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万神记 > 章节内容

我的书架

第一百五十一章 姑娘你能再哭会儿么?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不得不说,这永城青楼里姑娘的素质在我去过的城池中能排进前三,尤其是青花小苑里的隐姑娘,俏丽若三春之桃,清素若九秋之菊,若非没有修行天赋,我都想带回三阴门中了。”

  童青川在江云鹤身后眉飞色舞的讲着这些日子在本地青楼吃喝玩乐的经历,着重对各个院子的姑娘相貌、才气、风韵进行一番点评。

  江云鹤觉得,这货大概是来炫耀的。

  呵,青楼,无聊的地方。

  自己要不要给星象宗卓家写一封举报信,让他们收了梦女这个妖孽?

  江云鹤陷入了深思。

  有点儿心动。

  举报信怎么写呢……?总不能说梦女对某无辜路人男子使用合欢镜吧?

  卓家要是知道了事情始末……倒是未必会打死自己。

  不过肯定会闹到师傅那去。

  若是那样就麻烦了。

  看到江云鹤明显走神,童青川嘿嘿一笑。

  总算扳回来一局。

  不就是执月么,不就是苏小小么,不就是卓如梦么,我一点都不酸。

  我能去青楼,你能么?

  世上鲜花万万朵,我能夜夜当花匠。

  在某方面,童青川和江云鹤确实是臭味相投。

  固然有的人希望能寻一心爱之人白头偕老,不过也有人喜欢流连花丛,不因一花一木而驻足。

  毕竟爱情只是一时冲动,潮起之后便是潮落落落落落落落。

  只有乃子才是永恒。

  江云鹤只是失神片刻,就回过神来,举报信不太好操作,他暂时也没想到一个足够卓家将卓如梦带回去还不连累自己的借口。

  不理会炫耀的童青川,江云鹤将注意力继续放在面前的画上,上面是个侧身坐在屋顶的女子,身材婀娜,坐在那的姿态似乎是在发呆。

  然而那女子的面孔却是一片空白。

  江云鹤提笔思索许久,一张张面孔在自己面前浮现,片刻后又将笔放下,走到一边去洗手。

  他觉得自己的画技进步的很快,毕竟修士对自身的掌控能力不是凡人能比的,他又有不错的艺术审美和构图能力,学起画来已经不能简单用事半功倍来形容了。

  童青川没呆多久就带着笑意离去,继续自己的鉴花之旅了。

  江云鹤则是一闪身到了外面,背着手行走在街道上,听着来往行人的说话声,以及到处传来的食物香气,心中一片轻松自在。

  也不知走了多久,江云鹤注意到河边有个十六七岁的少女坐在那抹眼泪。

  本来没在意,一眼扫过去后本想经过,结果生生停下了脚步。

  这少女他见过。

  是那个下雨天,与卓如梦一起时见到的那个走路之时露出尾巴都没发现的少女。

  从那天裙底露出的一截尾巴看,应该是猫科或者犬科的。

  颜色是火红的色泽,有可能是狐狸。

  江云鹤向来对这种有着毛茸茸耳朵和尾巴的姑娘有着极大的善意,抱着助人为乐的精神,江云鹤走到姑娘身边,开始从纳物袋里往外掏东西。

  一块木板当做画板,然后是笔墨纸砚,全都准备好了之后,找了个角度,然后自言自语到:“完美。”

  磨墨,开始画画。

  天色虽然近黑,不过对于他没什么影响。

  于是河边就出现一个姑娘在那抹眼泪,另外一个男子在那画画的景象。

  那姑娘一开始就发现江云鹤了,还以为他要来安慰自己,心中一阵厌烦,要知道这时候最讨厌的就是有人上来打扰。

  结果那人在两丈外就停住了,然后掏出笔墨纸砚开始画画?

  竟然有这么恶劣的人?

  姑娘顿时哭不下去了,用眼角扔给江云鹤好几十个白眼。

  “姑娘,还能哭会儿么?我还没画完。”江云鹤见姑娘不哭了,顿时问道。

  “……”

  那姑娘都呆住了,我在这哭,你不安慰我不说,还让我再哭会儿?

  何等无耻的人才能说出这样的话来啊?

  “不得不说,你哭起来真好看,侧脸完美,再带着那么一丝丝伤心,还有眼中的泪花,我觉得能画出我这辈子至今为止最美的画作来。”

  姑娘连哭都顾不上了,鼓着腮帮子在那咬牙切齿。

  终于忍不住扭头看了眼江云鹤。

  长的真好看。

  看在你长这么好看的份上,原谅你一半。

  呸,不是那个的问题。

  “能坐在那别动么?继续哭会儿?多想想伤心的事,比如失恋了,丢钱了什么的。这是我这辈子最得意的画作,请务必让我画完。一会儿我请你吃饭。”江云鹤认真道。

  少女顿时气冲冲的起身奔着江云鹤过来,这长的很好看的混蛋太过分了。

  还没说话,眼睛先往画纸上一扫,只见上面一个脑袋有身子一半大的大头娃娃坐在那,眼睛跟铜铃似的。

  少女顿时气到了,气愤的指着画:“这是什么?”

  本来想说的话都气到忘了。

  我就是个脑袋有身子一半大的大头娃娃?你告诉我这是你这辈子最得意的画作?

  “三头身啊,一种略微夸张的画法,重写意不重写实,主要是将你的特点表现出来,你不觉得很可爱么?”

  确实挺可爱的。

  少女刚要点头,很快又瞪圆了眼睛:“什么叫重写意不重写实?写意是这样的么?”

  你以为我是傻子吗?

  “我觉得将你的特点凸显出来了,毕竟你这么可爱,这么画的话,更可爱了。”江云鹤一本正经的和她辩论。

  “你会不会画画?”少女听江云鹤在那讲歪理,心中倒是不怎么生气,毕竟对方说她挺可爱的,这是夸奖吧?不过脸上还是挺凶。

  “我不会画画?你会?你来?只要你画的比我好,我就请你吃饭。”江云鹤直接将笔塞过去。

  “你说的。”少女一把抢过笔,指着江云鹤。“你,坐那。”

  江云鹤坐到少女刚才坐的位置上,身体微微后仰,用双臂支撑,目光眺望远处。

  少女看了半天江云鹤的侧脸。

  确实很好看啊。

  还有下巴上那短短的胡茬,看起来有种很成熟的感觉。

  又不像是留着长须那样给人感觉老气。

  “额……应该怎么画?”少女犯了难,刚才只是一时气话,然而真拿起笔,立刻抓瞎了。

  她才化形没多久,完全没学过啊。

  犹豫半响,干脆一咬牙,像小孩子涂鸦一样在上面画了一个猪头。

  画完后看看纸上的猪头,再看看坐在那的江云鹤,少女自己先笑了起来。

  然后又画了个火柴人身子。

  少女得意的拍拍手:“画好了。”

  让你把我画成大头娃娃。

  “比我预计的还快。”江云鹤起身过来看少女的画作,然而看到纸面上的猪头和火柴人身子,完全如同小孩子涂鸦一样,让江云鹤略微有些愕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