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万神记 > 章节内容

我的书架

第一百六十章 光明正大的脚踩好几条船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江云鹤与苏小小见面的时候,青灵童子刚走,姬长渝便出现在姬诗泽府上。

  “江云鹤在你府上过了一夜?”姬诗泽匆匆赶来第一句话便问到,实际上这是一句废话,他又不是瞎子,姬诗泽脸上的媚意他怎么可能看不到?

  实际上昨天晚上江云鹤半夜还没离开,他便接到消息了,今天早上江云鹤一走他便赶过来。

  “你来就问这个?”姬诗泽心情不错,刚刚用江云鹤做刀,放了青灵童子不少血。

  “你知道他是什么人?”姬长渝瞪大了眼睛。

  “名门大派,掌月真人的弟子。”

  “我的意思不是这个,你知道他身边有多少女人?执月、苏小小、还有那个卓如梦……知道的就有这些,而且你才见他几次?”

  “那又如何?有的人天天见也不喜欢,有的人见一次就对上眼了。他文采好,口才好,很讨人喜欢,当初他还是个散修的时候都会被执月、苏小小看上,我喜欢他不是很正常?”姬诗泽轻声说道。

  “何况,这不是随了你的心意?”

  “我是想交好他,可没想将妹妹也搭进去。”姬长渝气道。“我没看出来哪好,除了软饭吃的比较好。”

  “软饭吃得好也是本事。你不懂的,他那样的人,有的是女人心甘情愿喂软饭给他吃。”

  “你真是诗泽?”姬长渝开始怀疑面前的人被人掉包,或者给灌了迷魂汤下去。

  姬诗泽笑了笑。

  “你要和执月和苏小小、卓如月抢?”姬长渝话音一转皱起眉头,虽然自己的妹妹不错,可和其他人比起来,连他这个做哥哥的都没信心。

  “为什么要抢?我现在喜欢他,以后未必会这么喜欢。”姬诗泽淡淡说道。

  姬长渝张目结舌半天。

  不过这事他倒是不好再说了。

  “对了,青灵童子找你什么事?”

  “你知道他的伤不好处理,想要换我那株血虹草。”

  呆了片刻,姬长渝走后,姬诗泽来到府中一个院子内。

  “九幽木有着落了。”姬诗泽坐到一个女子面前。

  “知道了。你和姬长渝说的是真的?”女子看起来比她大上几岁点,眉间一个菱形的红色印记,穿着一身黑色的长袍,然而若是仔细看,便能看出那长袍上有着一道道痕迹,仿佛一个个闭上的眼睛。

  “你又偷听我说话?”姬长渝平淡,被偷听了也没什么不满。

  “距离这么近,我想听不到都难。若是不想被我听到,你便布个禁制。”

  “也就是说,你昨晚听了一夜?”姬诗泽似笑非笑道。

  “你当我想听?就像发了情的猫一样叫了一夜。”女子脸上丝毫没有尴尬。

  姬诗泽笑了笑,将话题转了回去:“有真有假,他很讨人喜欢倒是真的,我不介意和他有一段过往。”

  “反正你心中有数就好,别误了事。”

  姬诗泽垂下眼皮,目光闪动,嘴角带着笑意。

  ……

  苏小小走了,江云鹤闲着没事便拿个小炉子熬药。

  和虚不虚没什么关系,都修仙了,还会肾虚?

  就是腰有点儿疼。

  男人么,总得对自己好一点儿,没事多保养。

  可惜不会炼丹,大部分药力都被浪费了,十成就剩下了三成,还要自己花力气熬,不如去药铺买些补血益气的丹药了。

  江云鹤越熬越觉得自己现在的行为确实有些傻。

  至于炼丹,他倒是没考虑过学,毕竟他以前补肾也没想过去学医啊。

  他只对修行感兴趣,最根本的一个原因,便是能长生。

  至于其他方面,他的兴趣都不大。

  熬了一会儿药,另外一道身影出现在房间中,闻了闻空气中的味道,嘴角带笑:“活该。”

  江云鹤看了她一眼,“你这妖精,都是你害的。”

  “明明你占了便宜好不好?”卓如梦笑颜如花。

  “呵。”

  江云鹤不想理她,这妖精太狠了。

  比执月和苏小小都难缠的多。

  “陪我上街转转好不好?”

  “我其实挺想陪你的,不过我现在有病,没看我在熬药么?”江云鹤叹口气,连病遁的借口都拿出来了。

  “我给你带来药了。”卓如梦手掌一翻,便是一个小瓶子落在掌中。

  “里面有一粒造化丸,用来补气血最好不过。”

  江云鹤的表情变得很古怪,这妖精还真是……TM的贴心啊!

  “而且这几天姬陵没找你麻烦,我也是出了不少力的。”卓如梦又道。

  “要我喂你么?”卓如梦打开瓶口,滚落到手心一枚比黄豆大上一圈的药丸,作势要把药丸放到自己嘴中。

  “算了,我自己来吧。”江云鹤接过药丸扔到嘴里,片刻后就化作一道道暖流涌入身体和四肢,腰不酸了,腿也不软了。

  就这药效,没百个灵珠下不来。

  自己上次买的药物虽然也是花了上百个灵珠,可那些药足够制作半炉丹药了。

  “走吧,你要去哪?”

  “去哪都行。”卓如梦笑眯眯的抱着江云鹤的胳膊,去哪不重要,重要的是和谁去。

  两人也没走正门,毕竟被徐浩清几人看到也不方便,转瞬间便出现在院落之外,如同普通人一样随意在街上行走着。

  江云鹤二人离开后,一个女子出现在程府面前,眼中隐隐带着期待之色。

  “请问姑娘是何人?”程家的家丁礼貌的很,要知道自从几位上师住进程府之后,经常会有其他宗门的上师前来,几人哪敢怠慢?何况这女子看起来也不是普通人。

  “紫宸宗的江云鹤江道友可在?”那女子询问道。

  几个家丁心中了然,果然是找那几位上师的。

  “不知尊驾是?”

  “就说是丹心宗的故人来访。”

  如果江云鹤在这就能认出来人,正是丹心宗的任如玉。

  之前在白龙大泽,江云鹤给任如玉留下了极为深刻的印象,更是救了她一次,这次来的路上接到消息说江云鹤在永城,刚一抵达便甩开其他人来找江云鹤了。

  然而片刻后程业出现在门前,一见那女子心中便是一动,竟然又是一位气海境的高手,而且丹心宗虽然在诸多门派中算不上强,但也能算是中等,更不用说丹心宗在炼丹上的独特地位,程家早就想与他们搭上线了。

  “见过上师,我已经让人通知江上师,不过江上师不在房中,不知何时出去了。”程业恭敬道。

  “哦?”任如玉没想到自己扑了个空,不过也没多想:“那我改日再来。”

  ……

  一间酒楼之上,青灵童子与姬长渝临窗相对而坐,正在说着什么。

  青灵童子不经意间往外一扫,便看到路上的两个人,一身月白长袍的江云鹤,以及抱着他的胳膊一脸笑意的卓如梦,两人似乎在逛街。

  然而今天早上江云鹤才从姬诗泽府上出来,这才几个时辰?就和另外一个女人在外面逛街了?

  青灵童子眼珠子一转便道:“竟然看到个熟人。”

  姬长渝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脸色微微一变。

  “早上我去县主府上,他才从里面出来,听说昨晚便是在县主府上过夜……县主和他是什么关系?”青灵童子时刻不忘给江云鹤上眼药,不过他说的事情姬长渝心中一清二楚。

  姬长渝脸上阴晴不定:“人渣。”

  脚踩好几条船竟然能踩的这么光明正大,姬长渝心底都有些佩服他了。

  片刻后将头扭回来不再去看。