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万神记 > 章节内容

我的书架

第一百五十七章 画画我是专业的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这是什么?”姬诗泽接过江云鹤递过来的卷轴,轻声问道。

  “给你的礼物,看看喜不喜欢。”

  从卷轴来看,应该是字画,可能是某个名人字画?或者是某个修士留下的东西?

  姬诗泽没多想,实际上作为郡王之女,各种字画和修士留笔见的多了。

  将卷轴拉开,然后露出惊讶的神色。

  只见上面是个坐在石凳上的女子,安静且温和,嘴角带着一丝笑容,背景是一片花丛,几只蝴蝶在女子附近飞舞,显出勃勃的生机,以及一种静待花开花落的感觉。

  最主要的是,这种画法很奇怪,既不是写意,也不是写实,画上那个女子与真人完全不同,偏偏能看得出是自己。

  “我很喜欢。”姬诗泽露出一抹笑容,如同绽放的花朵。

  文学少女通常都很感性,而这幅画中那种静待花开花落的感觉尤其击中了她。

  当然,更重要除了新奇之外,便是这幅画是江云鹤送的,而不是什么歪瓜裂枣送的。

  姬诗泽的反应在江云鹤的预料之中,二次元的画法还是有可取之处的。

  而且他画这种二次元画风的水平,比起其他方面绘画技巧要高明许多,这主要是因为在一些无聊的课程上无事可做,比如思想政治,或者一些需要死记硬背的课程,比如生物、历史和地理。

  当初作为一个成绩不错的学生,江云鹤一向有着独特的学习方法。

  比如一些无聊的课程发呆,比如下课后和同学到处玩,比如回家看书看到后半夜,第二天早上顶着黑眼圈说我昨晚玩游戏玩到后半夜,然后考完试一脸沉重的说:考砸了,成绩出来后一脸惊奇的说:竟然蒙对了。

  江云鹤也做过这些现在看来有点蠢的事,不过在此期间也不是别无收获,比如画画。

  ……

  显然,这顿饭吃的比上次更加的愉快。

  两人还喝了些酒,修士饮用的那种,虽然不像岳雪冰的酒那样一杯就倒,不过同样让两人感到微醺。

  姬诗泽的面上带着丝丝酒后的红晕,增加了几分娇艳。

  “我准备好将这世界最美好的东西画下来了,你准备好了么?”熟络之后,江云鹤连道友都不称呼了,改为你我,显然这样说话更自在一些。

  “你要画,需要我准备什么?”姬诗泽眼波流转,嘴角带着一丝笑意。

  “我觉得你可以想想什么样的姿势更能凸显你的那种美,让人心跳加速的那种。”

  “这里?”

  “如果可以,我觉得闺房更好一些。”

  “画画?”姬诗泽看着他的眼睛问道。

  这已经不是暗示了,是赤果果的明示,她又不是执月、苏小小那样不通世事的,怎么可能听不懂?闺房怎么可能随意让人进?

  她的内心倒是不拒绝,虽然只见了几次面,可不得不说,江云鹤对女人向来很有办法,让她有些怦然心动,何况被几个天骄争夺的男人,在这份吸引力后面还加了三个+。

  唯一让她有些犹豫的,便是有些太快了。

  “当然了,画画。天下最美的风景和最美的画。”江云鹤此时说的话就跟“我就蹭蹭”一样没有任何可信度。

  不过话还是要说,起码给对方一个借口。

  “那随我来吧。”姬诗泽深深看了他一眼,眼中仿佛有什么话语,却没有说出口。

  江云鹤心中没有什么兴奋,他一点儿都不馋人家身子,从早上他就是圣人模式了。

  而姬诗泽觉得奇怪的,也是这点,江云鹤眼中没有其他男人眼中的那种灼热,虽然平时她会觉得那种眼神很讨厌。

  姬诗泽的居处在府邸的中后部分,不像其他建筑那么辽阔,而是一栋与其他建筑风格截然不同的小楼,独自矗立在一个小院当中,一眼扫过去,江云鹤就发现院内有几处禁制。

  虽然他对阵法没什么了解,可只要是有阵法禁制的地方便有灵气流动,而这种数据在他眼中格外的显眼。

  只是不知道这里的那个元门高手藏身在哪。

  “我将以前的住处挪到了这里。”姬诗泽一边走一边说道。

  这栋小楼是她在郡王府上的住处,与她母亲家乡的风格一样,而她在搬到这个府邸的时候,将那栋小楼也搬了过来。

  “似乎是东海沙口的风格?”江云鹤看着小楼屋檐上雕刻的异兽,是一种踏水而行牛头虎身的异兽,他在书上看到过,这是一种控水能力很强也很温和的异兽。

  “你竟然知道?”姬诗泽意外道,沙口是武国的一片区域,面积并不大,物产也不算丰茂,没有太大名气,没想到江云鹤竟然知道。

  “这是涛彧,我在书上见到过。”江云鹤道。

  “是的,母妃便是出身于沙口。”姬诗泽道。

  郡王有十七个夫人,只有一个是王妃。

  万古的郡王可以有一位王妃,两位侧妃,八个妾室,这些是都是有封号的。

  除此之外其他妾室没有封号,在府上有多大地位,就看是否讨郡王喜欢了。

  而姬诗泽的母亲永国郡君便是侧妃,因此姬长渝才敢那么不安分。

  江云鹤虽然做过一些功课,不过也是刚知道永国郡君的出身。

  小楼不大,每层不过百余平,没有侍女,一楼是个小型书房,其中墙上挂着的一张江山图,便是江云鹤此行的目的了。

  问题就是怎么将这张图带走。

  江云鹤可不是提裤子偷了人家的宝贝就跑路的人。

  那是人渣才干的事。

  江云鹤目光从那江山图上挪开,随意打量一下周围,显然有几处禁制在,观察了下禁制的灵力转动,便随着姬诗泽直上二楼。

  以暖黄色与水蓝色为主的色调,仿佛是沙滩和海洋。

  “现在要怎么做?”姬诗泽这一路上早就调整好了心情,转身笑盈盈问道。

  “我觉得可以先侧躺在这。”江云鹤让姬诗泽侧躺在那张水蓝色的床榻上。

  “手放在这里……膝盖向前一些……”江云鹤的手在姬诗泽身上游走,帮她调整姿势,不得不说,这样的经历对于姬诗泽来说很特别,以前从没人敢这么干。

  那双手让她的心中跳的厉害。

  “太美了,我想不出天下还有什么比这更美的……只有表情还稍稍差了那么一点,更妩媚一点……”江云鹤的手指沿着姬诗泽的下颚,脖子,锁骨,让姬诗泽的神色有一丝慌乱,不过很快,那手指就停了下来。

  “衣服也还差了一点。”江云鹤又扯动姬诗泽的裙摆,站在那思索片刻,又将姬诗泽的长裙拽动一下,露出浑圆如玉的肩头。

  “好了没有?”姬诗泽努力让自己的声音更平静,不过声音中的轻微颤抖就连聋子都能听得出来。

  “虽然已经足够完美,但我总觉得还没到极限,你还能更美一些。”

  江云鹤带着笑意,上下打量着姬诗泽的身躯。

  显然,此时的姬诗泽浑身都散发着诱人的味道。

  江云鹤伸手抚过姬诗泽面颊,勾动她的头发,略微调整一下,感觉火候差不多了,才道:“非常美,我觉得可以了。”

  姬诗泽紧绷的身体这才稍稍放松,看着江云鹤拿出笔墨纸砚,甚至还扔出一张桌子,面带笑意的站在那里作画。

  然而没过多久:“我觉得衣服还有一点没整理好。”

  江云鹤又上前缓慢将手放在姬诗泽胸前,轻轻向下拽动一下襦裙……

  整整一个时辰,江云鹤不时的调整姬诗泽的姿态,每次都用手指在姬诗泽身上划过,仿佛划在姬诗泽的心头,让她的内心越来越火热。

  直到某次江云鹤再次调整之时,姬诗泽伸手按在他的手掌上。

  时候到了……

  地上多了几件衣裳,小楼经过几番春雨……

  (此处省略一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