人,这两天死的人少了点儿,很多人都接到消息了,聚在一起行动,倒是让对方出手的机会少了许多。”

  江云鹤躺在一艘小船之上,书扣在脸上,随着江水飘动。

  江水冲刷在船底的声音,还有树叶落入水中的声音,岸上行人的声音,都清晰的传入耳中。

  “难怪都说瞎子的听觉远超常人。”江云鹤冒出这样一个念头,不依靠眼睛去看东西,其他感官确实会更加的敏锐。

  “算算距离也差不多了。”

  这青水河中有一处拐角大如湖泊,两岸景色宜人,月亮打在湖面上,波光粼粼有如碎玉,因此叫做落玉盘,也叫落玉湖。

  今天姬长渝和朋友便在这落玉湖游玩。

  江云鹤已经能听到女子的娇笑了,虽然还有点儿远,估计一刻钟到两刻钟之间便能相遇。

  “阳光真好。”江云鹤脑海中转了转念头,然后让自己浅浅睡去。

  ……

  一艘画舫上,姬长渝正坐在椅子上任由身边少女将水果喂入嘴中,身后不远处的船楼里,一个男子双眼被布蒙着,几个穿着轻纱的少女正在他周围嬉闹,有意无意的发出声音,再笑着跑开。

  而在船楼上方,几个男女正在指着远处谈笑。

  “公子,有艘船呢,上面好像还有个人。若是不管,怕是要撞到船上。”一个少女看到湖上荡来的小船,眼中带着警惕。

  “我将它扇走。”那少女拿过旁边的一把扇子,便要扇风将其吹走。

  “嗯……等等……”姬长渝一眼扫过去,突然制止少女。

  他比少女眼光高多了,离着老远就看到对方那一身长袍不是凡物,而且有些眼熟。

  对方气息虽然未露,但也能看出是个修士。

  略微思索一下,姬长渝脸上露出一丝欣喜之色:“还真是巧。”

  姬长渝是真心想要结实江云鹤,毕竟对方身后站着的可是执月与紫宸宗,而且与那位火鸦军游击将军关系也是莫逆,何况之后发现他身边又多了个星象宗的卓如梦。

  一人便能牵扯到两大势力和几个高手,值得他结交。

  上次醉仙楼一见,接下来几日他也考虑过要不要邀请江云鹤,只是觉得自己太主动有些丢了自己的身份。

  没想到竟然在这里遇到。

  “不用阻拦,让他撞过来。”姬长渝轻声吩咐。

  “上面的人,好像睡着了。”女子又看了几眼,略微惊讶道。

  只见船上躺着一个男子,胸膛微微起伏,一本书扣在脸上挡住阳光,浑身上下都散发着一股悠闲自在的味道。

  让人忍不住想要掀开书,看看那下面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

  姬长渝回忆了下刚才看到的封面,似乎是《长庆集》。

  这是本朝一位散官范长庆的诗集,此人官位不高,但诗才确实不凡,而且剑术也是极其出众。

  以姬长渝的性子,自然是不会看这个的,不过他倒是经常看到妹妹姬诗泽时常翻看。

  这江云鹤喜欢看诗集?这倒是可以利用一下。

  姬长渝并不觉得稀奇,实际上修士中喜欢诗词歌赋的可不少,喜欢那位诗剑双绝范长庆的诗的人更多。

  “喂,撞上了。”片刻后,那女子在姬长渝的示意下冲着下面喊道。

  随着话音,小船船头即将撞上大船之时,船头出现一层薄膜,将小船弹开。

  那女子紧盯着下面,只见那人掀开脸上扣着书本,是个留着短短胡茬的青年,看样子还不到二十岁,相貌俊美,一副睡眼惺忪的模样。

  “惊到姑娘了。”那青年冲着上方笑了笑,笑容极为温和。

  也没见他做什么动作,那小船便朝着一般飘去。

  “咦,原来是江道友。”姬长渝探头看了一眼,随后颇为惊喜道。

  “上次一别,没想到竟然在这遇到了,不如上来一叙,江道友今日没在等哪位仙子吧?”姬长渝调笑道。

  江云鹤不急不忙的抻了个懒腰,又打了个哈欠,然而浑身上下都透着一股子慵懒自在,没给人半分是在轻视对方的感觉。

  这才笑道:

  “原来是冲撞了姬公子的舟驾。这些日子未曾拜会,倒是我的不是。”

  脚下一动江云鹤便落到船头上,手中那本书也没了踪影。

  “正好给江道友介绍几位同道。”姬长渝颇为亲热的引着江云鹤向另外几位落到甲板上的修士介绍。

  毕竟姬长渝的身份不凡,乃是郡王之子,能让他如此对待的也不会是普通人。

  自然没人敢轻视。

  “这位是紫宸宗掌月真人门下的江云鹤江道友。”

  紫宸宗乃是万生国大宗,掌月真人更是日月星三位长老之一,姬长渝说完,几人便是满面笑容:“原来是江道友。”

  其中两人先是思索,随后恍然大悟,看待江云鹤的目光更是奇异,显然是想起这江云鹤是什么人了。

  “这位是兰清山的空同子,师从鹤真人。”这是一个穿着鹤羽衣的中年道人。

  江云鹤心间一转,便知道了这人的来历,与那姬诗泽乃是同门。

  “这两位道友是卧龙庄的吴岳、吴川,师从卧龙生。”

  这两人都是青年模样,眉目间颇为相像,一看便知是血缘兄弟。

  卧龙庄算不上出名,卧龙生倒是小有名气,本是小说家出身,还做过小官,后来得了仙缘,两百年便达到了元门境,建了卧龙庄。

  要知道那些有名有姓的真人极少会出手,而元门境一般都能横着走了。

  就像苏小小,不知道得罪多少人,仍然活的好好的。

  “这位是万丈宗的安子华安道友。”这人是个白白净净的文弱书生模样。

  这万丈宗与巨灵宗有些相像,不过与巨灵宗修士不同,万丈宗修士平时与正常人差不多,然而战斗时却会变成巨人,一般气海境的修士战斗之时可以达到三四丈之高,相当于十二三米。

  由于万丈宗修士平时都以锤炼身体为主,因此多是肌肉虬扎的壮汉,因此江云鹤忍不住多看了两眼。

  “我是天生体弱,哪怕锻体后也是如此体型。”安子华笑道,显然他的体型经常引人疑惑,因此不等人问便先一步说出。

  “这位是问情宗的白羽白道友。”姬长渝指着最后一位唇红齿白一副小白脸模样的修士说道。

  “见过江道友,江云鹤……这名字我似乎在哪听过。”白羽一脸思索。

  “江道友不知让多少修士艳羡啊!无崖山上,月仙子与妖女苏小小之事……”安子华笑着说了一半。

  “此事就不要再提了……”江云鹤摆摆手,颇为无奈笑道,自己的名字是和这俩人挂上钩了。

  当然,安子华说的艳羡也是真的,不知道多少人羡慕嫉妒恨。

  换做一般人可能多少有些自得,江云鹤可是没什么兴趣提这事。

  “哦,原来是你。”白羽恍然大悟,一脸亲切热络:“原来是江兄,小弟有礼了。”

  转瞬间就从江道友变成了江兄。

  这问情宗,最为出名的功法便是采补之法与双修之法。

  大概是惺惺相惜,江云鹤特别容易和这些人交为好友,比如说司空规,比如说童青川。

  卧龙庄的吴氏兄弟也一脸恍然,卧龙庄无论势力还是其他方面,比起其他宗门要弱的多,因此消息方面也不太灵通,此时经过提醒方才想起来。

  再看江云鹤时目光更是不同,多了几分羡慕。

  听说这位当初不过是一个无门无派的散修,不知怎么就得了月仙子和苏小小的青睐,甚至引得两人大打出手。

  如今再看,当年的散修凭借着让人艳羡的机缘,一跃成了紫宸宗掌月真人的弟子,连这位公子都要慎重以待。

  如果自己有这机缘……

  不但羡慕,还有嫉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