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万神记 > 章节内容

我的书架

第一百五十三章 不速之客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姬诗泽府上的午膳味道不错,起码比紫宸宗上的要好得多。

  一直处于繁华俗世的王府,在享受上不是普通修士能比的,哪怕是姬诗泽一个王女的府邸。

  “我觉得我以后会想念你府上的厨子的。”江云鹤举起酒杯示意。

  “如果喜欢,江道友可以常来拜访,与道友交谈是一件愉快的事。”姬诗泽笑道,眼中带着笑意。

  姬诗泽的相貌虽然算不上出类拔萃,但也可以说是漂亮,而且气质很好,高贵而知性,给人的感觉极为舒服,言行举止就好像是微风拂面,没有丝毫不适。

  “那我可不客气了。”

  “不需客气。”

  “我这人特别容易相信别人,你这么说,那我可真不客气了。你要是客套话,现在还来得及改口。”

  “莫非道友觉得我是言而无信之人不成?”姬诗泽眼中带着一丝嗔怪。

  见江云鹤也不开口,一直盯着自己看,姬诗泽眼波流转:

  “道友一直看我做什么?”

  “我记得周树人说过,越漂亮的女人越会骗人。”江云鹤托着下巴,神色自如的注视对方:“我得看到你心里去。”

  “道友看到什么了?”姬诗泽好笑问道,倒是没问周树人是谁。

  “如果说眼睛是心的窗口,你肯定有最美的心,才会有这么漂亮的眼睛。”

  姬诗泽的眼睛很会表达,如同会说话一样,睫毛也很长,很引人注目。

  “男人的嘴,骗人的鬼。”姬诗泽笑意盈盈道。

  “那你是想听真话还是假话?”江云鹤反问道。

  “假话。”姬诗泽下意识就道。

  “我刚才都是骗你的。还想听真话么?”

  “我知道为什么那么多天骄都倾心于你了。”姬诗泽目光闪动一下,微微避开江云鹤充满了调笑味道的目光。

  江云鹤笑而不答,丝毫不在意这个问题。

  这点从来都不是阻碍,而是加分项,有人抢的可能是打折的白菜,有一堆富豪抢的肯定是珍宝。

  “改日我给你做幅画如何?我喜欢收集这天下最美好的东西。”

  江云鹤此时充满了侵略性,他对如何把握这场战争的节奏很有心得。

  在这场战争之中节奏很重要,女人的心有时候就像是飞扬的蒲公英,如果你的动作太急,带起的风会将其吹向远处,如果动作太慢,又会交错而过。

  姬诗泽眨动一下眼睛,没去看江云鹤,似乎在躲闪江云鹤的目光,嘴角带着轻笑:“如果画的不像你说的那么美好呢?”

  “那就画到你满意为止!”

  姬诗泽一时间没有开口,抬头看了看江云鹤,感觉江云鹤的目光仿佛要看到自己心底。

  嘴角带着浅浅的笑意。

  “道友的诗才,我是佩服的。至于画技,我倒是很期待,是否与道友的诗才一般惊人。”

  江云鹤笑了笑。

  姬诗泽的回应,符合他的预期。

  至于画技如何,倒是无所谓了。

  两人闲谈了片刻,一时间谁也没提关于借书的事,一直到半个时辰后,江云鹤将姬诗泽的情绪巩固的差不多了,氛围做足了,才提出去看看姬诗泽的藏书。

  毕竟姬诗泽这样的身份和眼界,注定了不可能一蹴而就,总要发酵几天。

  今天只要将氛围做足,然后给留个极好的感觉就行了。

  要知道,时间会美化任何东西,一点点时间和空间的酝酿,会让某些东西在她心中生根发芽,而下次则会更为容易。

  当然,这个时间同样要把握好,如果太短,起不到发酵的效果,如果太长,便会让一些东西淡下去。

  这同样是战争的节奏的一部分。

  姬诗泽带江云鹤前往藏书殿的时候,突然有下人前来:“县主,道西郡王之子姬陵来访。”

  “就说我今日身体不适,不见。”姬诗泽直接回道,脸上虽然不变,眼中却是带着厌恶。

  江云鹤倒是有些诧异,姬陵,他竟然来了!

  刚刚惹出那么大的祸,水君才退兵几天,本以为会被禁足一段时间,一来是惩戒,二来也是为了保护,可没想到这么快就放出来了。

  看来这姬陵在道西郡王府还真是够受宠的,难怪会惹出那么大的祸。

  不过这倒是给了自己机会,自己还需要借他人头一用。

  虽然不喜欢杀人,可自己毕竟是做出了承诺,而且是拿紫宸宗的名声来作保,又有那位美人蛇的劝说,才让水君退兵的。

  江云鹤对名声还是很看重的。

  至于姬陵为什么来,看姬诗泽的反应,倒是让他有些猜测,而且八九不离十。

  要知道姬陵与姬诗泽虽然是同姓,不过道西郡王却是赐姓的郡王。

  “道友,随我来吧。”姬诗泽如若无事一般说道。

  江云鹤一路上看到仆人丫鬟都会用真实视界打量一番,可惜没发现什么可疑目标。

  姬诗泽确实藏了不少书,一栋占地近千平的建筑中摆了两排高四米,宽三米的巨大架子,最里侧的是一排排的玉简,然后是竹简、兽皮卷、兽皮册子,丝绸布帛做的书籍,纸质书卷,最外侧的十二个架子上才是普通的书册。

  江云鹤一眼扫过去,甚至还看到了一些凡人的技击之法。

  这里几乎就是个小型的图书馆,而且每个架子上都有驱赶虫蚁保护书籍的阵法。

  江云鹤本就是喜欢看书的人,看到这些藏书,让他对姬诗泽格外的欣赏。

  而他欣赏的目光,也让姬诗泽感觉很舒服。

  不同于其他人眼中的贪婪、欲念、小心翼翼、或者夹杂其他东西。

  “道友有喜欢的,便可自取。”姬诗泽道。

  江云鹤一个个书架看过去,不时抽出一本看上两眼,然而没多久就听到远处传来的喧哗,以及一个男子恼怒的声音:“你这老狗拦我做甚?诗泽妹妹身体不适,那本公子更要探望一番了。看在诗泽妹妹的份上我饶你不死,还不快滚?”

  姬诗泽的眉头顿时皱了起来。

  “就这几本吧。”江云鹤抽出三本比较感兴趣的冲着姬诗泽示意。笑道:

  “看样道友有些麻烦。”

  姬诗泽微微点头:“改日再与道友畅谈。”

  “冲着这些书,我也会常来的。”江云鹤这次说的是实话。

  可惜了,今天本来一切都很好,可惜被人给搅了。

  实际上从刚刚下人来报之后,姬诗泽的情绪就受到影响了,原本二人之间营造的氛围也被打破了。

  “滚开!”远处又传来一声暴喝,还有动手的声音。

  姬诗泽眉头皱起,带着些许怒色,身体一动就朝远处去了。

  江云鹤只得无奈跟上。

  “姬陵,私闯我的府上,又打伤我府上的人,你想做什么?”姬诗泽赶到地方便看到正往里冲的一个穿着白袍的青年男子,只见其相貌俊美,不过神态颇为轻浮,见到姬诗泽顿时大笑道:

  “诗泽妹妹,你我之间何来私闯一说?听说诗泽妹妹身体不适,我自然要前来探望一番,那老狗阻拦我探望,不知道是何居心?不过我已看在你的面上饶过他们了。”

  姬诗泽的脸色变得铁青。

  江云鹤在转角处停留了十秒。

  他不太想这时候和姬陵见面的……如果可以,他还想和姬陵成为朋友呢,背后捅刀子显然容易一些,而且和姬陵没有矛盾,姬陵死了也不容易被人怀疑到。

  不过显然,姬诗泽更重要一些。

  江云鹤从转角转出来,姬陵脸色果然变得不太好看,那双眼睛看看江云鹤,又看看姬诗泽,眼中带着狠毒之意。

  “好好好,果然是身体不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